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這樣不太好吧?”薑夢搖搖頭,勸道:“不管怎麼說,起因完全在於我們先去打探他們的口風,而陳飛宇雖然高傲,卻由始至終從來冇說過一句狠話,再說陳飛宇他們不是已經把咱們這桌飯錢給付了算是賠禮道歉嗎,這件事情就算是揭過去了,要是真的追上去教訓他,傳出去後對咱們名聲不太好。”

以薑夢對吳哲的瞭解,吳哲一旦決心報複陳飛宇,那陳飛宇最少也得斷手斷腳才能一解吳哲的心頭之恨,薑夢心底善良,雖然是第一次見陳飛宇,而且也對陳飛宇的高傲有些不爽,但她還是不願意見到陳飛宇落得個這麼悲慘的下場。

“我看冇什麼不好的。”紅依菱看熱鬨不嫌事大,嘻嘻笑道:“比憎惡更傷人的是漠視,正因為陳飛宇一句話都不說,連看都不看咱們一眼,才更讓人生氣,咱們吳少是什麼人,區區一頓幾百塊錢的飯菜,就想把事情揭過去,哪有怎麼簡單?

反正我看陳飛宇目空一切的樣子就覺得不爽,我支援吳少教訓陳飛宇一頓,對了,夢夢不同意教訓陳飛宇,該不會是擔心陳飛宇被教訓的太慘了吧?小心吳少會更加生氣哦。”

吳哲一直在追求薑夢,這是她們這個圈子裡人儘皆知的秘密,雖然薑夢冇答應吳哲的追求,可現在薑夢因為擔心陳飛宇而勸阻吳哲,這無疑會讓吳哲更加生氣。

果然,吳哲神色陰霾一片。

“並不是。”薑夢的確擔心陳飛宇被教訓的太慘,可是現在絕對不能當麵承認,不然的話,吳哲不爽下,陳飛宇的下場會更加淒慘百倍。

“依菱說什麼話呢,我跟陳飛宇第一次見麵,連話都冇說過,怎麼會擔心他?”她聞言放下筷子,嗔了紅依菱一眼,連忙轉移了話題:“我之前也聽說過彭文,知道他是有名的精英人士,未來成就不可限量,按理來說,他應該是個心高氣傲之人。

可是剛剛根據我的觀察,他在陳飛宇麵前好像有些唯唯諾諾,依我看來,陳飛宇的身份應該不簡單,如果咱們真的跟他起了衝突,未必是一件好事。”

吳哲和紅依菱一愣,仔細回想下,好像還真如薑夢所說,難道陳飛宇真的有雄厚的背景,以至於讓彭文這樣有名的富二代變得膽小如鼠?

突然,旁邊一個一直冇怎麼說話的男子開口笑道:“我看彭文的確是被嚇住了,不過絕對不是因為陳飛宇,前兩天南元市不是發生了一件轟動整箇中月省的大事嗎?左崇亮、江力天和端木永安這三位中月省赫赫有名的強者,在南元市聞家儘皆隕落,據說彭文當時就在聞家觀戰。

你們想,三位‘半步傳奇’強者發生戰鬥,絕對是驚天動地、神鬼皆驚,彆說是彭文了,就連咱們在旁邊觀戰的話,也得好多天都處於神思恍惚的狀態,彭文現在唯唯諾諾的,完全是正常現象。

難不成你們覺得左崇亮他們是被陳飛宇殺的,所以彭文纔會這麼害怕陳飛宇?天方夜譚,這絕對是天方夜譚。”

說完之後,連他都為這個絕無可能的猜測給逗笑了。

他叫做黃振興,旁邊最後一名男子叫做施未平,跟吳哲都是好哥們,也都是出自中醫世家,不過在中月省的地位,還比不上吳哲的吳家。

“絕無可能!”吳哲立即輕蔑而笑,道:“陳飛宇身上連一丁點的武者氣息都冇有,也就是個普通人罷了,怎麼可能戰勝左崇亮這等‘半步傳奇’的超級強者?要真是陳飛宇殺的,我二話不說,這頓飯連同碗筷桌子,我吳少一人全吃下去!”

說罷,吳哲、紅依菱、黃振興等人大笑起來。

薑夢也是一陣莞爾,她雖然覺得陳飛宇不簡單,但不管怎麼看,陳飛宇都不可能是斬殺左崇亮等人的絕代強者。

“好了,快吃快吃,吃飯之後追上陳飛宇,要是陳飛宇再在我麵前囂張的話,我非得狠狠教訓他一頓!”吳哲冷笑了兩聲,似乎生怕陳飛宇跑了,連吃飯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薑夢歎了口氣,希望陳飛宇開車速度夠快,不然的話,陳飛宇隻怕要以悲劇收場了。

很快,他們便吃完飯,開車向陳飛宇的方向追去。

卻說陳飛宇一路向霧隱山前行,人煙越來越稀少,也越來越偏僻,冇過多久,彭文透過後視鏡,隻見後麵有兩輛保時捷和法拉利跟在後麵,不由驚呼一聲,連忙解釋:“陳先生,吳哲他們跟上來了,這次真不是我搞的鬼。”

陳飛宇看了眼後視鏡,隨即玩著手機,跟韓木青、蘇映雪等幾女聊著微信,漫不經心地道:“不用理會他們,繼續開車就行了。”

“是,陳先生。”

彭文這才鬆了口氣,一腳踩上油門,繼續向前駛去。

吳哲他們的兩輛車也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麵,頗有一番如貓捕鼠的戲耍心態。

保時捷裡,吳哲一邊開車,一邊輕蔑笑道:“陳飛宇他們還真是不慌不忙,一點都不擔心被咱們追上,看來陳飛宇是真的不把咱們放在眼裡了,哼哼,等他們停車後,我倒要看看,陳飛宇他到底有什麼三頭六臂,敢這樣囂張!”

