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12章

秦偃月想到蕭向晚那奄奄一息的可憐模樣。

想到這段日子以來,蕭向晚每天所經受的非人折磨......

不僅僅是蕭向晚。

還有死在這密室裡的其他姑娘。

她們本處於花季年華,就因為錢王的變態私慾,喪失了作為女人的尊嚴,甚至喪失了作為人的尊嚴。

承受了無儘的折磨之後,毫無尊嚴地死掉。

死後,還被錢王用惡劣到令人髮指的手段固定在牆上。

就算是死了,錢王也冇有放過她們。

牆上的石頭雕塑,原本是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啊!

不管是人的生命還是動物的生命,甚至花草樹木的生命,都是值得尊敬。

纔不應該被這麼踐踏!

“東方瑄,你這些令人髮指的暴行,一定會被公佈於衆,你一定會遭到報應的。”秦偃月想到那些死在他手裡的女子們,怒氣就不打一處來。

她巴掌不停地落下來。

巴掌裡承載了她的怒氣,以及,死去的所有人的怨氣。

這些怒氣和怨氣化為力量,悉數落在錢王的臉上。

“你的報應,就是惹到了我。”

秦偃月眼神發狠。

洋溢在胸腔裡的怒氣仿若取之不儘,她也有些控製不住自己。

秦偃月很明白。

這些怒氣和怨氣,不僅僅是她的,還有無數冤魂的複仇!

這些冤魂借用她之手,將恨意發泄出來了而已。

錢王最開始的時候還能咒罵。

秦偃月的動作太猛,巴掌力道太大。

他無法還手,數十巴掌下來,那張臉臉已經腫得不成樣子。

發出的聲音也如狗叫一般。

動作猥瑣噁心。

“我原本不想打你。因為你實在太噁心,隻是稍稍碰觸,便覺得噁心無比。”秦偃月打到手發麻才停下來。

她拿了手絹擦拭了手掌。

“剛纔的巴掌,也不是我願意打的,是被困在這密室裡的無數冤魂借我之手發泄心中的怒氣。”

錢王被打得太狠了,整張臉腫得要命。

他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秦偃月順手將遺落在一旁的鞭子拿過來。

“除了巴掌,你還打了蕭姐姐無數鞭子。她受了多少折磨暫且不算,這鞭子,我定要幫她還回去。”

話音尚未落下,鞭子已經落到了錢王身上。

錢王一隻手被切斷,另一隻手被切斷了兩根手指。

失血過多,力氣不足。

他雙腿冇有知覺,隻得跪在那裡。

無法掙紮,無法還手,甚至連發出聲音都很困難。

隻能任憑秦偃月的鞭子一下下鞭撻在身上。

啪,啪,啪......

那鞭子是有特殊設計,上麵帶著細小的刺,落到身上之後,很快就打爛了棉衣,打碎了衣裳。

小刺落到肉身上時,錢王驀然瞪大眼睛。

一股難以言狀的可怕疼痛感襲來。

那種疼痛像是被放大了一般,落在身上時,疼痛感從傷口傳遍全身,彷彿全身各處都在叫囂著疼痛。

明明隻是捱了一鞭子,卻像是有無數大頭針刺遍了全身一樣。

疼痛感在無限放大,無限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