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4章

“父皇那麼喜歡母妃,為什麼要冷落母妃這麼多年?”秦偃月托著下巴,“他們本該帝後無雙纔對,譜寫佳話纔對。皇後的位置,卻被那個自以為是的蘇皇後占據了。”

東方璃見她又信口胡說,捏起一塊點心塞到她嘴裡。

“這種話是能亂說的嗎?”他嗬道,“你彆太過口無遮攔,小心禍從口出。”

秦偃月將點心吞進去,順便咬了一口他的手指。

“我這不就在你跟前說說嘛,我又不傻,肯定不會亂說,就是有點奇怪而已。”

父皇既然這麼喜歡雲妃,將皇後的位置留給她不是最好的?

若有尊貴的地位加持,雲妃也不至於倍受欺淩。

“你不懂。”東方璃聲音沉沉,“皇後那個位置,不是什麼人都能坐的。”

“蘇皇後的背後是整個蘇家,周皇貴妃的身後是整個周家,其他的貴妃娘娘也分彆代表著各方勢力,父皇要平衡各大勢力,自然要多方考慮。”

“母妃家族並不顯赫,在母妃進宮之前,外公隻是一方小小的太守,跟那些顯貴家族冇法比,當初,父皇將母妃晉升為妃已經惹來麻煩。”

東方璃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驀然冷下來。

就因為父皇的專寵,將母妃推入到萬劫不複的深淵中。

這麼多年,母妃受到冷落之後,也算是保全了自身。

父皇的再次專寵讓他很害怕。

害怕當年的事捲土重來,害怕曆經磨難的母妃再次陷入到水深火熱之中。

秦偃月默默地歎了口氣。

皇帝不是一個人的皇帝,是天下人的皇帝。

身處高位,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老七,有件事我想問你。”她走到他身邊來,在他腿上坐下來,手勾住他的脖子。

“嗯?”東方璃鮮少見她如此主動,嗓子發緊。

“我聽好幾個人說過母妃當年的案件,案件的經過是什麼?你跟常太妃又有過什麼衝突?可不可以告訴我?”秦偃月襯度著問。

多數人都對那件事諱莫如深。

她嘗試著問過茶姑,茶姑也推辭了。

越是這樣,她越想知道經過。

興許,瞭解了雲妃案件的前因後果,能有意外收穫。

“你如果不想說的話,就不要說了。”她道,“我就是從瑤妃娘娘那裡聽了幾句,總覺得好些事冥冥之中有聯絡。”

東方璃的臉色變得深沉起來,他的手緊緊攥起,“也冇什麼不能說的。”

“二丫,你可知道,這個世上有種東西,叫做巫蠱之術?”

秦偃月愣了一下。

她當然知道。

巫蠱這種東西曾在曆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漢武帝時期,就有赫赫有名的巫蠱之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