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4章

日上三竿時,秦偃月才緩緩睜開眼睛。

有陽光透過淡藍色的軟煙羅,落到淺色的錦被上。

錦被上的金絲銀線反射出淡淡的光芒,有點刺眼。

她將眼睛眯起,適應了好一陣才適應這明亮的光線。

待到完全適應後,她腦子有些死機。

眼前的景色很陌生。

帷帳不知道什麼時候換成了天青色,簡單的架子床換成了價值高昂的拔步床,床屏上的白雲仙鶴圖也換成了山河圖。

錦被的顏色也不對勁,她依稀記得,雲妃宮裡的錦被都是淡粉色的,有雲朵暗紋鑲嵌其中。

這床錦被卻是大紅色的絲綢被,上麵還繡著兩隻大紅鴛鴦。

“王妃,您可算醒了。”翡翠端著洗臉盆進來,“已經快到正午了,您可餓了?您先吃些點心墊一墊,奴婢這就讓廚房送飯來。”

“翡翠?”秦偃月看清楚翡翠的身影後,訝異道,“你怎麼也進宮了?東方璃讓你來的?”

“您在說什麼呢?”翡翠笑著,“這是在鳴玉宮啊,這裡是您的臥房,您給忘了?”

“啊?”秦偃月再仔細瞧去。

這房間裡的佈置和擺設,的確是她與東方璃的臥房。

“我去。”她用手拍著頭,“我睡迷瞪了。”

這段日子,不是在陸覲那裡修養就是在雲妃娘娘宮裡,一覺醒來後,莫名回到自己的房間裡,竟有些陌生了。

“我什麼時候回來的?”她坐起來,依舊渾身痠痛,懶懶的冇什麼力氣。

“大約辰時。”翡翠道,“是王爺將您抱回來的,王爺還特意囑咐我們,不要打擾您休息。您已經睡了好長時間,可有舒服些?”

秦偃月揉了揉眉心。

昨天夜裡,東方璃化身成狼,那個凶猛!

她最開始還有意識,後來冇多久就暈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好像醒了幾次。

後來徹底睡著。

她也睡得忒實了些,從溪雲宮到七王府,上下馬車加上一路的顛簸都冇弄醒她。

秦偃月穿了衣裳,起身來。

不站起來還好,一站起來有種頭暈眼花的感覺。

肚子裡空得厲害,心慌慌的,餓得難受。

她幾乎站不住,連續吞了三四塊點心,喝了兩杯熱茶纔好受些。

“東方璃這貨太過分了。”秦偃月拖著疲憊的身體坐在桌前,心裡腹誹著。

她就不該嘴賤答應他那些事。

昨天晚上他就跟瘋了一樣。

這一覺醒來,她像三天冇吃飯的,不僅疲憊得很,還餓得要命。

“東方璃呢?”

“王爺一早就出去了。”翡翠回道,“他就叮囑奴婢要讓您好好休息,飯菜早已經準備好,奴婢這就讓人送來。”

秦偃月疲憊得很。

她哈欠連天,又餓得很,“嗯,快點去傳膳。”

等好好吃一頓之後,再去睡個回籠覺。

翡翠忙應著。

剛剛打開門,伴隨著冷風,一個圓滾滾的黑糰子趁機跑進來。

黑糰子速度極快,風風火火地向著她撲來,直直地撲到她懷裡。

秦偃月被撲了個措手不及,險些摔倒在床上。

“黑蛋?”她看著懷裡小玩意,有些驚訝,“你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