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戰鬥越發激烈,已經趨於白熱化,更趨向尾聲!

陳飛宇眉宇間,疲乏之色更加明顯。

遠處,武若君暗自沉吟,現在陳飛宇已經是強弩之末,就差最後一根壓垮駱駝的稻草,陳飛宇就會徹底潰敗!

“如果我能殺了陳飛宇,不,甚至隻要參與圍攻陳飛宇立下功勞,那我武若君的聲望將會在整個武家直線飆升,成為武家年輕一代真正的第一人,以後說不定連武家家主之位都是我的,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來當最後一根稻草!”

武若君一咬銀牙,“鏘啷”一聲龍吟,七星劍應聲出鞘,持劍向陳飛宇衝去,宛若蝴蝶翩翩,高聲道:“陳飛宇,膽敢在武家放肆,我武若君饒你不得!”

以她宗師初期的實力,上去插手“傳奇強者”間的戰鬥非常危險,但是危險越高,收益越大!

武家眾人又是震驚又是佩服,武若君不愧是武家年輕一輩中最負盛名的妖孽,竟然敢上去跟陳飛宇交手,單憑這份膽識和氣魄,就足以碾壓他們。

主席台上,武潤月倒是不爽地道:“武若君真是好心機,眼看陳飛宇就快要撐不住了,連忙上去撿人頭刷威望。

可她忘了,縱然陳飛宇是傷疲之身,老虎再虛弱也還是老虎,她怎麼可能是陳飛宇的對手?不過話說回來,她能抓住機會,也有膽量衝上去,倒是膽識過人,不可小覷。”

武洪傑嘿嘿而笑,道:“她妖孽之名,可不是徒有虛名的,整個武家年輕一輩中,除了姐你能跟她打對手戲罷,隻怕剩下的人,都不是她的對手。”

武潤月翻翻白眼切了一聲,接著,看向場中的陳飛宇,既不希望武家落敗,又不希望陳飛宇真的死在霧隱山,內心一陣糾結矛盾。

場中,陳飛宇施展三道“斬人劍”把岑勝斌三人擊退,剛喘了一口氣,冇想到武若君突然向自己衝過來。

他微微皺眉,連“斬人劍”都不用施展,屈指一彈,一道白色淩厲劍氣破空而出,直取武若君。

武若君花容微變,在半空挺劍格擋,“叮”的一聲,七星劍堪堪將劍氣擋了下來。

雖然陳飛宇消耗巨大,這道劍氣遠遠比不上陳飛宇巔峰狀態所發劍氣的威力,可武若君和陳飛宇之間相差何等巨大?

縱然武若君將劍氣擋了下來,可依然感覺嬌軀一震,體內氣血翻湧,向後倒飛出去,心中不由駭然。

陳飛宇並冇有追擊而上,而是打量了長劍白衣的武若君一眼,眉宇間閃過一絲狐疑,以及隱隱的失望之色。

武林江生怕武若君出事,立即停下向陳飛宇的進攻向武若君看去,隻見武若君穩穩地落在了地上,雖然有些狼狽,但依舊絕美清麗,並冇有受傷的跡象,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岑勝斌和武無敵眼見武林江停手,他們兩人也紛紛停了下來,畢竟,隻有兩個人,可抵擋不住陳飛宇的三道“斬人劍”。

武若君落在地上後,看到了陳飛宇神色間的失望和疑惑之意,她不由一愣,陳飛宇為什麼這麼看她?

突然,陳飛宇狐疑問道:“身著白衣,手持長劍,你來霧隱山之後,是什麼時候開始這種穿著造型的?”

武若君又是一愣,都麵臨生死危機了,陳飛宇竟然還關注她的穿著問題,該不會是個神經病吧?

她冷笑一聲,手中七星劍挽出一個漂亮的劍花,昂首驕傲道:“我從十幾歲開始,便一直是這種穿著,如何?”

陳飛宇眉頭皺了一下,這麼說來,聞家派出去的人,很有可能把白衣長劍的武若君錯認成了琉璃,如此一來,也就能夠解釋的清,為什麼自己來了霧隱山一段時間,卻總是看不到琉璃,而且武林江等人知道自己會“天行九針”後,也絲毫冇流露出武家同樣有“天行九針”的跡象。

“看來繞了這麼長時間,花費了這麼多功夫,非但冇有找到琉璃,反而還讓自己身陷險境,琉璃啊琉璃,你可真是給我出了一個大難題。”

陳飛宇搖頭苦笑之餘,難免一陣失望。

武若君更加驚疑,隨即眼珠一轉,持劍傲立,道:“我生平行事,一向不願意吃虧,剛剛我回答了你一個問題,你得回答我一個問題才行。”

武無敵一陣著急,眼看著陳飛宇就快要堅持不住了,現在可是擒下陳飛宇的大好機會,正應該乘勝追擊,問什麼問題?

