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當年號稱死神的海王魔尊,也是被岩神天尊鎮壓。

眾多撲殺上來的怪物,在岩之結界的能量衝擊下,崩滅潰散,潰散的身形裡,

又掉落出一朵朵紫煌之火。

葉辰等人眼疾手快,將那一朵朵紫煌之火,全部收到自己手裡。

“是岩神天尊!”

“岩神重生?這不可能!”

周圍許多怪物,都發出了扭曲嘶啞的聲音,充滿震撼。

無數黑暗的目光,死死盯著葉辰,不敢相信。

對死神教團的怪物們來說,岩神天尊,可以說是夢魔般的存在。

“殺了他!”

“滅殺岩神,一雪前恥!”

眾多怪物咆孝起來,在仇恨、憤怒與恐懼的扭曲下,它們的身體也是劇烈扭曲,有無數詭異的觸手,如藤蔓般在大地上野蠻生長。

下一刹,無數觸手,覆蓋到葉辰的岩之結界晶壁繫上麵,數百頭扭曲的怪物,悍不畏死,撲了上來,然後當場自爆。

轟,轟,轟!

一道道驚天的自爆聲炸響,恐怖的氣流撕裂一切。

葉辰的岩之結界,也是瞬間被那恐怖的爆炸,硬生生炸碎掉。

甚至,天地間的岩土靈氣,

都被壓製下去了。

那些怪物,

竟是如此剛烈,寧願犧牲自身,也要壓製葉辰。

結界一破開,剩下的無數怪物,就潮水般湧了上來,一下子就衝散掉葉辰一行人的隊形。

“該死!”

葉辰咬了咬牙,頓時感到了一陣棘手,卻冇想到這死禁區的怪物,竟是如此彪悍獰厲。

隊形被衝散,葉辰也與夏若雪、紀思清、魏穎三女分開了,身邊隻剩下梵星妍。

這還是葉辰極力守護的結果,他知道梵星妍內傷還冇好,如果落單了,那就隻有死路一條。

一條條扭曲巨大的蟲子,張著佈滿利牙的口器,瘋狂向著葉辰撲噬而來,模樣極其恐怖。

“紫電神雷刀!”

葉辰手一揮,雷電爆炸,

化出十幾道刀芒,凶狠向著四周斬去。

噗哧,噗哧,噗哧!

那一條條巨蟲怪物,當場被葉辰斬斷,流淌出墨綠色的,充滿汙穢與黑暗的液體,發出悲鳴,一下子就被斬殺。

它們被斬殺後,一朵朵紫煌之火掉落出來,甚至有些強大的怪物,還掉落出了一朵紅色的火蓮。

那紅色的火蓮,實際上是由上百朵紫煌之火,彙聚而成。

也就是說,得到一朵火蓮,相當於得到一百朵紫煌之火!

死禁區雖危險,但能獲取的紫煌之火,數量也遠比外界豐富。

這裡的怪物,常年盤踞在死禁區,不知有多少萬年了,不斷吸收地脈氣息,地脈裡的火種能量,彙聚到它們體內,形成紫煌之火,能量精純,數量眾多,完全不是外麵那些妖獸,能夠相比。

葉辰將周圍一條條的巨蟲怪物,全部斬殺掉,頓時就收穫了大量紫煌之火。

但,葉辰並冇有喜悅的心情。

因為,那些怪物,簡直是殺不勝殺,不斷從黑暗裡冒出。

再這麼下去,就算葉辰靈氣再磅礴,也要活生生被耗儘。

而夏若雪、紀思清、魏穎三女,也是艱難與周圍的怪物戰鬥著。

葉辰想過去幫她們,但眼前的黑暗霧氣,越來越濃烈。

到最後,已經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恐怖到了極點。

在彌天的黑霧遮蔽下,葉辰已經看不到夏若雪等人的身影了,隻聽到陣陣打鬥聲。

梵星妍驚恐之下,緊緊拉著葉辰的手,生怕走散了。

葉辰抽出輪迴天劍,將從黑霧裡衝出的怪物,一頭頭斬殺掉,可是哪怕殺得手臂痠麻,怪物也不見有減少的跡象。

而在無數怪物的衝擊下,他和紀思清等人,距離也是越拉越遠,徹底走散了。

有很多怪物,都掌握著特殊的空間法則力量,它們刻意切割空間,將葉辰和紀思清等人,徹底打散,不讓他們合力。

顯然,這些怪物,是具備一定智慧的,極難對付。

葉辰修為強悍,即便獨自作戰,也可應付,他心裡隻擔心夏若雪、紀思清她們,隻怕她們出了什麼意外。

“吼!”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恐怖的龍吼聲響起。

隻見黑霧之中,降臨下一頭無比巨大的怪物,那是一頭長著雙翼的巨龍!

那巨龍渾身漆黑,身軀就好像是黑曜石鑄造的一般,泛著冷峻的光,眼童是血色的,帶著冷冽的殺氣,盯著葉辰。

“輪迴之主,你居然繼承了岩神天尊的道統。”

巨龍聲音低沉,充滿驚疑與震怒之意。

葉辰看著這頭巨龍,頓時感到了無邊無際的黑暗威嚴氣息。

這巨龍的氣息,比起普通怪物,不知要強悍多少。

“不好,是海王魔尊的卷屬,黑翼龍!”

梵星妍看著那巨龍,也是發出了震撼的呼聲,美眸一陣收縮。

“黑翼龍?”

葉辰臉色也是一沉。

“海王魔尊曾經有四大卷屬,每一頭都是無比強悍的存在,葉大哥,你不是這怪物的敵手,快走!”

梵星妍聲音帶著驚恐,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