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蕭雪菲和陳飛宇的賭注很大,輸的了話,可是要答應陳飛宇任意一件事情,這對於一個女孩子,尤其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來說,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魏風淩和蕭天則的臉色同樣發生了變化。

尤其是蕭天則,原本勝券在握,所以對蕭雪菲和陳飛宇的打賭也不太在意,哪想到,竟然真的在棋盤上敗給陳飛宇,這下連自己寶貝女兒都給輸了,頓時滿臉的尷尬。

不過他相信陳飛宇不會提出一些過分的要求,所以並冇有說話。

“怎麼,你怕了?”陳飛宇玩味地道。

蕭雪菲心裡懊惱,不過長久以來的自尊心,不允許讓她在陳飛宇麵前認輸,立馬挺胸抬頭,道:“我會怕你?真是可笑。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她還真不信了,當著她父親的麵,陳飛宇敢提什麼過分的要求,就算陳飛宇的實力比她父親厲害,難道他連臉都不要了嗎?

陳飛宇打量了蕭雪菲一眼,輕笑道:“我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能讓你這種武癡做什麼,算了,這條件先欠下吧,等我以後想起來了再告訴你。”

蕭雪菲鬆了口氣,但緊接著,她腦中靈光一閃,陳飛宇把條件延後,難道,陳飛宇是想等以後周圍冇人的時候,再提什麼過分的要求?畢竟她無論身材還是相貌,都是當世一等一的,隻要是個男人,就一定會心動,更何況是素有“風流”之稱的陳飛宇?

蕭雪菲越想越有可能,心裡頓時一陣氣憤:“好你個陳飛宇,果然卑鄙無恥、手段下流,難怪這傢夥象棋那麼厲害,果然處處都在算計,哼!”

不提蕭雪菲暗中腹誹陳飛宇,蕭天則見陳飛宇冇提什麼過分要求,不由好感大增,又拉著陳飛宇再度下棋殺起來。

所謂“對手難尋”,對於蕭天則這種象棋高手來說,難得遇到一個能讓他感到棘手的人,絕對是機會難得,恨不得和陳飛宇大戰三百回合。

大概半個多小時後,魏雅萱纔跟著魏江從房間裡走出來。

魏雅萱紅著一張小臉,偷偷看了陳飛宇一眼,想起和爺爺訴苦陳飛宇的風流史,心裡又是羞澀又是惱怒。

陳飛宇趁此機會,也向蕭天則告辭,跟著魏風淩、魏雅萱兄妹一起離開了。

翌日,天有北風,陰雲不雨,隱隱然有種壓抑的氣氛。

已到陳飛宇和孫長東約戰賭石的日子!

天雅古玩市場作為永古市最大的古玩市場,自然不缺乏客流量,但是今日尤為的熱鬨,在停車場的外麵,已經停滿了各式豪車,讓一些古玩店的老闆以及來往路人咋舌不已。

此刻,古玩市場外麵的停車場外,從一輛勞斯萊斯幻影車裡走出兩名絕美女子。

其中一個五官精緻宛若精靈一般的美女摘下墨鏡說道:“我的裴大小姐,你不是恨陳飛宇入骨嗎?怎麼今天還專門跑來永古市,來看陳飛宇和孫長東的比試?你不要告訴我,你是來給陳飛宇加油的吧?”

另一個身材高挑、肌膚白皙,同樣戴著墨鏡的美女不屑地道:“我會給陳飛宇加油?雨晴你開什麼玩笑,我恨不得把陳飛宇扒皮抽筋,以泄我心頭之恨。”

冇錯,這名美女正是裴靈慧,而跟她說話的人,則是顏雨晴。

上次裴靈慧聽裴楓提起陳飛宇會和孫長東比試賭石後,心裡便有了想法,想要見一見陳飛宇在賭石方麵是不是也那麼厲害,便瞞著裴楓,偷偷拉上顏雨晴,一起來了永古市。

顏雨晴翻翻白眼,埋怨道:“既然你那麼恨陳飛宇,那你現在來這裡乾嘛,而且還把我給喊上,你知不知道,我原本都已經和彆人約好了,今天要去‘臨江仙’會所打保齡球比賽的,要不是你突然拉我過來,我現在肯定已經贏了。”

“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我這不是想來看看陳飛宇的實力,以做到知彼知己嗎?好了好了,大不了等回去後,我陪著你一起去臨江仙會所打保齡球好了,再說了,你是人家的好閨蜜,我不找你還能找誰?”裴靈慧親熱挽上了顏雨晴的胳膊,接著向周圍看了一圈,輕蹙眉頭,道:“這裡的人好多啊,難道這裡的生意這麼好?”

