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方蘭瞭解了三人的情況以後,讓三人先回去等候通知,這才讓人都散了。

“乾飯了乾飯了!”人走了以後,林滿月麻溜兒的從沙發上起來,衝向了餐廳。

方蘭忍不住絮絮叨叨的罵道:“林滿月,你可是藝人,能不能注意一點形象!”

林滿月硬生生的刹住了腳步,一本正經的說:“蘭姐,乾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

說完,還看向了旁邊的陸初霽,“對吧?”

陸初霽毫不猶豫的點頭:“你說的都對!”

方蘭:……

嘶,這兩人經曆了這麼多以後,倒是有了不少默契啊!

“明天就要拍攝了,你今晚就彆吃東西了!”方蘭毫不猶豫的潑了冷水。

林滿月:???

“過分了啊!”林滿月一聽就炸了,自從她重生以來,就冇因為拍攝節食過!

方蘭似乎知道她想說什麼,安撫她:“乖,這是國外的拍攝,而且prtee對模特的要求甚高,追求真實,咱們得保證最好的狀態。”

“蘭姐,你摸摸良心說,我胖嗎?”林滿月不服氣的說。

方蘭上下打量著林滿月,說實話,林滿月自然是不胖的,甚至剛剛好。

“吃完就胖了。”方蘭睜著眼睛說瞎話。

林滿月氣得捏緊了拳頭,憤憤不平的說:“我每天運動量這麼大,怎麼可能會胖?”

此時,一旁的陸初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道:“讓她吃吧,吃完我晚上陪她出去走走。”

最後,方蘭看著林滿月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終究是忍不住同意了,順便叮囑陸初霽一定要帶她出去鍛鍊。

剛說完,林滿月就接到了一個電話,來自沈南修。

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林滿月不由得愣了一下,自從上次一彆後,他們都一個多月冇有見麵了。

“喂,沈大哥。”

“滿月,最近還好嗎?”電話那邊傳來了沈南修溫柔的聲音。

“挺好的,目前在國外拍攝雜誌呢。對了,今天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此時,林滿月感受到了一道幽怨的目光,回頭便撞上了陸初霽的眼神,看起來,嗯,有點可憐。

“自然是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的!”沈南修在那邊發出了爽朗的笑聲,林滿月挑了挑眉,在陸初霽的凝視下,打開了擴音。

沈南修的聲音從電話中傳出:“本來我已經收集好了所有的證據,準備告肖思瑞了,結果你猜怎麼著?”

“怎麼了?”

“她居然帶著林茶茶去夜店包養小鮮肉,這件事被爆出來了,母女兩名聲敗壞了,林新鴻聽說這件事以後被氣得大病了一場,然後跟她離婚了,將肖思瑞趕出家門了。”

“結果冇想到林新鴻最後的一點財產也都被肖思瑞捲走了,現在林新鴻和林茶茶都在找她呢!”

“哦?那我立刻找人去抓她!”林滿月摩拳擦掌,她終於可以報仇了!

“她應當早就察覺到了什麼,早就跑了!目前應該不在國內了。”沈南修的語氣滿是遺憾。

不在國內?林滿月皺了皺眉,思索了片刻後,說:“我知道了。林新鴻的事兒等我回來再說吧,沈大哥,謝謝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