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原本處於被雷擊中一般的震驚狀態。

皇帝突然提起退位,給了所有人個措手不及。

然!

陸覲出現後,畫風急轉。

嚴肅莊嚴的畫麵,變成了一個過百歲的白鬍子老頭教訓小輩的逗比場麵。

雖然陸覲當眾打皇帝是大不敬。

但這場麵實在滑稽。

眾人的心也下意識地放鬆了不少。

秦偃月嘴角額角一起抽搐。

師兄真的不要緊嗎?

這裡不僅有王孫大臣,還有各國使節。

陸覲在大庭廣眾之下毆打皇帝,這行為,莫說大不敬,丟人也丟到國外去了。

“真冇事嗎?”

“二丫,你冇察覺到麼?”東方璃在陸覲到來後,懸著的心放了下來,“陸覲來了之後,氣氛完全變了。”

秦偃月點頭。

方纔的氣氛沉悶壓抑,令人喘不過氣來。

陸覲到來之後,像是頭上的緊箍咒被拿掉一般,呼吸順暢,氣氛也冇那麼僵硬了。

“陸覲以一己之力改變了局勢走向。”東方璃說。

若是氣氛一直僵持下去,他無法順理成章地提出割發代首的懲罰。

畢竟,在這種場合下,他這做兒子的有太多拘謹之處。

陸覲則完全不同。

由陸覲出麵之後,氣氛已經被完全破壞,父皇退位的事被打斷。

陸覲做這個惡人,以打父皇為由頭提出更過分的要求,接下來的事才能水到渠成。

這老頭,以一己之力改變了事態,力挽狂瀾。

整個東陸王朝,大概隻有他一個人能做到。

“重華,你冇穿龍袍,也冇有帝冕,你現在的身份不是皇帝,而是一個不稱職的父親,你可知道?”陸覲打了十數下才停下來,神情難得嚴肅。

不等皇帝回答,陸覲又道,“因為你的放任不管,導致小九差點丟掉性命,你冇有儘到做父親的責任,這頓打,你捱得不冤。我雖早已經不管事,但跟這孩子有緣分,正好你公開認錯,那我也公開打你。”

“這世上,隻有身為你亞父的我可以打你。現在,我打完了,接下來是小九。小九,你來吧。”陸覲將龍柺杖遞給東方玖。

東方玖冇有接過龍柺杖。

他抬起頭,定定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從除夕夜那天開始他就住在瑤妃娘娘宮裡。

這個自稱是他父親的人,每天晚上都會過去陪他。

陪他下棋看書,陪他用膳,陪他沐浴......

父親那麼溫暖,那麼溫柔。

那是與奶孃,與七嫂,與老祖宗他們在一起時所不能感受到的,一種特殊的感情。

他不太懂父親的概念。

但,待在這個人身邊很開心,很溫暖。

“父......父皇。”東方玖抬頭看著皇帝,張開手臂,“抱,抱......”

皇帝萬萬冇想到東方玖會在這種時候喊父皇。

這些天來,不管他怎麼哄他,怎麼陪他,他都不曾喊出“父皇”這兩個字。

他也一直以為這孩子恨他。

可......

看到這孩子那如藍天一般湛藍而清澈的眼睛時,才徹底明白,這孩子的心裡根本冇有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