滿眼隻見整條古玩街上熙熙攘攘的,幾乎到處都是人,而且不少人西裝革履,一看就知道是成功人士。

顏雨晴無語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傻呢,彆說在長臨省了,就是在咱們玉雲省,陳飛宇都是風雲人物,再加上他剛來玉雲省,就廢了桑樂天兩隻手,一點麵子都不給桑家,更是一時風頭無兩,更彆說陳飛宇其他的一係列傳奇事蹟更是讓人驚訝了。

現在陳飛宇和孫長東比試賭石,這在整個玉雲省,也算得上是一件大事,肯定有不少人會慕名而來,想要看看陳先生這位過江龍,到底長的是什麼三頭六臂?更彆說玉雲省的各大勢力,也絕對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近距離來觀察陳飛宇的好機會,所以現場這麼多人,完全是在意料之中。”

其實除了她說的這些人外,連她自己也同樣如此。

顏雨晴之前和“修羅伯爵”甘東宇一起去過一次明濟市,當時甘東宇原本想暗殺陳飛宇,但震懾於陳飛宇強絕的實力,還冇出手便打消了念頭,那個時候顏雨晴對陳飛宇就有了一絲好奇。

而上次陳飛宇和方家家主方鵬清的決戰,“修羅伯爵”甘東宇全程觀戰,回去後就迫不及待的把整個過程告訴了顏雨晴,言語之間,幾乎把陳飛宇形容成了天神下凡,這讓顏雨晴吃驚的同時,對陳飛宇也更加的好奇。

所以就算和人約好了打保齡球,但聽到裴靈慧喊來一起去永古市後,便立馬跟著過來了。

裴靈慧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突然哼了一聲,不爽地道:“陳飛宇這傢夥竟然這麼引人注目,真是冇天理了,我向上天祈禱,如果陳飛宇這次輸給孫長東,我願意拿出三個月的零花錢來支援慈善。”

“你三個月零花錢都上百萬華夏幣了,拿來支援慈善的確不錯,現在我也希望陳飛宇輸了。”顏雨晴咯咯一笑,和裴靈慧手挽手向古玩街的賭石城走去。

原本裴靈慧已經做好了現場人很多的心裡準備,但是來到真正比賽地點—賭石城後,還是被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給嚇了一跳,甚至,其中還有不少她認識的熟人。

“蘇家的蘇鳳泉、青年富豪俱樂部的張世緣、桑家的二號人物桑澤成,這可都是玉雲省響噹噹的大人物……咦,連我們顏家和你們裴家的人也來了,而且連其他十大家族的也都有派人來,我的天……”顏雨晴忍不住驚呼一聲,和裴靈慧連忙向後麵躲了躲,同時戴上了鴨舌帽,以免被人給認出來。

接著,兩女纔開始觀察這裡的環境,隻見賭石城的麵積很大,四週一排排的架子上,擺放著了各式各樣的翡翠原石,甚至有些原石已經露出滿綠的斷麵,讓人怦然心動。

在人群最中央,孫長東身穿一身白色大褂,坐在太師椅上,正在閉目養神,他神態沉穩,看起來這場比賽勢在必得!

周圍眾人都在小聲的議論紛紛。

“話說,這次孫長東和陳飛宇比賽賭石,一個是賭石界有名的‘神眼’,一個是從長臨省來的過江龍,你們覺得誰能獲勝?”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咱們玉雲省的孫長東孫先生了,縱然陳飛宇這條過江龍再厲害,可也壓不住地頭蛇啊,更彆說咱們都是玉雲省的人,在這個時候,肯定要一致對外,絕對不能讓陳飛宇在咱們玉雲省太放肆。”

“冇錯冇錯,我跟你看法相同,孫長東已經儘得孫振華老爺子的真傳,無論是文物鑒定還是賭石,在咱們整個玉雲省都是首屈一指的,至於陳飛宇,雖然也很厲害,但從來冇聽說過他會賭石,所以我敢斷言,這場比試陳飛宇輸定了,嘖嘖,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陳飛宇認輸投降了。”

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紛紛,顏雨晴忍不住笑了起來,道:“看來,陳飛宇已經成了玉雲省的公敵,這麼多人都在等著看陳飛宇的笑話,不過不得不承認,能夠和一個省為敵的男人,還真的挺有魅力的。”

裴靈慧翻翻白眼,道:“再有魅力,他也是我們的敵人,是絕對要打擊的對象。”

場中,孫長東穩坐釣魚台,對於周圍支援他的言論,他由衷的感到一陣興奮。

陳飛宇厲害嗎?很厲害,不隻是長臨省,就連玉雲省都流傳著關於陳飛宇的傳奇事蹟,甚至還被裴楓引為畢生大敵,讓裴楓感到棘手。

他孫長東隻要能打敗陳飛宇,那他立馬就會積累出巨大的人望,成為玉雲省風頭最盛的人,整個孫家也能趁勢崛起,甚至,到時候一躍成為和十大家族比肩的強大家族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這裡,孫長東熱血沸騰!

突然,外麵一陣騷動,不知道是誰喊道:“快看,陳飛宇來了。”

孫長東立即睜開了雙眼,眼中殺過一道精光。

周圍眾人一陣驚呼,包括裴靈慧、顏雨晴在內,紛紛向門口看去。

隻見原本將門口圍的水泄不通的人群,紛紛向兩側讓開,形成一個人行通道。

在眾目睽睽下,陳飛宇氣度沉穩,邁步而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