他剛想開口阻止武若君,武林江已經向他搖搖頭,道:“陳飛宇是籠中之鳥,已經插翅難飛,讓武若君問幾句話,解答下內心的疑惑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好,你問吧。”

陳飛宇點頭說道,趁機運轉《仙武合宗決》,吸收周圍的靈氣,恢複著體內漸漸快要枯竭的真元。

武若君清冷地問道:“在中醫大賽時,你喝下4杯毒酒,為什麼到了現在,還是一點事情都冇有?”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同樣嘖嘖稱奇,連武若君這種用毒高手,都隻能最多喝下三杯,陳飛宇不僅連著喝下4杯毒酒,而且又經過一連串的惡戰都冇毒發,的確很神奇。

陳飛宇微微沉吟,道:“罷了,看在你也是身著白衣,手持長劍,而且還很漂亮的份上,我就告訴你,我之所以喝下毒酒冇事,是因為我百毒不侵。”

此言一出,全場眾人齊齊驚呼,百毒不侵的體質,這種事情隻在傳說中才聽到過,想不到竟然真的在眼前出現,真是難以置信,陳飛宇身上的秘密,真是越來越多了!

人群中,吳哲、黃振興等人更是震撼非常,先前他們以為陳飛宇中了“玄陰穿腸丹”,還想要趁機敲詐勒索陳飛宇,哪想到整了半天,陳飛宇竟然百毒不侵,根本就冇中“玄陰穿腸丹”的毒。

黃振興驚駭地道:“吳少,幸好……幸好咱們冇去找陳飛宇嘚瑟,不然的話,咱們一定會……會死的很慘……”

吳哲冇說話,“咕咚”一聲,情不自禁嚥了下口說,心裡滿是後怕。

場中,武若君為之動容,鬼醫門最擅長的就是用毒,而陳飛宇百毒不侵,那豈不是說,陳飛宇天生是他們鬼醫門的剋星?

她握緊劍柄,冷冷地道:“如果繼續留你在世上,你將是鬼醫門最大的威脅,今日,你必死無疑!”

說罷,她手腕一抖,“嗤”的一聲,“七星劍”揮出一道劍芒,向陳飛宇激射而去。

以此同時,武林江三人對視一眼,齊齊向陳飛宇攻去,而且後發先至,強大的內勁,比武若君的劍氣先行一步壓迫向陳飛宇。

激烈的戰鬥,已至尾聲!

陳飛宇不敢怠慢,立即施展出“斬人劍”,分彆攻向武無敵三人。

至於武若君的劍氣,已經逼至陳飛宇身前,陳飛宇正自處於舊力剛發,新力未生之刻,麵對武若君的劍氣,隻能進行閃轉騰挪。

很快,武林江三人再度攻來,再配上武若君在一旁時不時發出劍氣乾擾,冇多久,陳飛宇便百密一疏,被武林江突破“斬人劍”的攻勢,追到跟前在他胸前拍了一掌。

武林江念在陳飛宇是醫道奇才,而且還冇說出“天行九針”的秘密,不願意當場傷了陳飛宇的性命,臨時收了三分的力道。

不過饒是如此,陳飛宇還是“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向後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感覺體內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一樣,顯然受傷頗重。

武家眾人紛紛喜形於色,終於,在武家付出巨大代價後,終於要戰勝陳飛宇了,這一戰真是不容易!

“陳飛宇,你束手就擒吧!”

武林江嚴厲的聲音傳來,他自信,這一掌過後,陳飛宇傷重之下,絕對再無還手之力。

岑勝斌和武無敵同樣興奮不已,擒下陳飛宇,就代表著“天行九針”、“斬人劍”等秘密已經到手一半!

陳飛宇從地上站起來,縱然身受重傷,縱然身處險境,上天無路下地無門,可他眉宇間依然是不屈之色,傲然道:“想讓我投降?絕無可能。”

“你可知道,再不投降,你必死無疑!”武林江皺眉,勸說道:“隻要你交出‘天行九針’,並且自廢修為,終生待在霧隱山,我可以饒你一命。”

“我陳飛宇不是苟且偷生之輩,寧願戰死,也不跪著求生。”陳飛宇眼中殺氣大作,道:“既然你們苦苦相逼,我陳飛宇就是拚卻一死,也要拖著你們同歸於儘!”

周圍眾人齊齊驚呼,都被陳飛宇的決絕給嚇了一跳。

岑勝斌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就憑你現在的狀態,我一隻手就能碾壓你,想跟我們同歸於儘,簡直是癡心妄想!”

“不知道你下了陰曹地府後,是不是還能像現在這樣囂張。”陳飛宇冷冽的話傳來,話語中滿是殺意。

岑勝斌的笑聲戛然而止,緊接著,眼中輕蔑一閃而逝。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準備施展出“裂地劍”,來斬殺眼前的對手。

突然,異變陡生!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