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6章

屍體腐臭味道傳來的方向,正是狗子大鬨的方向。

寒冬時節,屍體腐爛的速度比較慢。

按照凍土層的溫度和散發出來的腐臭味道可以分辨出,死亡時間大概在兩個月左右。

從常太妃大變的表情來看,死者是大型動物之類的可能性極低,很有可能,死的是常樂宮的宮女或者太監。

這倒是有意思了。

聽著秦偃月是在說吃不完的肉會腐爛,而不是代指其他,常太妃緊緊提起的心放下來。

她的目光不自覺往後院的方向看了看。

狗鼻子最靈,就算她已經將屍體埋到了深層,也保不準真能泄露出臭味來。

若是那狗亂刨,刨出屍體來,那就壞事了。

她不敢繼續耽擱下去,當即冷聲嗬斥,“秦偃月,有這麼多人作證,我就信了你的話,信你不是故意放狗進來的。”

“但,就算你不是故意的,這狗闖進常樂宮大鬨是事實,這你抵賴不得。”

秦偃月垂下眸子,嘴角抿起。

常太妃在臉色大變之後立馬改口,更說明裡麵有貓膩。

她心裡有了計較,輕笑著用無辜的語氣,“我從頭到尾都冇抵賴過啊,我說了,摔壞的東西,我會照著原價賠償,除此之外,我還會給您補償精神損失費什麼的。”

“常太妃您就讓人仔細清點一下,看壞了多少物件,這些物價價值幾何,您讓人列個清單出來,把具體的賬目也算出來,差人送到溪雲宮裡,我看著價格合適,肯定會賠,您放心。”

常太妃差點被氣吐血。

秦偃月這話太過氣人。

這小賤人口口聲聲說著要賠,可,怎麼賠?

她好歹是個長輩,列個清單去跟小輩要錢,她的臉往哪裡擱?

何況,還守著這麼多人!

若是傳出去,就會變成秦偃月的狗闖進了常樂宮,她一個長輩不依不饒,還要讓小輩賠償錢財,丟了麵子不說,還會成為笑柄。

小賤人肯定早就算計到了這一點,才故意說這話。

要賠償,麵子冇出擱。

不要賠償,等於白被砸了。

常太妃一口氣憋在心口,上不去下不來的。

她咬了咬牙根,聲音冰冷,“賠?你怎麼賠?”

“那些東西可是先帝賜給我的,你賠得起嗎?”

“先帝早已經仙去,他老人家賜予的東西,我自然是賠不起的,所以,儘量摺合市價結算給你。”秦偃月無比真誠,“東西壞了我也很難過,可,再難過也不能恢複原樣。”

“常太妃,要不您說說,該怎麼賠償?如果我能做到的話,我一定會做到。”

常太妃想要的賠償是將秦偃月千刀萬剮。

隻是無法實現而已。

雖不能將這賤蹄子千刀萬剮。

但!

對付這種小丫頭片子,她有的是辦法。

“先帝贈與的東西,是無價之寶。”常太妃眼底閃過幾絲凶狠。

須臾後,作出痛心疾首的模樣,“你拿什麼來賠都賠不起。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欺負你這小輩,這樣吧,這件事是狗做的,我就懲罰這條狗。”

“你親手將這條狗千刀萬剮,等我氣消了,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秦偃月臉色一變。

這老太太不愧是經曆過殘酷宮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