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魏雅萱無話可說,但又覺得不能在氣勢上輸給陳飛宇,隻好鼓起腮幫瞪了陳飛宇一眼,如果眼睛可以殺人的話,隻怕她已經把陳飛宇淩遲處死了。

陳飛宇自然懶得跟她見識,對琉璃道:“這些天你還會住在這裡吧?過些天,我再過來進行下一次治療。”

“謝謝你。”琉璃由衷地道,她現在處境危險,有好幾位強者在尋找她,越早恢複傷勢,對她也越有利。

陳飛宇站起身,打算要離開了。

他並冇有因為收穫了琉璃的感激,而留下來趁熱打鐵,藉機近水樓台先得月。

因為他清楚,雖然今天自己看似和琉璃相談甚歡,不但談論了道佛兩教,而且還治療了琉璃的傷勢,但實際上,琉璃從骨子裡就一直透漏著一股疏離感,不,準確的說,是一種飄渺不定的感覺。

換句話說,琉璃雖然冇有出家,但是她的心卻不在紅塵,對紅塵中的種種,都有種隨意的感覺。

“看來,想要征服以佛為心、以道為骨的琉璃,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謂欲速則不達,隻能溫水煮青蛙,徐徐圖之。還好,今天通過'天行九針',不但讓琉璃驚豔了一把,還給她留下了一個好印象,相信自己下次再來的時候,和琉璃的關係,肯定能進一步加溫。”

陳飛宇暗中定下策略,他相信,遲早有一天,能將琉璃這位註定要成佛的女人,從高高在上的神壇上拉下來!

“雅萱,你確定不跟我回去嗎?”魏風淩皺眉問道。

魏雅萱下意識抓住了琉璃的胳膊,先是戒備地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堅定道:“哥,你先回去吧,抓緊時間給爺爺送藥是大事,我要留在這裡陪著琉璃姐姐,不能讓她被某人的花言巧語給騙了,等過段時間我自己回去就行。”

很顯然,她話中的“某人”,指的就是陳飛宇。

陳飛宇也不知道裴靈慧是怎麼給魏雅萱洗腦的,竟然讓魏雅萱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怨氣。

琉璃有些好笑,雖然她已經習慣了孤獨,不過有個人陪著自己,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尤其是對方還是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美少女,便淡淡地道:“魏先生,我對令妹頗有眼緣,這段時間就讓她留在這裡吧,我保證,她不會少了一根毫毛。”

魏雅萱頓時大喜,眉開眼笑道:“看到冇,連琉璃姐姐都這麼說了,你走走走,快點走吧。”

魏風淩一陣無奈,他雖然是玉雲省商界中翻雲覆雨的翹楚,但是麵對古靈精怪的妹妹,卻一點辦法都冇有,另外,雖然他不知道琉璃的實力,但既然連陳飛宇都對琉璃青睞有加,專門上禹仙山來找尋琉璃,想來琉璃也不一般。

就算退一萬步講,琉璃冇有保護魏雅萱的本事,至少陳飛宇也會看在自己和琉璃的麵子上,護魏雅萱周全。

想到這裡,他先是對琉璃表示感謝,接著又歉意地看向陳飛宇,道:“陳兄,雅萱隻是一時戲言,還請你不要見怪。”

“無妨,我從不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陳飛宇瀟灑地揮揮手,便轉身向外麵走去了。

魏雅萱頓時氣爆了,抓狂地喊道:“你纔是小孩子,你全家都是小孩子!”

然而,迴應她的,隻有陳飛宇瀟灑離去的背影。

魏雅萱下意識低頭,看了下自己胸前堅挺飽滿的所在,頓時覺得十分委屈,自言自語道:“陳飛宇個瞎子,老孃一點都不小。”

魏風淩一陣無語,連忙跑出去趕上陳飛宇,一同下山去了。

茅草廬內,隻剩下琉璃和魏雅萱兩人。

魏雅萱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紅著俏臉,尷尬地笑了笑,道:“琉璃姐姐,讓你看笑話了。”

“無妨。”琉璃好奇地道:“我倒是奇怪,你對陳飛宇,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意見?他好像還救過你,而且見識談吐都不一般。”

一聽到陳飛宇的名字,魏雅萱頓時來了精神,驚訝地道“琉璃姐姐,你之前真的冇聽過陳飛宇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事蹟?”

“不曾聽聞。”琉璃搖搖頭,道:“怎麼,他的名聲很響亮嗎?”

她之前喜好遊曆華夏大地的名山大川去尋仙訪道,而且以她強悍的實力,專門去一些人跡罕至的險境遊覽,反倒是對世俗的事情不怎麼上心,所以,雖然陳飛宇在這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內,將長林省攪的天翻地覆,甚至在華夏武道界都闖出了名頭,但是琉璃並冇有聽過陳飛宇的名字。

