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柳瀟月本就絕美,再加上她梨花帶雨委屈又倔強的模樣,更是楚楚動人,當真是見者流淚聞者傷心。https://

周圍眾人看在眼裡心都要碎了,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彷彿恨不得把陳飛宇碎屍萬段。

甚至就連秦家姐妹,都覺得陳飛宇的賭約有些太過分,哪個女孩子能承受當眾裸奔的後果?更何況是柳瀟月這等天之驕女?

段敬源眼睛一亮,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說不定能博得柳瀟月的好感,當即大怒道:“瀟月是仙女一樣的人,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這個條件不行,要麼賭約作罷,要麼就換一個,你自己選吧!”

“敗軍之將,有何顏麵在我麵前大放厥詞?”陳飛宇看都不看段敬源,淡淡道:“如果你不想進一步丟人現眼的話,就乖乖閉嘴吧。”

段敬源臉色一變,氣得肩膀都在顫抖,自己好歹也是燕京段家的大少,竟然屢次被這小子貶低羞辱,媽的,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敢這麼不給自己麵子?難道他就不怕燕京段家的報複?

也正因為他拿不準陳飛宇的身份背景,再加上這裡是學校,他京圈中的那些有權有勢的狐朋狗友都不在這裡,隻能暫時忍下這一口氣,打算回頭調查下陳飛宇的身份,伺機報複陳飛宇。

此刻,陳飛宇看向柳瀟月,無奈笑道:“這不是還冇裸奔嗎,怎麼就哭出來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對你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了呢,真是頭疼。”

“你……你竟然還覺得委屈了?”柳瀟月倔強得咬著紅唇,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她長這麼大,就冇見過陳飛宇這麼討厭的人,討厭,真討厭。

周圍眾人紛紛摩拳擦掌,已經有隱隱要對陳飛宇動手的趨勢。

陳飛宇自然不會怕了他們,隻是在這裡動手,不符合他的利益。

他手指揉了下太陽穴,閉著眼道:“我不喜歡女孩子在我麵前流淚,這樣吧,既然你不想履行賭約,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給你一個徹底翻盤,並且大獲全勝的機會。”

“你……你什麼意思?”柳瀟月連忙問道,心裡升起了一絲希望。

周圍眾人準備動手揍人的趨勢也停了下來,隻是對陳飛宇的敵意絲毫不減。

“你不是說冇在最佳狀態,輸給我不服氣嗎?”陳飛宇睜開眼,道:“我給你一個重新挑戰我的機會,這幾天我都會住在燕京。

三天之內,你什麼時候把狀態調整到最佳,什麼時候就來找我重新下一局,如果贏了我,那你欠下的賭約一筆勾銷,如何?”

“你是說真的?你不後悔?”柳瀟月眼眸中綻放出驚喜之意,絕望之中遇到希望,猶如沙漠奉甘霖,心情激動不已,甚至覺得陳飛宇都冇那麼討厭了。

“當然。”陳飛宇嘴角泛起笑意,道:“下一次再輸給我,可彆像今天這樣哭鼻子了,到時候我不會再心軟。”

這不是陳飛宇的退讓,而是他計策的一部分,如果他真讓柳瀟月沿著雁鳴湖裸奔的話,柳瀟月恨都要恨死他了,更加不可能從柳瀟月這裡探聽柳家的訊息。

所以陳飛宇趁勢提出延緩賭約重開新局,一來又有了一個名正言順接近柳瀟月的藉口,為以後的行動進行鋪墊,二來,對待柳瀟月先嚴後寬,這種強烈的反差,也會儘可能的讓柳瀟月對自己改觀,堪稱是一箭雙鵰。

“這可是你說的,下一次我一定把你殺的落花流水!”柳瀟月破涕為笑,如果能調整到最佳狀態,她絕對能夠勝過對方,讓他知道自己的厲害!

想到這裡,她躍躍欲試,擦掉眼角的淚花,道:“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到時候我主動聯絡你,約定比試的時間地點。”

“陳非。”陳飛宇隨口說出了自己的假名,道:“三天之內,地點你挑,什麼時間都可以。”

陳非。

柳瀟月低聲重複了一句,名字雖然一般,可她看陳飛宇卻順眼了許多,梨花帶雨地笑道:“看來你也冇那麼討厭,你等著我電話就行。”

秦家姐妹對視一眼,無奈地搖搖頭,柳瀟月好歹也是燕京大學有名的才女,落入了陳飛宇的連環計還不自知,被陳飛宇給吃的死死的,果然還是飛宇厲害。

突然,段敬源高聲道:“原來你叫陳非,彆忘了還有我呢,我今天也不在最佳狀態,剛剛的賭約不算,我也要跟你重新比一場,不然我心裡不服!”

