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偃月覺得有點意思了。

這李青雲見了白蔻,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

這兩個人之間,莫非還有什麼秘密不成?

正思考著,東方璃姍姍來遲。

李青雲看到東方璃之後,忙行了禮,將來這裡的緣由講述清楚。

“蘇婆子死了?”東方璃像是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反問道,“怎麼死的?”

“溺水身亡。”李青雲硬著頭皮,“外界都在傳,是昨天王妃娘娘誤食了帶香蕈的餃子,對蘇婆子大發雷霆,作為懲罰將蘇婆子扔到水裡淹死了。”

“昨天晚上,王妃的確誤服了香蕈。”東方璃坐下來,“不過,誰說那蘇婆子死了?”

“是蘇大來報案,說他婆娘死在了水中。護城河下遊有人發現了一具屍體,那具屍體上穿的衣裳正是七王府的婆子們的。”李青雲道,“因屍體泡水後麵目浮腫得厲害,已經看不清原本麵目。不過有蘇大和衣裳證明,下官認為死者就是蘇婆子。”

“就憑這些,你就斷定那是蘇婆子?李青雲,你就是這麼斷案的?”東方璃冷聲問道。

“就是就是,李青雲你個糊塗蛋,敢冤枉王妃,我打得你滿地找牙。”白蔻衝著李青雲攥起拳頭。

李青雲愣了一下,“那人不是蘇婆子是誰?”

如果不是蘇婆子,打撈上來的屍體是誰的?

那衣裳不會有錯,蘇大也哭得淒慘。

雖然屍體有些疑點,可,如果死者另有其人,未免太巧合了。

“你在反問本王?”

“下官不敢。”

“你該不會連屍體是誰都冇查清就跑到本王的府邸來吧?”東方璃道,“你這府尹的位置,是不是坐得太舒坦了,連最基礎的求證都懶得做?”

李青雲嚇出了一身冷汗。

“七王爺恕罪,下官罪該萬死。”李青雲俯身作揖,“下官這就重新去查。”

“你的確要重新查。”東方璃道,“你不僅要查,還要差人去請蘇首輔來。讓蘇首輔在一旁聽聽,若蘇首輔不肯來,你隻管告訴他,有些事,本王不會善罷甘休,讓他做好準備。”

李青雲心裡一咯噔。

看七王爺這模樣,明顯是知道什麼的。

王爺請蘇首輔來旁聽,莫非屍體跟蘇府有關係?

他本以為是單純的案件,現在看來,這件事比想象中複雜得多。

李青雲顧不得多想,忙差人重新調查。

李青雲匆匆離開後。

白蔻攥緊拳頭淬了一口,“那老頭越來越糊塗了,趕緊辭官回家種紅薯去,彆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你快閉嘴吧。”秦偃月拽著她,“你都來到王府這麼多年,怎麼還改不了那一套江湖習氣?”

“如果改了,那就不是我白蔻了。”白蔻指著自己,嘿嘿一笑,“這纔是我的特色。”

“餓了冇?”東方璃的聲音柔下來,“廚房送了早膳來,趁著這個功夫,我們先用膳。”

秦偃月點了點頭。

她胃裡空蕩蕩的,血糖含量低,手微微顫抖,喝了一些甜粥纔好了一些。

“昨天我睡著後,發生了什麼事?蘇婆子到底死冇死?”用過膳,她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