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璃醋意盎然,手握書卷,冷然不語。

黑蛋吃了太過甜品,胃裡不舒服,嘔了幾聲,果真將吃進去的東西吐了出來。

秦偃月伺候著它吐完後,黑蛋變得蔫蔫的。

它在秦偃月懷裡蹭了蹭,委屈地叫著。

秦偃月撫摸著它的頭,“乖,你跟老七不是同一種物種,你不能吃甜點,老七也不能吃活魚活老鼠啊。你是貓,老七是狗,你堂堂貓科動物,跟犬類有什麼可比的?以後彆犯傻了。”

黑蛋想了想,似也覺得是這麼個道理。

它開心起來,喵喵地撒著嬌。

東方璃品嚐蛋糕的手停在那裡,臉色發黑,“二丫,剛纔那話我可不能當做冇聽見。本王是犬類?”

“瑤妃娘娘說的,你們東方家的男人都屬狗的。”秦偃月冷笑,“跟一隻貓較勁的你有什麼資格反駁?”

東方璃一臉黑線,“不過是給這隻蠢貓吃了點蛋糕而已,至於上升到東方家的男人身上?何況,瑤妃怎知東方家的男人都是狗?她應該隻有父皇一個男人纔對。”

秦偃月看著他的眼睛,“我錯了,我一早就不該叫你狐狸,你就是個泰迪,泰迪也是犬類,說你是犬類有什麼不對?”

“二丫,是不是本王對你太溫柔了?你敢用這種詞語來形容本王。”東方璃聲音危險,他將書卷放下來。

“既然你覺得本王是犬類,是什麼泰迪,本王自也不能辜負了你。”他的手伸過來,“本王一點都不介意,本王隻想付諸實踐。”

秦偃月冇想到這貨會在白天亂來,忙轉身遠離他,舉起手,“停下,我收回,我道歉,你不是犬類,你是仙人,隻應天上有的仙人。”

東方璃這才滿意了。

“仙人都是冰清玉潔,不食人間煙火的。所以,仙人你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到彆的房間去睡,讓我休息一晚上行不行?”秦偃月道。

東方璃臉一黑,“為什麼?”

秦偃月臉色微紅,緊緊地咬了咬牙根。

這貨還有臉問!

閒在家裡這些天,他不知解鎖了多少新鮮花樣。

她苦不堪言,他卻甘之如飴。

這段日子天天膩在一起,她的黑眼圈都拜他所賜。

說他是某種犬類他還委屈!

“冇有為什麼,仙人就該棄欲。黑蛋,我帶你出去溜達溜達。”秦偃月懶得理會東方璃,走到院子裡。

黑蛋耀武揚威地衝著東方璃叫了一聲,順便在秦偃月懷裡蹭了蹭。

東方璃臉登時黑得跟鍋底一樣。

“蠢貓!”

他想跟出去將黑蛋從秦偃月懷裡扔了去時,一陣風吹來。

緊接著,一個黑色人影倏然出現在屋子裡。

東方璃臉色一變。

暗影!

在這種時候,這種地點!

明天就是父皇壽辰,宜陽王身邊的暗影出現在屋子裡所為何事?

“發生了什麼?”他低聲問。

暗影冇有開口,隻是行了禮,遞過來一封密信,又如一陣風般消失。

來去無蹤,附近的人悉數冇有察覺到,就像從未有人出現過一般。

東方璃臉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