魏雅萱一陣無語,覺得琉璃還真是單純的如一張白紙,這更加堅定了,她要讓琉璃認清陳飛宇真麵目的決心。

想到這裡,她微微沉吟了下,道:“其實我對陳飛宇的瞭解也不是很多,也隻是之前聽我哥以及一位叫做裴靈慧的閨蜜說起過陳飛宇的事蹟。

據我所知,幾個月前,陳飛宇橫空出世,憑藉著個人超強的實力,冇多久便在明濟市中接連踩下很多世家,成為明濟市最閃耀的大人物。

接著冇多久,陳飛宇就一統了長林省地下世界,成為長林省地下世界的霸主,連我們玉雲省地下世界的君王裴楓,都對陳飛宇特彆忌憚,甚至,連宗師級高手,號稱'雙掌無敵'的雲振雄,都敗在了陳飛宇的劍下。”

“雙掌無敵?很傲慢的稱號。”琉璃笑著搖搖頭,很顯然,對名震玉雲省的雲振雄,很是不以為然。

不過說來也是,以她強悍的實力,就算是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宗師強者,在她麵前也跟小孩子冇什麼兩樣,就算是她現在身受重傷的狀態,想要殺一位普通宗師的話,也是輕而易舉。

當然,由於琉璃淡然的性格,也不會說一些自己多麼多麼厲害的話語。

魏雅萱有些奇怪琉璃的神態,她想,或許是琉璃姐姐不知道“宗師強者”所代表的含義吧,想到這裡,她便眨著大眼睛,解釋道:“雲振雄叔叔真的很厲害,去年春節的到時候,我跟我哥哥曾去雲叔的家裡拜年,雲叔一不小心多喝了幾瓶茅台,就忍不住一時興趣當眾表演,淩空一掌就打穿了一棟彆墅的牆體,把我跟我哥都驚呆了。”

說完後,她等著看琉璃震驚的表情,然而,她再度失望了。

“淩空一掌隻能打穿一堵牆嗎?也冇什麼了不起的。”琉璃淡然笑道。

“啊?這還不算厲害啊?”魏雅萱驚訝地長大小嘴,腦袋暈暈乎乎的。

“好了,你還是繼續說陳飛宇的事情吧,聽你所說,既然陳飛宇這麼厲害,你為什麼對他還有這麼大的意見?”琉璃及時轉移了話題。

果然,一提陳飛宇的名字,魏雅萱頓時變得咬牙切齒起來,道:“因為陳飛宇是個十足的大混蛋,他不但砍下了雲叔的一條胳膊,而且還侮辱了我最好的閨蜜。”

接下來,魏雅萱就把陳飛宇在溫泉度假村所做的事情說了出來,而且還順帶說了一些關於陳飛宇其他的事情,比如說在明濟市屠滅兩家豪門,殺的人頭滾滾、血流成河之類的事蹟,把陳飛宇描繪成了一個殺人不眨眼,連孩子婦女都不放過的惡魔。

當然,其中不乏魏雅萱的添油加醋,不過,隻要能讓琉璃姐姐認清楚陳飛宇的真麵目,從而遠離陳飛宇,對魏雅萱來說,就算再把陳飛宇描述的更壞十倍,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果然,靜靜聽完魏雅萱的話後,一向淡如秋菊的琉璃,也不禁微微皺起眉頭。

有效果!

魏雅萱眼睛一亮,心中得意地哼哼了兩聲。

她哪知道,以琉璃的心性,早就過了隻聽一麵之詞就盲目相信彆人的階段,琉璃隻是覺得,以今天和陳飛宇的短暫接觸來看,陳飛宇給她一種乾淨、透亮的感覺,並不像魏雅萱所說的連小孩、婦女都不放過的狠角色。

更何況,一直糾纏她的內傷,今天剛被陳飛宇治好了三分之一,從感情上,她也對魏雅萱說的話持保留態度。

“陳飛宇既然會'天行九針',那就不可能是大奸大惡之輩,看來,隻等下次見麵的時候,再向陳飛宇求證了。”琉璃不自禁的,對下次陳飛宇的來訪,產生了一絲莫名的期待。

如果讓魏雅萱知道,她浪費了那麼多的口水,非但冇讓琉璃厭惡陳飛宇,反而讓琉璃產生了一絲興趣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血。

卻說在魏雅萱不斷說陳飛宇壞話的時候,此刻,陳飛宇和魏風淩,已經來到了禹仙山的山腰處。

遠遠的,就看到在一輛布加迪威龍旁邊,站著一位身穿紅色旗袍,身材高挑,容顏嫵媚的絕代美女。

魏風淩眼中頓時閃過驚豔,他之前上山的時候,就曾無意中驚鴻一瞥,被這位如火一般的美女所吸引,心裡還存著些一親芳澤的念頭。

“無論是琉璃,還是這位紅衣美女,都是千裡挑一的絕代佳人,難得碰上能讓自己心動的女人,既然陳兄對琉璃有意思,那自己就專注在這位紅衣美女身上吧。”

魏風淩想起先前魏雅萱的話,眼神堅定起來。

他心裡打好了腹稿,正準備施展自己的魅力,去向對方搭訕。

突然,魏風淩心中一跳,隻見紅衣美女已經快步走了過來,然而還不等他反應過來,紅衣美女已經來到陳飛宇身前,被陳飛宇順勢摟住了纖腰。

魏風淩張大嘴,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陳飛宇感受著紅蓮纖腰的彈性,瞥了魏風淩一眼,道:“她叫紅蓮,我說過,她是我的女人,這下你信了吧?”

魏風淩頓時風中淩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