-

隨著“巫飛塵”走進黑光漩渦中不見了身影,甬道內再度恢複了平靜,隻有地上淋漓的血跡,說明著這裡曾有一場激烈的死戰!

卻說陳飛宇走進黑光漩渦之後,眼前一瞬間出現璀璨的光芒。

陳飛宇雙眼不適,下意識閉上了雙眼。

目不能視之下,他猛然握緊了橫在胸前的龍淵劍,全身心戒備起來。

周圍有徐徐清風吹來,很涼爽、很舒適,並冇有危險的感覺傳來。

片刻後,陳飛宇緩緩睜開雙眼,頓時露出驚奇之色。

隻見眼前彷彿是一處傳說中的仙境!

天上有白雲仙鶴,地上有荷花池塘,遠處高山流水,近處鳥語花香。

處處美景,一片風光,宛若人間仙境,勝似福地洞天。

“這裡是什麼地方?”陳飛宇神色驚訝,看到如此美景,非但不覺得心胸舒暢,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之感。

畢竟這個宛如仙境一般的地方,和陳飛宇先前所經曆的奪命陣法以及詭異密室,完完全全是兩個極端!

而問題的關鍵在於,如此極端的兩個地方,僅僅隻有一門之隔!

彆說是一向洞察力敏銳的陳飛宇了,就算是換成其他人過來,也會和陳飛宇一樣,覺得這裡充滿了詭異。

“既來之則安之,不管這裡是什麼鬼地方,還是先找到‘巫飛塵’,將他給解決了再說。

”陳飛宇立即沿著前方的一條小路縱身而去,尋找“巫飛塵”的身影。

雖然這裡風景怡人,且一個人都看不到,但是身處陌生的地方,麵對未知的危險,陳飛宇還是全身心戒備,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陳飛宇沿著小路縱身前行,穿過池塘,來到一片美麗的杏花林後,忽然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片紅磚碧瓦,赫然是有一片古典建築,隻是在杏花林的花枝掩映下,看的不太真切。

“莫非‘巫飛塵’就躲在這裡嗎?”

陳飛宇精神一振,前進速度越快,心裡越發戒備,很快便來到了那片建築麵前。

隻見前方有一處園林式的建築,畫棟雕梁、古色古香,而且占地麵積極廣,在大門的牌匾上,篆刻著“仙府”二字,另外在門前的地麵上豎著一塊石碑。

陳飛宇走過去,隻見上麵用紅色的字體寫著“仙家聖地,不容褻瀆,擅闖此者,永不超生”十六個大字,看上去血淋淋的,讓人不自覺的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仙家一向心懷慈悲,又怎麼會咒人永不超生,這石碑不過是故弄玄虛罷了,我倒要看看,要怎麼讓我陳飛宇永不超生?”

陳飛宇一聲冷哼,二話不說,手持龍淵劍走到門前,一腳踹開門走了進去。

他並冇有注意到,在杏林遠處的陰影中,“巫飛塵”陰冷地看著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冷笑:“那小子還真是大膽,竟然敢闖進那棟房子裡,估計會被裡麵神秘莫測一波又一波的幻境玩到死,永遠都冇辦法再出來了,看來冇辦法再占據他的身體,罷了,我先去看看我身體怎麼樣了。

說罷,“巫飛塵”悄然向後退去,很快就不見了身影。

卻說陳飛宇走進去後,隻見地麵上氤氳著一層薄薄的白色霧氣,踩在上麵猶如走在雲彩上一樣,彷彿真是傳說中的人間仙境,前方有一個很大的園林庭院,小橋流水,池塘碧綠,無數金魚在涼亭四周的池水裡遊來遊去。

陳飛宇微微皺眉,縱身一閃,消失在原地,將整個院落都給搜查了一番,最後重新出現在庭院的涼亭中,皺眉道:“這裡一個人都看不到,但四周卻乾乾淨淨,一點灰塵都冇有,而且也冇有看到‘巫飛塵’的蹤跡,奇怪,看來他並不在這裡,罷了,還是去彆的地方找他。

他轉身,正準備離開這裡,突然,隻見兩道倩影匆匆忙忙從大門跑了進來。

竟然是琉璃和逄雲仙子!

她們神色著急慌張,衣服上帶著血跡,好像正在被強敵追趕。

陳飛宇陡然一驚,連忙縱身來到二人身邊,問道:“琉璃,宗主,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怎麼也下來了,還有是誰打傷你們的?”

看到陳飛宇,二女眼眸一亮,這才鬆了口氣。

逄雲仙子似乎是擔心被追殺她們的人發現,第一時間轉過身,走到門口將大門重新關起來後,這才重新走回陳飛宇身邊。

琉璃微微猶豫,說道:“你跳下來追殺巫飛塵後,我和雨辰擔心你,就和逄雲宗主一起跳了下來,結果來到一個未知的地方裡,還恰巧碰到了巫飛塵。

不知道為何,巫飛塵突然實力大增,我、雨辰還有逄雲宗主聯手都不是對手,最後為了掩護我和逄雲宗主逃走,雨辰……雨辰她……”

說到這裡,琉璃話語哽咽,眼圈紅了,後麵的話也說不出來。

陳飛宇心裡一跳,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連說話的聲音都有幾分顫抖:“雨辰……雨辰怎麼樣了?”

“雨辰她……死在了巫飛塵的手中。

”琉璃眼角流出了晶瑩的淚水。

逄雲仙子一臉的哀傷與憤怒:“飛宇,你……還請節哀……”

陳飛宇胸口如遭雷擊,眼前一黑,“噔噔”向後退了兩步,隻覺得胸口發悶,腦海中一片空白,翻來覆去隻有一個念頭:雨辰死了……雨辰死了……雨辰死了……

心痛、心傷、更心怒!

一股狂暴之氣,在陳飛宇胸中醞釀,彷彿是一座火山,一旦爆發出來,必定驚天動地!

感受到主人的心意,龍淵劍發出“嗡嗡”的劍鳴聲,一股玄奧澎湃的劍意沖天而起,籠罩在整個“仙府”的上空。

琉璃向前一步走到陳飛宇跟前,彷彿是為了安慰陳飛宇,主動伏在陳飛宇的懷中,柔聲道:“飛宇……如果雨辰還活著的話,肯定不想看到你這樣失魂落魄的樣子,還請節哀,我們還是想一想,怎麼為雨辰報仇……”

逄雲仙子神色慼慼然:“琉璃說的冇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為雨辰報仇……”

陳飛宇剛想點頭,突然腦中靈光一閃,看著自己懷中的琉璃,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琉璃她……絕對不會主動投入自己懷抱纔對……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