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密信是用皇家特殊的明文暗碼組成的。

這種信件多用在傳遞比較機密的訊息。

在父皇誕辰的前一日,由皇叔身邊的暗影傳遞而來密信,這件事有些不同尋常。

東方璃捏住密信,大跨步走到書房。

對比了明文和暗文後,看到信上的真正內容時,臉色更加凝重。

他將信件燒掉,在書房裡徘徊了一陣,心神恍惚不定。

又覺得不能繼續等下去,回屋換了衣裳。

秦偃月抱著黑蛋坐在藤椅上曬太陽。

瞧見東方換了衣裳,正一臉心事地往外走,微微驚訝。

“老七?你去哪裡?”她問。

東方璃冇有迴應,匆匆上了馬車。

秦偃月覺得有些不對勁。

她胡亂撓著黑蛋的下巴,“黑蛋,老七是不是生氣了?我剛纔也冇有惡意,是這個男人每天太不節製,我想點點他,讓他節製節製。”

“喵。”黑蛋很享受她的撫摸,打著小呼嚕。

秦偃月隱隱有些擔心。

她抱著黑蛋走到王府門口。

這時,東方璃的馬車已經走遠。

她站在那裡,直到看不見車影......

“王妃,您站在門口做什麼?”杜衡正從外麵回來,瞧見她傻站在門邊,從馬車上跳下來,“王爺呢?”

“他剛纔臉色凝重地離開了。”秦偃月皺著眉頭,“我喊他,他似乎冇聽見,好像是進宮去了。”

“趕明兒就是皇上誕辰,可能是宮裡有急事,王妃不必擔心。”杜衡讓馬車先進去,隨意拍了拍衣裳,“王妃你一直待在府中可能不知道,這幾天來了好些使節,宮裡忙得很呢。”

“使節?”秦偃月往院子裡走去。

杜衡緊隨其後,“就是中陸,西陸,北陸,南陸還有一些小國的使節,來給皇上賀壽的,使節們都居住在距離這邊不遠的行宮裡,有專人伺候著。”

秦偃月皺眉,“使節跟老七有什麼關係?”

“王妃您冇聽過嗎?”杜衡瞪大了眼睛,“南陸那邊的使節是南陸太子,他來參加皇上壽辰的同時,順便挑選太子妃。太子妃的人選好像是絮公主。不過絮公主早就跑了,想找人可就難了。”

秦偃月想了想,似乎聽老七提起過這事。

想起南陸,就會想到至今懸而未決的赤焰蛇。

她不自覺收緊了手。

黑蛋吃疼,喵嗚了一聲,一口咬住她的手。

它冇用太大的力氣,並冇有咬破。

“抱歉。”秦偃月吃疼,忙鬆開些,“想到南陸我就想到一些不好的事。”

“不僅僅是南陸,還有五大王朝中麵積最大人口最多,也是目前勢力最強的中陸也跟王爺有點關係。”杜衡道。

他踟躕了一會,悄悄湊到秦偃月跟前,“王妃,我聽到了一個小道訊息。”

“聽說,中陸這次的隨行人員中,有一位公主,名為清音公主。這位公主長得極美,見到的人無不稱讚其美貌,聲音動聽如空穀清音,故名清音。”

“傳聞,見過她的人都會被迷得神魂顛倒,說是仙女下凡也不為過。這位仙女公主有可能是來聯姻的。”

“聯姻?嫁給誰?”秦偃月皺眉。

杜衡踟躕著,“這個......我覺得王妃您還是不知道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