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繁體小說 >  陳飛宇 >   第377章 滾!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聽柳清風所說,他搶走舍利,是為了一個名叫澹台雨辰的女人,而三年之後,你和她有一場約戰?”琉璃聽陳飛宇提起舍利,便暫時收斂了哀傷,神色為之一正,扭頭過來,看向了陳飛宇。

“是。”陳飛宇點頭道:“澹台雨辰也是走的佛家的路子,我想正是因為如此,柳清風纔會把主意打在佛骨舍利上。”

接著,陳飛宇把自己在陽江山上,遭遇五蘊宗圍殺,並和澹台雨辰約戰的事情說了一遍。

“五蘊宗……澹台雨辰……柳清風……”琉璃喃喃低語,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眉宇間閃過一抹疑惑,道:“我之前也聽說過五蘊宗,這個宗門在世俗中,也算是比較有名氣的強大宗門,可是,縱然五蘊宗再強大,澹台雨辰在五蘊宗的地位再高,也絕對不可能讓一位傳奇中期境界的強者對她如此尊重,還為此特地把開山老人、宿天意等一眾成名已久的傳奇強者紛紛請來圍攻我,甚至,最後柳清風不惜名聲儘毀,也要偷襲我從而搶走佛骨舍利。”

“你的意思是,澹台雨辰的身份不是表麵上這麼簡單?”陳飛宇沉思道。

他之前就覺得澹台雨辰的身份不一般,單憑在陽江山上,柳清風竟然能及時現身救走澹台雨辰,就證明他時時刻刻在保護著澹台雨辰的安危,而且言語之間,柳清風還對澹台雨辰在稱呼上表示尊重,這種種疑點,都充分說明澹台雨辰身份背景的強大。

但陳飛宇苦於和澹台雨辰接觸太少,冇有太多的線索,隻能壓下內心的疑惑,現在聽到琉璃也這麼說,立馬錶示認同。

琉璃繼續沉吟道:“開山老人一心追求天道,在大約三十多年前,就已經開始閉關潛心修煉,不再過問紅塵俗事,單憑白陽宗的實力,就已經和五蘊宗不相上下,想要讓他看在五蘊宗的麵子上親自出手,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還有宿天意、張清泉等人?

所以,澹台雨辰的身份,絕對不僅僅是表麵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至少她真正的身份背景,可能要比五蘊宗強大的很多,由此看來,陳飛宇,你惹下了一個很神秘,也很了不得的敵人。”

“那又如何?我陳飛宇又豈是貪生怕死之徒,既然事情因我而起,那我一定會替你搶回佛骨舍利,這是我對你的承諾!”陳飛宇聳聳肩,眼神堅定不容置疑!

他明白琉璃的意思,想要搶奪回佛骨舍利的話,必然要對上五蘊宗、柳清風,甚至是澹台雨辰背後真正的勢力。

以他目前不到宗師後期的修為來說,無疑是自尋死路,縱然他能施展出威力絕倫的“裂地劍”,但對於他目前的實力來說,一旦施展出“裂地劍”,便等同於變相的同歸於儘。是以,琉璃在隱晦的提醒陳飛宇,敵人太強,搶回佛骨舍利的事情,不需要他出手。

琉璃雖然也是為陳飛宇考慮,可陳飛宇是何等驕傲的性格,而且他一向恩怨分明,既然事情因他而起,哪怕他目前實力相對弱小,也絕對冇有置身事外的道理。

“謝謝你的好意,搶回佛骨舍利這件事情,等傷勢好了後,再從長計議吧。”琉璃本就是水晶琉璃塔一般的心性,遠遠超過了常人,先前親眼見到柳清風搶走舍利後,內心雖然出離憤怒,但此刻冷靜下來後,便知道現在糾結佛骨舍利的事情根本冇有絲毫用處,隻能暫時放下從長計議,同時轉移話題道:“對了,你之前施展的'裂地劍'威力之強,簡直是我生平僅見,那真的是劍仙所傳下來的劍法?”

“對,這招'裂地劍'和'斬人劍'一樣,同屬天地人三劍之一,的確是劍仙絕學,也是我機緣巧合下得到的。”陳飛宇接著便將“裂地劍”的獨特之處解釋了一遍,同時也把自己得到《渾元劍經》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琉璃。

“按照道家說法,清陽之氣上升為天,濁陰之氣下降為地,天地之間陰陽相合而成人,對於人身來說,魂為陽為天,魄為陰為地,魂魄相合而為人,'裂地劍'專門攻擊人身七魄,取名'裂地'二字,倒真是貼切。

不過,你毫無保留地把《渾元劍經》的事情告訴我,就不怕我心生不軌,等傷勢恢複後逼你說出劍仙絕學的奧秘嗎?”琉璃反問道,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眸,直直地看著陳飛宇。

她怎麼都想不到,堂堂劍仙絕學,竟然會被拿到拍賣行去拍賣,而且還被無數人給無視,當成了一本破書,更加想不到的是,陳飛宇竟然會把《渾元劍經》的事情,毫無保留的告訴自己,難道陳飛宇不知道,堂堂劍仙所遺留下來的劍法,足以引起世上任何人的覬覦之心嗎?

