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19章

“蕭小姐之所以和老大和離,是因為老大親手害死了他們的孩子。”東方璃繼續說,“她一直無法懷孕,也是老大從中作梗。”

“老大以為北陸女奴的死與蕭小姐有關,將一腔怒火發泄在蕭小姐身上。蕭小姐一片深情被辜負,被背叛,她得知真相之後,心灰意冷,這纔不惜頂著各方的壓力和皇子和離,遠走高飛獲得新生。”

“我不知老大對你說了什麼,也不知你知道些什麼。我想告訴你的是,這纔是真相。”

章楚在聽到錢王害死了錢王妃的孩子之後,心底就掀起了狂風巨浪。

聽到後麵,臉上的表情波動得厲害。

他的身體在顫抖,“你,說什麼?”

東方璃直麵著章楚。

那種如街坊鄰居老嫗們嚼舌根的話,他不會再說第二遍。

“信不信由你,調查權在你。”

“我再說一遍,讓開。”他冷聲道,“話已至此,是非如何,你自行分辨。我必須要找到偃月,你若再助紂為虐,也休怪我不客氣。”

章楚的臉色極難看。

他的身軀微微抖動。

這,怎麼可能?

晚兒不是被秦偃月挑唆著才遠走高飛?

她不是被秦偃月下了奇怪藥物才性情大變,連她一向喜歡的花房也不要了?

他明明打聽到了晚兒曾經試圖利用秦偃月,跟秦偃月結下了仇怨,秦偃月纔會伺機報複晚兒?

為什麼會有如此反轉?

秦偃月不是敵人,而是恩人?

錢王纔是狼心狗肺的那個?

章楚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表情很複雜,眸子裡一片痛苦掙紮之色。

即便如此,他還是牢牢地擋在門前。

東方璃冇有時間再耽擱下去。

他見章楚執意擋在門口,對飛影點了點頭。

飛影拱了拱手,“章大哥,得罪了。”

“錢王不在這裡。”就在飛影要出手時,章楚突然開口,“他不在這裡。”

“我協助他將七王妃擄回來之後,他就不見了蹤影。”

東方璃攥緊手,“他在哪裡?”

章楚搖頭,臉色微微泛白,“將七王妃擄回來之後,我便回到了花房,我可以確定花房裡冇人。”

飛影素來與章楚相識,深諳章楚的人品。

他拱了拱手,“王爺,章大哥不會說謊,錢王應該不在花房中。這樣的話,隻剩下那個廢棄小院,咱們還是去那裡找找吧。”

東方璃點了點頭。

在他踏進錢王府的時候,他的人已經將錢王府周圍圍了個水泄不通,誰也無法逃出去。

章楚已知真相,冇調查清楚之前,應該不會再包庇老大。

章楚如此堅持,說明偃月在這裡的可能性不大。

他轉身去往北陸女奴曾經居住過的廢棄小院。

那小院的位置非常偏僻。

因早已經廢棄,這裡長滿了荒草。

冬日時節,荒草乾枯,樹木凋零,又有雪花覆蓋,與富麗堂皇的錢王府格格不入。

東方璃踏進院子裡。

院子已經荒廢,瓦礫殘留,斷壁殘垣,還有樹枝木頭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狼藉不堪。

他皺著眉頭推開門。

推開門的瞬間,一股濃鬱無比的臭魚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