呃……

周圍眾人齊齊向段敬源看去,露出古怪的神色,以段敬源的棋力來說,壓根就不是陳非的對手,段敬源提出這樣的要求,無非是為了賴掉陳非的賭約罷了,未免有些……有些無恥。

柳瀟月輕蹙秀眉,剛剛段敬源不願意為她出頭,本就讓她對段敬源的觀感下降,現在段敬源又藉機想賴掉賭約,冇有絲毫男人該有的擔當與誠信。

這兩件事情結合起來,柳瀟月內心對段敬源的觀感,已經下降到了冰點。

“你?”陳飛宇搖頭而笑,道:“你的棋力完全是業餘水平,彆說是巔峰狀態,就算你棋力再提高十倍百倍,我要勝你也是輕而易舉,你欠下的賭約可彆想賴掉。”

“這麼說,你是真想與我們燕京段家為敵了?”段敬源看了眼秦羽馨姐妹,接著道:“彆以為有長臨省秦家給你撐腰,就有了在我麵前撒野的資本,我告訴你,京圈裡的水可深著呢,一不小心就會溺水。”

秦羽馨姐妹翻翻白眼,燕京的水的確很深,可是一個區區的段家,頂端算是大海旁邊的淺灘,還放不下陳飛宇這條過江龍。

“我冇興趣瞭解你們燕京段家,更冇心思跟你打嘴炮,我隻知道約定好的事情,絕對不能反悔,欠下的債也不能賴掉,這是做人的基本品質。”陳飛宇輕蔑而笑,突然看向柳瀟月,笑道:“你說對吧?”

眾人齊齊驚訝,陳非最後將球踢給了柳瀟月,很明顯是想藉助柳瀟月來給段敬源施壓。

段敬源冷笑了一聲,開什麼玩笑,他追求柳瀟月好幾年,雖然柳瀟月一直在拒絕他,但是經過他的苦心經營,柳瀟月跟他已經成了朋友,所以他很自信,柳瀟月絕對不會幫一個外人。

眾目睽睽下,柳瀟月微微沉吟後,突然點頭道:“你說的冇錯,約定好的事情不能反悔。”

此言一出,就等同於她站了陳飛宇。

周圍眾人震驚不已,柳瀟月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這……這真是意想不到。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柳瀟月不愧有才女之稱,能看出過來自己有要挾她的意思,還挺聰明。

實際上,如果是在此之前的話,作為朋友,柳瀟月肯定不會幫陳非,可是她對段敬源之前的表現已經有所不滿,想要出口氣,再加上她也擔心不幫陳非的話,剛剛纔約好重新比試的事情陳非又會變卦,到時候被坑的還是她自己。

想通這些關鍵之後,柳瀟月纔會出聲,選擇幫助陳非施壓段敬源,而這也是幫助她自己。

段敬源嘴角的笑意頓時僵硬,緊接著震驚出聲:“瀟月,你……你說什麼?”

柳瀟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作為一個男人,言出必踐是最基本的品質之一,既然輸了,那就得履行賭約,不然的話,我又為什麼要跟陳非約定重新比試一場,如果要比以勢壓人的話,難道我們柳家不比你們段家厲害?”

段敬源急忙道:“不是,瀟月,我……”

“不必多說。”柳瀟月淡淡道:“反正是否履行賭約的選擇權在你,我無權乾涉,不過,我柳瀟月一向看不起食言自肥的男人,而這樣的男人更冇資格做我的朋友。”

雖然說的是自願,但是很明顯,如果段敬源拒絕履行賭約的話,那他以後再想讓柳瀟月拿他當朋友,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段敬源神色大變,左右為難。

一方麵他追求了柳瀟月那麼長時間,絕對不能輕易放棄,可另一方麵,讓他去雁鳴湖裸奔,他也是萬萬不願意。

一時之間,段敬源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罷了罷了,隻要能夠把柳瀟月追到手,損失一點名聲算什麼?”

段敬源想到這裡,哭喪著臉道:“能不能晚上人少的時候去……去……雁鳴湖?”

“可……可以吧?”柳瀟月向陳飛宇投去訊問的目光。

陳飛宇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站起來道:“接下來就是你們的事情了,三天之內,我等著你聯絡我,繼續你我的未完之局。”

說罷,陳飛宇走到秦羽馨姐妹身邊,笑著道:“讓你們久等了,我們走吧。”

秦羽馨姐妹搖搖頭,和陳飛宇並肩向圍棋社外麵走去。

柳瀟月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被背影,心中暗暗的道,陳非,這個人有點意思,下次已經要讓他知道自己的厲害。

等陳飛宇和秦家姐妹完全離去後,段敬源鬆了口氣,道:“瀟月,那小子走了,反正麵冇人監督,賭約我也冇必要履行了吧?”

柳瀟月俏臉一板:“誰說的?”

段敬源頓時噤若寒蟬,欲哭無淚。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