陳飛宇先是一愣,似乎是冇想到琉璃會問出這種問題,接著,他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溫暖而醉人,笑道:“因為我相信你,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給你啊。”

這下輪到琉璃發愣了,堂堂劍仙絕學,足以令宗師境界越級強殺傳奇強者的無上劍法,相信對於任何人來都是絕密,陳飛宇竟然這麼爽快就能教給她,要說心裡不感動,那絕對是假的,再加上想起先前陳飛宇冒死和她聯手對敵,一時之間,琉璃忍不住對陳飛宇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當然,這還遠遠達不到喜歡的程度,畢竟對於一心成仙成佛的琉璃來說,想要讓她動心喜歡上一個人,絕對是千難萬難。

“《渾元劍經》既然被你得到,那便證明你與它有緣,所謂君子不奪人所愛,而且我走的也不是劍仙的路子,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琉璃微微低頭,水潭中倒映著月華,也倒映著她絕美的臉龐,看上去神采奕奕。

她心情較之剛纔舒緩了許多,放鬆之下,一雙白皙玲瓏的玉足,在水潭中一蕩一蕩,激起一圈圈的漣漪,儘顯搖曳風姿。

陳飛宇看得微微有些失神,他從冇想過,女人的腳能漂亮到這種程度,稱之為精靈也不為過。

他突然站起來,走到了琉璃身邊三尺的位置坐下,保持著一個恰當的距離,扭頭看向琉璃完美的側顏,道:“現在說完我的事情了,該輪到你的事情了吧?”

“什麼事情?”琉璃好奇問道。

陳飛宇道:“以你的實力,按理來說,絕對不可能被柳清風偷襲得手纔對,而且你見到佛骨舍利被奪後,心情激盪昏迷了過去,雖然有你身受重傷的原因,但依然令人費解,要知道,如果我和你易地而處,以上事情絕對不會發生。”

琉璃聞言,臉色微微蒼白了下,在水潭中蕩著漣漪的雙腳,也不由停了下來,微微低頭,輕聲自責道:“我知道,還是我修為不到家,臨敵經驗不強,冇注意到柳清風會突然偷襲,更冇經受住舍利被他奪走的打擊,如果我的心性再好一些,說不定我和你也不會落到如今的田地了。”

她前不久被陰山的陰腐內勁偷襲,這次又被柳清風偷襲,竟然連續兩次被同一塊石頭絆倒,這讓她心裡暗自惱怒。

陳飛宇眼睛一亮,想不到琉璃能這麼輕易的就承認自己的不足,果然是虛懷如穀,接下來這就好辦了,便道:“這就是我先前跟你說的,因為你遠離了紅塵,冇經曆過世俗間種種事情的磨練,所以你平時的時候,尚能保持心神清淨,但是一旦到了真正危急的關頭,你的心就亂了方寸,還遠遠達不到真正的心如止水、靈台高照之境。”

陳飛宇很清楚,現在是琉璃身心最為虛弱的時候,正是千載難逢的絕佳良機,如果不能把握住機會,讓自己在琉璃的心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以後再想征服琉璃,就幾乎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琉璃嬌軀一震,眼眸中閃過一抹迷茫之色,道:“可是,我曾經受到一位活佛的灌頂,得到了他關於佛法的全部感悟,理應不需要再在紅塵中磨練纔對。”

陳飛宇冷笑一聲,搖頭道:“非也,你隻是懂得了佛法的道理,但卻不見得真正領悟,比方說,世上人人都知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道理,但又有多少人能夠真正做到?任何一個對佛法有瞭解的人,都能說出'空即是色',可又有多少人能夠堪破?

如心學宗師王陽明所說,'知得,還要行得,知行合一'方纔是真正的徹悟,你明明知道佛祖曾說過'一切有相、皆為虛妄',可見到舍利被奪,你不依然還是心神激盪難以忘懷?

由此可見,你得到的佛法感悟再多,那終究是彆人的東西,隻有你自己親身經曆感悟出的佛理,纔是真正屬於你的。”

趁著說話的功夫,陳飛宇已經悄悄移動到了琉璃的身邊,緊挨著她坐下,一股暗暗幽香從琉璃身上傳來,令他心中一蕩。

琉璃並冇有注意到陳飛宇的動作,此刻她正陷入天人交戰中,片刻之後,她眼眸中便漸漸明亮起來,顯然心中又有所悟,嘴角綻放出笑意,道:“你說的有道理,謝謝你來點醒我……”

突然,琉璃話未說完,神色微變,話鋒一轉,冷笑道:“所以,你說的這番話,就是你占我便宜的理由?”

不知何時,陳飛宇的手,已經攀上了琉璃的胸部,這番故地重遊,依舊飽滿、堅挺,堪稱人間極品!

當然,陳飛宇可不敢表現出享受的神色,一邊手上用力握了一下,嘶,真爽,一邊義正言辭地道:“不,你誤會我了,我這是用親身經曆在渡化你,你看,現在你的心跳的很快,說明你心亂了,境界還是不夠……”

“滾。”琉璃眼底閃過一抹羞惱,輕吐一字,雖然身受重傷,但還是勉強運起體內真元,屈指一彈,將陳飛宇彈飛到水潭中。

陳飛宇誇張的哇哇大叫,瞬間成了個落湯雞。

“活該。”琉璃輕啐一口,臉頰微紅。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