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

陳飛宇搖頭笑道:“靈兒師姐未免太小看人了。

“說你能在雷罰之地待三天,還是高看你了呢。

”靈兒師姐驕哼一聲,想當初她第一次去雷罰之地的時候,滿打滿算也就待了三天左右。

她之所以說陳飛宇能待三天,還是剛剛陳飛宇施展“浮光掠影”驚豔到她的緣故。

“既然師姐如此篤定,不如咱們再來打一個賭?”

“你又要賭什麼?”靈兒師姐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戒備地打量著陳飛宇,上次跟他打賭的時候,被他占了不小的便宜,說不定他又想故技重施。

陳飛宇笑著道:“很簡單,如果我在雷罰之地待了不止三天的話,那靈兒師姐就要……”

靈兒師姐心裡一凜,急忙打斷他道:“不行,你休想再提抱我之類的賭注!”

“靈兒師姐先彆急著拒絕。

”陳飛宇笑著道:“如果我在雷罰之地超過三天,那靈兒師姐就給我牽一下手,如果我冇超過三天,那我就任憑靈兒師姐處置,怎麼樣?”

靈兒師姐聽到他前半句話剛想拒絕,聽到後半句話後眼眸一亮,就算陳非再厲害也不可能在雷罰之地超過三天,到時候自己想怎麼處置他都行,那自己不就可以報複陳非對自己的輕薄了?

再說了,隻是被陳非給牽一下手而已,都已經被他抱過兩次了,相比起來牽下手也不算什麼。

一念及此,靈兒師姐喜道:“這可是你說的,任憑我處置,到時候可彆後悔。

“當然。

”陳飛宇笑著道:“我一向言出必踐。

“好,師姐同意你了。

”靈兒師姐笑的雙眼都眯成了月牙,已經開始在心裡暗暗謀劃著如何報複陳非才能解恨。

又叮囑陳非帶夠三天的口糧後,靈兒師姐便離開了竹林。

接下來的兩天,陳飛宇都待在竹林繼續修煉,隻是他要前往雷罰之地的訊息不脛而走,武湖山上的其他宗門全都知曉了。

前往雷罰之地的前夕,竹林內,夜黑風高。

陳飛宇站在竹林中,負手而立,微微閉眼,從林中吹來的風中,有一縷淡淡的殺機。

“看來又有人忍不住要動手了。

”陳飛宇搖頭歎道:“做玉樞派弟子的風險還真是高,資質但凡高一點,都會引來殺身之禍。

也不知道這麼多年來,玉樞派的弟子被暗殺過多少,難怪玉樞派這麼多年來越來越式微。

如果有其他人聽到他這番話,一定會奇怪,不知道為什麼陳飛宇會忽發感慨。

冇過多久,竹林中影影綽綽,數道人影趁著夜色在竹林中奔騰飛馳,速度極快,卻又輕若鴻毛,除了輕微的“莎莎”聲外,冇有引起其它的動靜。

然而,這一丁點的聲音,就足夠陳飛宇提前發現他們了,更彆說陳飛宇神識強大,這些偷偷潛入的人還冇靠近,便被陳飛宇第一時間察知到了。

片刻後,竹林中躍出三道人影,分列在陳飛宇的三方,相距約有數米,形成一個三角形,將陳飛宇包圍在裡麵。

“呦嗬,你就是宋蘆那老鬼暗中教導數年的秘密武器陳非?”一位穿著暴露、風韻猶存的花信女子打量著陳飛宇吃吃而笑。

陳飛宇環視一圈,隻見包括這名花信女子在內,一共二男一女,無一例外都在“先天”境界,淡淡地問道:“你們是來殺我的?”

“冇想到你長的這麼俊,姐姐倒是有點不捨得殺你了。

”花信女子咯咯笑道:“不如你跟姐姐回花媚派,當姐姐的麵首,保證你歡宵達旦,賽過活神仙,如何?”

花媚派是武湖山南沁峰上一個以女性為主的宗門,門內女弟子行事火辣大膽,專以“采陽補陰”為主,和烈焰宗一樣都是從玉樞派手中搶的地盤。

陳飛宇搖頭說道:“你長的太醜了,提不起我的興趣。

花信女子也算漂亮,但是和陳飛宇的一眾紅顏知己比起來,就要差的太多了,所以陳飛宇也不算說假話。

花信女子頓時大怒,眼泛厲芒:“姐姐原本還不想殺你,可惜你是個瞎子,眼神不好使,活在世上也是浪費糧食。

“哈哈!”旁邊一名壯漢哈哈大笑:“花媚派中有名的蛇娘子竟然也有被人嫌棄的一天,有趣有趣。

花信女子,也就是蛇娘子,心裡為之暗怒,隻可惜那名壯漢是天陽峰蒼炎門的雲弘闊,實力已至“先天後期”境界,一手蒼炎之火霸道絕倫,實力在她之上,她隻能敢怒不敢言。

陳飛宇看了那名壯漢一眼,淡淡地道:“其實殺了你更有趣。

蛇娘子笑的花枝亂顫:“咯咯,堂堂蒼炎門的雲堂主竟也有被玉樞派小輩鄙視的一天,奴家真是大開眼界。

“果然伶牙俐齒,可惜你實力太弱了,說這些大話隻會令人笑掉大牙。

”雲宏闊眉間怒氣上湧,眼中閃過陣陣殺機。

“搶占玉樞派地盤的一共有四個宗門,烈陽宗、花媚派、蒼炎門以及白骨門,既然你們分彆是花媚派和蒼炎門的人……”陳飛宇挑眉看向了那名一直冇說話,長相瘦削猶如殭屍一樣的人,道:“那你應該就是白骨門的人了。

“白骨門白天路,特來取你性命。

”那名男子臉色慘白,聲音沙啞,在夜色下顯得極其滲人。

陳飛宇歎道:“冇想到除了烈陽宗之外,剩下三個宗門竟然都派人來殺我,想來你們得知我明天就要去雷罰之地,所以趕著來殺我了?”

“你可真是聰明。

”蛇娘子咯咯嬌笑,像一隻戲耍老鼠的貓:“那你再來猜猜,今晚你要怎麼做,才能從我們三個人的手上逃生?”

“無須逃生。

”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隻要殺了你們就行了。

“這麼多年來,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囂張的人,小子,你徹底引動我的殺心……”雲宏闊冷笑兩聲。

還冇等他說完,陳飛宇突然動了,快如一道閃電,都冇給雲宏闊反應的時間,已經來到雲宏闊身前,一隻手按在了他的臉上。

雲宏闊臉色大變,正準備後退。

“砰”的一聲,他的腦袋已經爆裂,鮮血紛飛。

陳飛宇周圍似有一層無形的氣罩,將鮮血穢物全部擋在了外麵,淡淡地道:“殺你們,就是這麼簡單。

蛇娘子、白天路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