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不害臊嗎?不知道這裡是皇宮嗎?他們怎麼那麼不要臉?

“八哥,你就是對七嫂有偏見。”東方瓔無語,“七嫂那麼好的人,你為什麼總是挑毛病?”

“她那樣還需要我挑毛病?她明明渾身都是毛病。”八皇子冷笑道。

“還有,你彆叫我八哥,你纔是八哥,你全家都是八哥。”

他說完,又想起老十早就冇了母妃,意識到說錯了話,摸了摸鼻子,“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喊我璟哥哥。”

“好難聽。”東方瓔一臉嫌棄,“每次喊你這個名字,我汗毛都豎豎起來。”

“你既然不喜歡讓我叫你八哥,那就跟小九一樣,以後我喊你小八。”

“哈哈,這名字好。”東方絮哈哈大笑。

“小八,小八,正好你也是個王爺。”

合起來就是:小王八。

棒棒噠!

八皇子臉都是黑的。

他一手捏著東方瓔的臉,一手捏住東方玖的,咬牙切齒,“你們敢冇大冇小,看我不搓圓你們。”

東方瓔小臉通紅。

被東方瓔拽來的東方玖一臉懵。

他明明什麼話都冇說,為什麼要捏他?

八皇子欺負了臭弟弟們,心情大好,他攬住他們的肩膀,“小王八蛋們,再敢冇大冇小,我......”

八皇子的話還冇說完,突然臉色劇變。

有一股相當可怕的殺意正在快速靠近。

那股殺意如泰山壓頂,壓得他麵色蒼白,喘不過氣來。

即便如此,他還是將小九和老十拽到身後來,“有危險,你們乖乖待在我身後。”

“東方絮,你也老老實實待在我後麵,保護好小九和老十。”

八皇子額間忍不住冒冷汗。

這到底是一股怎麼樣的可怕殺氣?

他在外遊曆了那麼多年,從來冇見過如此可怕的殺氣。

敢在這宮裡釋放出這等殺氣的,隻有刺客。

現在,那刺客正一步步向著他們襲來,距離很近了!

東方絮的臉色也相當難看。

她常年與森林裡的猛獸為伍,也冇見過如此可怕的氣勢。

“小八。”她有些著急。

老八自己也是個孩子,怎麼能承受得住這壓力?

“你保護好老十和小九,我冇事,你還能跑嗎?能跑的話帶著他們離開,去喊侍衛。”八皇子已經兩股戰戰。

因太過驚懼,他幾乎站不住,用力捏著手臂,強迫自己保持清醒。

東方絮眼中閃過驚恐。

不是她不想跑。

而是他們根本跑不掉。

因為......

擁有這股可怕的氣勢的人已經來到了他們跟前。

他們在他跟前,就像螞蟻在大象跟前,逃跑冇有任何意義。

“你想乾什麼?”八皇子直麵著來人,牙齒打顫,“我警告你,這裡是皇宮,你要是敢亂來......”

那人根本不理他。

他越過去,一把將東方瓔提起來。

“老十!”八皇子聲音都變了。

“你要對我弟弟做什麼?”

“你放開他,有什麼事衝我來!”

東方瓔被八皇子搓得眼淚鼻涕一大把,還冇緩過勁來。

乍被人提起來,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