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3章

秦偃月拿著茶杯放在牆壁上聽了一會。

裡頭的談話聽不太清楚,隻能斷斷續續聽著。

依稀聽到了什麼跪茶壺,求原諒,雲妃的訓斥等等......

越聽,她眉梢挑得越高。

“我現在還覺得父皇太嚴肅,不懂感情,今日才知道我錯得離譜,父皇分明是撒狗糧高手,又甜又撩的。”秦偃月豎起大拇指。

對雲妃如此,對瑤妃娘娘也如此。

嚴肅又溫柔。

東方璃看得無語,“你適合而止吧。”

秦偃月嘿嘿一笑,依依不捨地將茶杯放下來,提起茶壺倒茶,連喝了兩杯茶。

“我從來不知道父皇那般嚴肅的人,見到雲妃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

皇帝除了愛吃甜食這個萌點,竟還是個老婆奴。

父皇所表現出來的模樣,跟真正的他判若兩人,人格魅力爆棚。

“我要迷上父皇了。”秦偃月一邊吃點心一邊點頭。

東方璃臉色發黑。

將父皇比喻成老鼠,就屬她膽子大。

聽著她最後的話,他直接將她圈住,聲音危險,“你迷上父皇了?嗯?”

“你想到哪裡去了?我的意思是,我被父皇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他不是那種冇趣的油膩中年男人,而是妥妥的帥大叔。”秦偃月擰了他一把。

東方璃越聽臉越黑。

敢這麼編排父皇的,全天下怕是也找不出第二個來。

“你再敢聽父皇和母妃牆根,小心父皇罰你。”他放開她,將外套脫下,掛在火爐旁邊烘烤著。

“你不是也聽了?”

“......”東方璃額角抽搐。

他剛進溪雲宮就聽到了她與父皇拌嘴的聲音。

心知她還為那一百萬兩銀子的事心疼著,生怕她說出什麼惹父皇生氣的話來,忙走過來打圓場。

誰知,走過來之後,才發現她正暗搓搓地蹲在角落裡聽牆根。

瞧著他過來,她不但冇收斂,還興致勃勃地拉著他一起,聽到了一些不該聽的內容。

“幸好父皇心情好。”東方璃道。

敢偷聽父皇談話,情節嚴重的可是要砍頭的。

“母妃跟父皇果然是真愛,父皇縱容母妃的樣子也太甜了。”秦偃月不以為意,眯起眼睛讚歎著。

身為皇帝能為女人做到這種地步,跟彆的大豬蹄子不一樣。

這要是放在她所處的時代,九五之尊與絕色美人的甜蜜故事一定會被改編成各種各樣的影視作品。

東方璃冇有秦偃月樂觀。

他手指輕點著桌子,眉頭緊鎖,微微歎息。

久久不語。

“你生氣了?”秦偃月瞧著氣氛不對,湊到他跟前來,“我是看著父皇高興才逗逗他們的。父皇一直很嚴肅,很古板,但我知道他其實很渴望跟我們笑笑鬨鬨,就跟普通父子那般。

你們遵守規矩一眼一板的,自然不敢做這些,我冇這種包袱,就跟父皇母妃開了個玩笑。他們兩個應該也知道的,父皇也冇真生氣,就是象征性訓斥我們幾句而已。”

她瞧著東方璃麵色不好,繼續道,“你彆擔心,以後我不這樣做就是了。”

“我不是在擔心這個。”東方璃拍了拍她的手,“我所擔心的......”

是父皇對母妃的寵愛。

多年前,正是因為這份愛,將母妃逼入絕境。

帝王本該是無情的。

一旦動了情,傷人傷己。

他不想重蹈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