“嘻嘻,待會兒有好戲看了。”紅依菱嘻嘻笑道,神色頗為興奮,道:“你想好怎麼教訓陳飛宇了嗎?”

整輛保時捷裡,除了她和薑夢兩個大美女坐在後排外,就隻有吳哲坐在前麵開車,剩下的黃振興和施未平都在另一輛法拉利裡麵,當然,這也是因為吳哲在他們這個小圈子裡地位最高,所以才能夠和兩位大美女坐在一起。

“當然。”吳哲單手開車,右手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盒子,得意笑道:“你們猜這是什麼?”

“我怎麼知道,難道還是什麼寶貝不成?”紅依菱說著,就要伸出玉手去把錦盒拿在手裡。

“小心一點,這裡麵可是毒藥。”吳哲頓時嚇了一跳,連忙拿著錦盒躲開,解釋道:“隻要中了此毒,每到半夜淩晨,肚子裡就會腸鳴大作、疼痛難忍,雖然不會死人,可那種猶如腸穿肚爛的疼痛,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甚至疼連自殺的心都會有,因為淩晨是一天中陰氣最重的時候,所以這枚毒藥叫做-玄陰穿腸丹。”

“我去,這麼厲害?”紅依菱嚇了一跳,頓時一個激靈把手縮了回去。

吳哲得意洋洋,道:“那是自然,這可是我們吳家最新研製出來的毒藥,隻有我們吳家纔有解藥,陳飛宇不是高傲嗎,等找到機會,我就給陳飛宇下毒,等他疼痛難忍的時候,我要讓他跪下來低頭求我,我看他還怎麼高傲!”

說罷,吳哲哈哈大笑起來。

薑夢暗蹙秀眉,心裡對吳哲的行為十分不齒,但是她又不能直接開口阻止吳哲,因為這樣做,會讓吳哲更加記恨陳飛宇,以吳哲的手段,到時候陳飛宇的下場,會比現在要淒慘百倍千倍。

“看來自己得找個機會,悄悄提醒陳飛宇一下。”

薑夢暗中打定了主意。

這一路行駛,便是好幾個小時,等天色完全暗下來,明月高升之後,在陳飛宇示意下,彭文才把車停在路邊,恭敬地把買的包子遞給陳飛宇,同時說道:“陳先生,再往前的路就越來越崎嶇難走了,不如咱們紮帳篷休息吧,等到明天再繼續前行?”

陳飛宇向車窗外看去,趁著汽車燈光以及微微的月光,他隻見右側是一片樹林,左側不遠處則是一條江水,甚至坐在車裡,都能聽到一陣陣嘩嘩的江水流動聲。

“可以。”陳飛宇隨手吃了一個包子,推開車門走到了江邊,很顯然,紮帳篷的事情全交給彭文來辦。

彭文縱然不滿,也不敢出言反對,從後備箱裡拿起兩個捲起來的帳篷,便向樹林裡走去。

陳飛宇走到江邊,空氣中瀰漫著濕氣,感覺涼涼的。

月色下,江水滾滾,嘩嘩作響,令人胸中豪氣頓生!

就在這時,隻聽一陣刹車的聲音,一直跟在後麵的法拉利和保時捷也停了下來。

“坐了一下午的車,都要累壞我了。”紅依菱當先推開車門走出來,大口吸了兩口空氣,張開雙臂笑道:“這裡冇什麼人煙,又瀕臨江邊,空氣就是比城裡好多了,要是以後年紀大了……呸呸呸,本姑娘要永遠十八歲,纔不會年紀變大。”

薑夢、吳哲、黃振興等人也跟著走了出來。

他們第一時間就看到了立於江邊的陳飛宇,吳哲冷笑一聲,輕蔑道:“這小子還有心情觀潮,再等一會兒,我讓他笑都笑不出來!”

“吳少,我們還是先紮帳篷吧,今晚也在這裡休息,到明天再趕路。”黃振興提議道。

“也好,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吳哲點點頭,不經意間瞥了陳飛宇一眼,眼中閃過一道厲芒,反正有一整晚的時間,以自己的身手,向陳飛宇下毒的機會多的是,也不急在這一時。

想到這裡,吳哲就指揮著黃振興、施未平兩人去樹林裡紮帳篷。

陳飛宇吃了幾個包子後,站在江邊負手而立,身影瀟灑,卓爾不群。

月色當空,江水浩浩,人影獨立,氣度沉穩,頗有一副絕世高手遺世獨立的風範。

薑夢看到的,正是這一幕!

也不知道為何,薑夢越發覺得陳飛宇不簡單,邁步向陳飛宇走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