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狼已經載著魏紫到了狼王麵前。

“啊嗚——”狼王藍色的眼睛,惡狠狠地盯著魏紫。

“啊嗚——”魏紫迴應了一聲,顫著腿從巨狼身上下來,強忍下shen的疼痛,一步一步地走到狼王麵前,慢慢地匍匐下去,以狼的姿態行了禮。

然後她站起身來,朝狼王伸出手,用狼群的語言說:“您好,我是魏紫。”

風澹淵緊緊握著劍,卻忘了揮出,呼吸似也驟然停止。

浮雲消散,明月當空。

女子白衣飄飄,烏髮輕揚,蒼白的額頭輕輕抵在狼王的額頭上,不卑不亢,卻帶著幾分熟悉,像極了和老友的重逢。

“啊嗚——”

“啊嗚——”

……

無數道聲音此起彼伏地響起。

魏紫轉過身,大聲喊:“風澹淵,把抓來的那頭母狼帶來,不要傷害它!”

原來如此。

風澹淵目光銳利,厲聲對風宿道:“還不滾去照做!”

風宿滿身是汗,飛身回到院落,將綁在柴房裡的的母狼帶了過來。

狼嗷聲此起彼伏,幾頭狼不顧風澹淵一行人手中血淋淋的長劍長刀,徑直奔向母狼。

狼王的身後,出現了幾頭小狼,朝著母狼“嗷嗚嗷嗚”地喚,叫聲中充滿了依戀。

風澹淵眯著眼睛看向魏紫,淡淡吩咐風宿:“放了。”

母狼一擺脫繩索,便朝小狼飛奔而去。身邊幾匹狼緊緊護送。

狼王一家重逢,小狼親昵地偎依在母狼身邊。

狼王的眼中亦充滿了溫柔之意。

“抱歉,這件事是我們不對。再爭下去,隻能兩敗俱傷,到此為止吧。”魏紫以狼語和狼王交談。

狼王湛藍的目光,卻落在風澹淵身上。

魏紫頓時明白了:“我去說服他,放你們安然回去。”

狼王說“好”。

方纔載魏紫的那匹巨狼,又一次匍匐在地,魏紫感激道:“多謝。”

騎狼而行,魏紫很快就到了風澹淵麵前。

她頗為艱難地從狼身上下來,俯下shen子在巨狼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巨狼離去。

魏紫抬首對風澹淵道:“放狼群走吧,不要再為難他們了。”頓了頓,她加了一句:“勞煩。”

風澹淵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手微微一轉,長劍已入鞘。

手下見此,紛紛收起了劍。

“謝謝。”魏紫將孩子送入他懷中。

風澹淵全副注意力都在她身上,順著她的動作接過了孩子。

下一刻,魏紫俯下shen子,大半個身子趴在雪地上,目光望向狼王,對月長嘯一聲。

不遠處,狼王明白了她的意思,亦回以一聲長嘯。

頓時,狼嘯聲此起彼伏。

“再見。”

魏紫朝著狼王麵露笑意。

狼王亦朝她微微點頭,和母狼一起叼起小狼,朝山林奔去。

冇過多久,潮水一般湧來的狼群,又似潮水一般消失。

魏紫撥出一口大氣,差點摔在雪地上。

下一瞬間,她整個人被風澹淵撈了起來,與此同時,孩子又回到了她懷裡。

“多謝。”魏紫低聲道。她的力氣已經耗儘,風澹淵如果不抱她,她是真的起不來了。

“不必,你得償還。”風澹淵的桃花眼中有瀲灩的光流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