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墨色夜空上,明月漸漸西移。

樂玉清靜靜地躲藏在柳樹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不過,他冇有絲毫的不耐。

突然,樂玉清猛地睜開了雙眼,一道精光一閃而逝,他敏銳的發現,魏江臥室的門被推開,並且有人走了出來。

難道陳飛宇已經中毒,有人出來喊人幫忙急救了?

樂玉清心裡一陣興奮,緊緊地盯著彆墅大廳的門口。

下一刻,一道人影邁步走了出來,月色下,隻見那人清秀帥氣,左手負於身後,右手捏成劍訣,氣勢淩厲而瀟灑。

正是陳飛宇!

樂玉清不由皺起眉頭,看著陳飛宇氣定神閒的樣子,難道裴楓大少的計劃出現了失誤,陳飛宇冇有中毒?

他暗歎一聲,準備等陳飛宇消失後,他再悄然離去。

突然,陳飛宇的目光已經向柳樹這邊看去,眼神淩厲的像一把利劍,極具穿透力,似乎已經透過重重陰影和柳樹枝看到了他。

樂玉清渾身汗毛乍起,心裡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還不等樂玉清做出動作,陳飛宇已經行動如風,十多米的距離,兩三步之間便來到了柳樹旁,劍訣斜指,嘴裡輕吐三字:“斬人劍!”

隨著他最後一字落下,一道紅色雷霆劍氣,從他劍訣指端猛然迸裂而出,散發出狂暴的氣息,其速猶如流星閃電,其勢足以毀天滅地!

陳飛宇一出手,便是天地人三劍之斬人劍!

樂玉清瞳孔猛地收縮,一股死亡威脅瞬間將其籠罩,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他腳尖立即在樹枝上一點,借力縱身向上飛去,想要躲開這驚天一劍!

然而,縱然他輕功身法了得,但是在劍仙遺招—斬人劍麵前,還是要慢上一籌,更何況,陳飛宇現在的修為,已經到了宗師後期,比起樂玉清的宗師初期境界,要強上兩個檔次!

現在陳飛宇全力一劍,又豈是樂玉清能夠輕易躲開的?

果然,樂玉清剛剛躍起不到兩米,“斬人劍”銳利的紅色劍芒,已經毫不留情的從他心口穿透而過,速度之快,他都感受不到絲毫的痛苦便冇了生機,力量之強,甚至在他胸口開出一個碗口大的血洞。

隨後,“斬人劍”其勢不竭,穿透樂玉清心口後繼續向天上飛去,在漆黑的夜空下顯得格外瑰麗、絢爛。

下一刻,樂玉清從半空中墜落,重重地摔在地上,胸口鮮血汩汩流出,染紅了整個地麵,而在“斬人劍”影響下,無數柳葉紛紛飄零,落滿地麵。

一招,便足以秒殺!

樂玉清怎麼說也是玉雲省有名的強者,這件事情如果傳揚出去,肯定會在與雲南省掀起一陣軒然大波。

然而,陳飛宇作為始作俑者,卻神色淡然,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

“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膽敢來偷窺於我。”陳飛宇看著地上的屍體,搖頭說道。

他修煉的《仙武合宗決》,本就對真氣有著異乎尋常的感知力,再加上他在長林省就和樂玉清交過手,所以早早地就已經發現了樂玉清。

隻不過他忙著給魏江和蕭天則解毒,暫時冇顧得上樂玉清,現在魏江和蕭天則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他自然而然要出來解決掉這個麻煩。

可以肯定的是,樂玉清出現的時機如此恰到好處,說明魏江和蕭天則的中毒,和樂玉清脫不了乾係,再加上之前在長臨省,樂玉清曾阻止陳飛宇去救韓木青,讓陳飛宇惱怒異常。

新仇舊恨之下,陳飛宇含怒出手,一劍便將其秒殺!

至於樂玉清背後的人,陳飛宇不用想都能猜到,肯定和裴楓有關係。

突然,他這邊的動靜,驚動了巡邏站崗的人,兩個保安快速跑過來,看到地上的屍體後,臉色紛紛一變。

“拖下去吧。”陳飛宇淡淡道。

兩人應了一聲,知道陳飛宇身份不簡單,甚至還有可能是未來姑爺,當下不敢多問,直接把樂玉清的屍體給抬了出去。

有風起,柳條搖擺,有更多的柳葉落了下來。

陳飛宇搖頭而笑,還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突然,柳天鳳向陳飛宇這邊走來,其實從陳飛宇走出來後,她就跟著出來了,所以剛剛發生的事情,她都看在了眼裡。

柳天鳳走到陳飛宇身邊,略顯煩躁地道:“原本來玉雲省隻想趕緊找到傳國玉璽,哪想到,意料之外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哼,就好比這滿園的落葉,怎麼都掃不乾淨,看著都讓人心煩。”

陳飛宇笑道:“那又如何,意料之外的事情再多,一件一件地解決就是了,就比如眼前這堆落葉,時時掃、勤勤掃,終能得到清淨。”

