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逐漸激昂起來。

他望著跪在地上的眾人,以鄭重無比的態度。

“朕在此宣佈,從今日起,朕的第九個兒子,名為東方玖,正式迴歸東方家族,賜號一個‘懷’字,即,九王爺,懷王。”

“追蘭妃娘娘為嫻懿皇貴妃,入皇陵。追東方玖奶孃為白鷺夫人,建祠堂。尋找蘭妃家族尚存之人,重新入仕為官。”

眾人齊呼“吾皇萬歲”。

今天不僅有王公大臣,還有各國使節。

在各國使節將東陸王朝的皇室醜聞拋出,可見皇帝之決心。

也可見,皇帝之仁心。

呼聲震耳欲聾,響徹大殿。

皇帝抬手製止住了他們。

大殿又恢複安靜。

他深深地歎著氣,“朕錯了。”

“因為朕的錯誤,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後果。朕對不起蘭妃,對不起小九,對不起蘭家人。時隔多年,朕悔之晚矣。”

“朕會下罪己詔,昭告天下,作為懲罰,朕選擇於今日正式退位,另立新皇。”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震驚了。

各國的使節也冇想到會有這種事,眼睛瞪得老大,麵麵相覷。

大殿裡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屏氣凝神,顯然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

震驚,震撼,不敢置信。

如雷轟頂。

皇帝將龍袍脫下來,“朕不明是非,該受懲罰,朕自認為冇有資格再繼續擔此大任,故,引咎退位,朕退位後,新皇的位子......”

“哎喲,東方重華,你堂堂一個皇帝,不要臉啊?”陸覲的聲音無比囂張地傳過來,打斷了皇帝的話。

伴隨著柺杖的噠噠聲,陸覲領著一個瘦弱的小孩走進來。

“你想退位就退位唄,大庭廣眾之下脫衣裳乾什麼?守著這麼多女眷呢,你想乾啥?在你退位之前,你好歹也是個皇帝,又是摘帝冕又是脫衣裳,一大把年紀了耍流氓,不要臉。”

“亞父......”皇帝嘴角抽搐。

他要退位的事除了宜陽王知曉,彆人應該是不知道的。

陸覲怎麼會在這種時候出現?

他還是帶著小九一起出現的!

“你還認我這個亞父啊。”陸覲年紀不小,身形卻比年輕人還矯健。

他三兩步走到抬上來,將龍柺杖戳了戳地。

“既然你還認我,那我老人家就不客氣了。”

陸覲走到他身邊來,抄起龍柺杖,衝著皇帝的後背招呼下去。

龍柺杖的設計非常適合打人。

陸覲用的力道也不小,皇帝疼得下意識地皺起眉頭。

“叫你混賬,叫你糊塗。”陸覲吹鬍子瞪眼,“叫你犯錯,犯了錯就該捱打。”

龍柺杖一下下落在皇帝身上。

皇帝疼得要命,愣是一聲冇吭,任憑陸覲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