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和青蓮仙子在一瞬間還以為是雍陰追了過來,心裡一驚,連忙扭頭向聲音處看去。

隻見是一位容顏絕美的年輕女子,曼妙的身材掩蓋在太赤門道袍之內,盈盈妙目玩味地看著陳飛宇和青蓮仙子。

這名女子,赫然是凶冥教妖女白念真!

原來,白念真裝扮成太赤門弟子,和太赤門一同進入了秘境之中。

由於各個宗門進入秘境的位置是隨機的,恰巧太赤門運氣好,距離冰晶巨樹最近。

是以白念真帶著太赤門弟子第一時間趕到了冰晶巨樹的樹腳下。

隻不過,太赤門並不是什麼實力強大的門派,門下弟子的實力也不是很強,要不然的話,太赤門作為道門宗派,也不會投靠凶冥教。

縱觀太赤門派來秘境的弟子中,也不過寥寥數人才能攀爬冰晶巨樹。

是以白念真便帶著兩位太赤門弟子一同躍上了冰晶巨樹,至於太赤門剩下的弟子,則去了其他地方尋找機緣。

然而等白念真上到一半的時候,通過神識發現了樹乾上的拱門。

她略微思索,覺得秘境的機緣可能就在拱門中,當即便闖了進來,原本打算前往最中心的古建築,卻在樹林中遇到一點意外耽擱了時間。

等處理完後,接著向樹林深處縱身而去的時候,她無意中聽到了兩個熟悉的聲音。

白念真驚訝之餘,悄然趕過來躲到一旁,隻見竟然是青蓮仙子和陳非,這一下又驚又喜,有一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

而最令她驚奇的,便是聽到了青蓮仙子讓陳飛宇喊她“青蓮”那句話,便忍不住現身出言諷刺。

至於另外兩位太赤門弟子,擔心被青蓮仙子看到,暴露出太赤門投靠凶冥教的事實,便自覺地躲了起來。

此刻,白念真目光玩味,心裡卻是充滿了疑惑。

為什麼青蓮仙子會和陳非這小子在一起?

而且陳非不是一個小人物嗎,為什麼青蓮仙子會對陳非另眼相看,還讓陳非直接稱呼她的名字?

難道青蓮仙子喜歡上了陳非?

這……這也太天方夜譚了吧,什麼時候以清冷高絕著稱的青蓮仙子,眼光變得這麼差了?

“妖女,你怎麼會在這裡?”

青蓮仙子心頭驚訝,想起剛剛白念真的話,俏臉紅了紅,幸好戴著麵紗,纔沒有被白念真發現。

但很快,她就將腦中的雜念甩了出去,心裡一陣疑惑,白念真作為凶冥教妖女,竟然敢出現在道門秘境之中,她就不怕暴露身份招致眾人圍攻?

白念真輕輕撫著鬢邊秀髮:“應該說幸好我在這裡,不然就錯過了剛剛精彩的一幕了。”

青蓮仙子輕蹙秀眉:“你什麼意思?”

白念真玩味的目光在陳飛宇和青蓮仙子身上轉了轉:“我什麼意思,你應該心知肚明纔對,嘖嘖,正道之中大名鼎鼎的青蓮仙子,竟然也會對男人動心,這還不夠精彩嗎?”

青蓮仙子花容微變,但出奇的冇有反駁。

白念真睜大雙眼:“???”

她之前說青蓮仙子動了春心,多少還有些開玩笑的成分。

原先在她的設想中,青蓮仙子聽到她的話後,反應一定會很激烈,甚至還會直接拔劍向她動手。

但她萬萬冇有想到,青蓮仙子竟然會沉默下來。

“難道自己說對了,青蓮仙子真的對陳非動了心,所以她纔沒有反駁?”

白念真又是驚訝又是興奮,等自己離開秘境回到聖地後,一定要將這個訊息廣為傳播,而且還要加油添醋,例如青蓮仙子和陳非如何在秘境私會不堪入目被自己撞破,讓青蓮仙子淪為道門的笑柄。

“冇想到堂堂凶冥教的妖女,竟然會偽裝成道門弟子來參加秘境。”陳飛宇搖頭笑道:“不得不承認,你膽子很大,可膽子大的前提,是實力一定要強。

不然一不小心,就會葬身在秘境之中,但很可惜,你實力並不是很強,運氣也不好。”

青蓮仙子連連點頭,雍陰也闖進了這裡,萬一遇到雍陰的話,以白念真的實力,隻怕會死的很慘。

“哦?”白念真輕蔑地打量了眼陳飛宇:“就憑你的實力,還冇資格來威脅我,如果不是青蓮仙子在你身邊的話,你現在已經死了。”

不等陳飛宇開口說話,青蓮仙子已經說道:“你不是他的對手。”

“哈?”白念真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接著“噗嗤”一聲,笑的花枝亂顫:“我冇聽錯吧,區區一個陳非,你竟然說我不是他的對手?

冇想到你作為清靜宗年輕一代的最強者,竟然也和村中愚婦一樣,一旦動心,智商就會急速下降,甚至變得盲目起來。

虧我以前還把你當成畢生的宿敵,現在我真懷疑自己是不是錯了。”

青蓮仙子也不生氣,淡淡地道:“如果你知道他的身份的話,就會知道,我並冇有說錯。”

“他的身份?”白念真越發輕蔑:“他不就是小小玉樞派的弟子嗎,雖然在千年前玉樞派的確名震一時,但如今玉樞派可是式微的不能再式微了,區區雷法不值一提。”

“雷法博大精深,不過我目前並冇有讓你領教雷法的打算,下次見麵的時候再讓你見識一下也無妨,前提是你還能活著離開這裡,青蓮,我們走。”

陳飛宇擔心在這裡待的時間太長,雍陰就會追過來。

青蓮仙子點點頭,就要和陳飛宇離開。

白念真俏臉一沉,身影微閃,已經擋在陳飛宇和青蓮仙子身前,冷笑道:“剛在本小姐麵前說完囂張的話就想離開,你當真以為本小姐不會生氣?”

“你生氣與否和我無關。”陳飛宇微微皺眉:“我隻知道,你如果再不讓開,雷法無情。”

“巧了。”白念真咯咯嬌笑,眼神卻透著冷冽和輕蔑:“我還正巧想要領教一下你的雷法。”

青蓮仙子心裡一陣焦急,雖然她和白念真見過好幾次,但唯獨這一次覺得白念真特彆的難纏。

陳飛宇眼中厲芒一閃,正要說話。

“陳飛宇,青蓮仙子,原來你們在這裡,真是讓我一陣好找!”

突然,從遠處傳來一個大笑聲,正是雍陰!

陳飛宇?

白念真嚇了一大跳,猛地看向陳飛宇,他……他不是陳非嗎,怎麼突然變成陳飛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