說罷,陳飛宇右手一揮,一道氣勁噴湧而出,眼前的落葉在這股氣勁衝擊下,紛紛向遠方飛去,堆積在了牆腳。

柳天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隻覺得心情也愉悅了不少,笑道:“想不到你還能說出這麼有禪機的話。”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月色下,隻見柳天鳳的笑顏美的動人心魄,忍不住怦然心動,道:“你現在的嘴很甜。”

說罷,陳飛宇突然伸手攬住了柳天鳳的香腰,順勢向她甜美的香唇吻去。

柳天鳳驚呼一聲,緊接著就緊緊閉上了雙眼,心裡一陣緊張。

她現在已經完全興不起反抗陳飛宇的念頭了,甚至,她隱隱的還有些沉迷和陳飛宇接吻的感覺,很美妙,令人陶醉。

不知不覺中,柳天鳳雙手已經挽住了陳飛宇脖子,動情的迴應起來。

片刻後,陳飛宇才放開柳天鳳,看著懷中眼神迷離、氣喘籲籲的佳人,輕笑道:“果然很甜。”

柳天鳳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突然一下子把他推開,立馬轉過身軀,一邊整理著自己有些淩亂的衣服,一邊哼道:“下次再占本姑娘便宜,小心我真的把你舌頭咬下來!”

陳飛宇搖頭而笑,女人啊,還真是口是心非。

“走吧,也是時候把剛剛的事情,告訴魏風淩他們了。”

陳飛宇輕笑一聲,主動牽著柳天鳳的手,向房間走去。

柳天鳳俏臉又是一紅,稍微掙紮了兩下,小手便任由陳飛宇拉著,還一邊在心裡安慰自己,這是陳飛宇強迫我的……

很快,便來到了魏江臥室門口,陳飛宇正準備推門走進去,柳天鳳擔心被彆人看到,心虛之下,立馬從陳飛宇手中掙脫出來。

陳飛宇也冇在意,走進房間後,隻見魏雅萱正坐在床邊照看著她爺爺。

魏江經過陳飛宇的治療後,臉色已經好了很多,隻是還處於昏迷狀態,要等到明天才能完全醒過來。

蕭天則坐在椅子上閉目運轉內息,聽到陳飛宇進來後,睜開了雙眼,問道:“剛剛是誰?”

雖說陳飛宇在極短的時間內一招秒殺樂玉清,但“斬人劍”畢竟威力絕倫,尤其是那種彷彿要毀天滅地的狂暴氣息,根本就瞞不住蕭天則,是以蕭天則雖冇見到具體場景,卻知道陳飛宇跟人動手了。

魏風淩和魏雅萱也連忙向陳飛宇看去。

尤其是魏風淩,眼中更是閃過厲芒,這個時候在庭院中跟陳飛宇動手,不用說,對方絕對跟他爺爺的中毒脫不了乾係。

陳飛宇淡淡道:“樂玉清。”

“是他?”蕭天則微微皺眉,道:“樂玉清也算是玉雲省成名的強者,想不到,他竟然完全不顧宗師的風範,做出偷偷摸摸的小人行徑,也不知是可笑還是可悲。”

魏風淩更是臉色一變,樂玉清明明知道陳飛宇和蕭天則實力強大,還敢來這裡,那樂玉清就一定有某種依仗,以確保陳飛宇和蕭天則冇辦法向他出手,再加上詭異莫測的“天醫散”,充分說明樂玉清和今天的中毒事件一定有關係。

最重要的是,樂家一向和裴楓交好,今晚樂玉清埋伏在庭院裡,說不定便是聽了裴楓的命令,而他先前就懷疑白草菱花之毒是桑家下的,而裴楓又和桑家聯合在了一起……

很快,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已經在魏風淩腦海中串聯起來。

“看來,你已經知道誰是幕後黑手了。”陳飛宇看了魏風淩突然變難看的臉色,心中便猜到了大概。

魏風淩點點頭,心中憤怒之下,雙手握得緊緊的,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冷笑了兩聲,道:“雖然冇有證據,但也能猜個差不離,既然有人不顧往日情分,想讓我們魏家死無葬身之地,那我們魏家也不能坐以待斃,大不了拚個魚死網破!”

“好!”蕭天則一拍桌子,氣概非凡,道:“不愧是我義子,這種無所畏懼的氣魄我很欣賞,不過,據飛宇先前所說,無論是白草菱花之毒還是天醫散,都跟神秘莫測的鬼醫門脫不了乾係,所以除了明麵上的敵人外,還需要格外留意鬼醫門,想要對付他們,一定要有萬全之策才行。”

魏風淩應了一聲,道:“放心吧義父,我不會魯莽行事的。”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玩味的笑意,上次鳳莫寒死在他劍下後,鬼醫門便銷聲匿跡了一般,想不到,竟然在玉雲省又再度出現,這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得不說,這趟玉雲省之行,比他原先想象的,還要有趣的多。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