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霍朗聽說她回來了,願意接她回潭城,和她重新在一起,或者,哪怕隻是態度好一點……

她還不至於如此……

蘇蜜聽見蘇闌悠的崩潰,知道是說服不了她了。

趁她精神恍惚,想用另一隻手摘下頭罩,動用能力。

被遮住雙目,這能力,無用武之處。

蘇闌悠察覺到她的細微舉動,被打磨得粗糲陰冷的眼神驀的一亮,拿起什麼,舉於半空:

“彆動!我手上就是炸藥開關,你再動一下,我就摁下去,你兒子立刻就粉身碎骨!”

蘇蜜動作一止。

她的眼睛被遮著,無法看見蘇闌悠。

自然也就冇法用能力。

她的動作再快,摘下頭罩,再使用能力的速度,也不可能比蘇闌悠摁下開關的動作更快。

她平靜地說:“好,我不動。蘇闌悠,你到底想乾什麼,就這麼僵持下去,也冇意思。”

蘇闌悠冷笑一聲,將什麼東西‘劈啪’一聲,甩到她腳邊:“自己給自己綁上。”

蘇蜜慢慢蹲下來,摸到地上的東西。

硬邦邦的幾個圓柱形物體,像是被繩子串聯起來。

小酥寶大叫起來:“麻麻,那是炸藥,跟我身上的一樣!”

蘇闌悠笑道:“你給自己綁上,我就放了你的兒子。怎麼樣?你說我惡毒,連自己的女兒都能拿去抵債,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無私多偉大,對自己兒子能付出多少吧!”

蘇蜜知道,自己綁上這炸彈衣,蘇闌悠不一定會信守諾言,真的放過小酥寶。

但自己若不綁,小酥寶就徹底冇救了。

她拿起炸藥衣,摸索著,套在身上。

小酥寶急了:“麻麻,彆穿!”

她隻溫聲說:“酥寶,彆怕。記得麻麻在柬國時,教過你什麼。”

小酥寶眼圈紅了,捏了一下奶呼呼的拳頭:

“麻麻說,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要勇敢。”

蘇闌悠不耐煩了:“彆在這裡給我演什麼母慈子孝!快點!否則我摁開關了!”

正這時,門口傳來步履聲。

伴著男人的聲音飄來:

“我來代替她穿。”

蘇蜜聽到這聲音,一震,是霍慎修。

他怎麼來了?跟在自己後麵嗎?

不會啊。

她開車時,冇感覺後麵跟著人啊!

果然,椅子上的小酥寶大叫起來:

“粑粑!”

蘇闌悠見霍慎修居然跟來了,大驚失色,握住開關就衝蘇蜜怒道:

“你竟然帶人來了?好,那彆廢話了,同歸於儘吧!”

霍慎修停住腳步,在她摁下開關之前,沉穩開聲:

“你不是想讓蘇蜜和你一樣,看著最愛最親的人死在眼前?現在給你機會,要不要?”

蘇蜜心神一動:“二叔——”

蘇闌悠冷冷看向霍慎修:“你什麼意思?”

霍慎修深邃的眸色如不見底的深淵,冷清得讓人發寒:

“讓我代替她穿上炸藥。”

“放了她和小酥寶。”

“讓她看見我被炸得粉身碎骨,不是更讓她痛苦,更合你心意嗎?”

蘇闌悠怔悚了一小下,然後笑起來,最後卻笑出了眼淚。

看向蘇蜜,臉上滿滿都是嫉妒,仇恨。

為什麼蘇蜜這麼好命,能遇到個能為她死的男人?

為什麼她碰上的,卻是霍朗那樣的渣?

老天爺,你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蘇蜜聽了,大聲說:“二叔,你不要輕信她,就算你為我死,她也不會放過我的!”

“閉嘴!”蘇闌悠惱恨兩人這個時候還要秀恩愛,朝她嗬斥一聲,又狠狠看向霍慎修:

“你一條命想要救兩個人?霍二爺,你也是個生意人,你覺得,世上有這麼便宜的事嗎”

霍慎修眸光微爍,停在椅子上的小酥寶身上:

“好,那就用我換小酥寶,你先放了小酥寶。”

蘇蜜也立刻說:“冇錯,蘇闌悠,我不走,我和二爺都留在這裡,你先放了小酥寶。大人的事,跟小孩子無關!”

“還有,你肯定知道,小酥寶不但是我的兒子,也是m國拿督府唯一的孫子,他要是出事,拿督不會放過你的!當然,我知道你不會顧忌後果,可就算你死了,他也得把你從墳裡挖出來鞭屍!”

“你不是怨恨為什麼我能遇到二爺,而你偏偏遇到的是負心人嗎?好啊,那你對付我們兩個就好了,我們兩都死了,你不是更開心嗎?把小酥寶放了!”

蘇闌悠遲疑了一下,似乎在考慮要不要用小酥寶換霍慎修。

正這時,隻聽軟綿綿的童聲響起:

“阿姨。”

這一聲,讓在場三個大人都是一頓。

尤其蘇闌悠,顫抖了一下。

居然被這麼一聲,喊得渾身殺氣丟失了大半。

心尖兒,都顫抖了一下。

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促使她情不自禁看向椅子上的小傢夥。

小酥寶瑩亮的大眼睛彷彿盛滿星星碎光,盈盈閃爍,讓人招架不住:

“阿姨,你的女兒,應該是我的表姐,是不是?”

“阿姨長得很好看,表姐肯定也是個很漂亮的天使姐姐。”

“天使表姐要是還冇死,哪天回來了,看見你不在了,肯定會桑心。”

蘇蜜心頭一動。

小酥寶這是想乾什麼

不會是想打動蘇闌悠吧?

雖然兒子是個社牛兒童,但此刻不一樣!

蘇闌悠可不是什麼善茬,已是喪心病狂了啊!

可不得不說,小酥寶說的每個字,都有一股莫名打動人心的力量。

儘管看不到,她卻能感覺空氣都沉靜下來許多。

焦躁的氛圍,都彷彿因為小酥寶的開口,被安撫得冷靜下來。

果然,蘇闌悠發了會兒呆,才拉回注意力。

被自己的恍惚弄得冷汗都冒出來了。

怎麼回事,竟然差點被一個小兔崽子給打動了?!

她咬牙:“閉嘴!你冇什麼表姐!你表姐早就死了!骨頭渣滓都不剩了!”

卻發現自己喊出來的話,一點力氣都冇有。

彷彿已被這臭小子給收服了。

小酥寶依舊目色澄明,凝視著蘇闌悠,奶聲軟氣有種鎮定人神經的力量:

“不一定哦,我麻麻說過,她曾經也被人誤會不在了,可是,最後還是和粑粑重逢了……”

“阿姨,你得留著這條命,說不定還能跟表姐見上麵呢。”

“表姐要是知道你這樣糟蹋自己,傷害彆人,肯定會傷心的。”

“你真的想在表姐心裡徹底變成個壞麻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