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死了......應該死了吧。”蘇點晴說完,驀然察覺到不對勁,忙抬起頭來,“爹爹這話是什麼意思?”

“昨天晚上,七王爺將蘇婆子五花大綁後,你將蘇婆子踢了個半死,又讓翠屏和兩個侍衛將蘇婆子扔到了激流的河裡。”蘇晉聲音冷漠,“是,還是不是?”

蘇點晴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爹爹,您在說什麼,女兒完全聽不懂......”

“你不用聽懂。”蘇晉繼續說,“你隻要回答是還是不是。隻有兩個選項,要是回答錯誤,你應該知道後果。”

蘇點晴臉色陰晴不定。

隻有這兩個選項。

她有不祥的預感。

不管選哪個,都是錯的。

“女兒什麼都冇做,為什麼要選?”蘇點晴哭泣著,“爹爹認為是我殺了蘇婆子嗎?女兒為什麼要殺蘇婆子?證據呢?動機呢?”

“你選的不是。”蘇晉冷聲道。

蘇點晴咬緊牙。

蘇婆子已經死了。

隻要她咬死了不承認,就不會有事。

她冇有動手,冇有動機,不會留下什麼證據,就算有證據,也大不了推到翠屏身上。

“你想著隻要死不承認就可以逃脫罪責?你覺得大不了推到翠屏那個丫頭身上?”蘇晉完全看透了蘇點晴,他冷冷地笑了一聲,說出了讓蘇點晴無比拒絕的話。

“你如意算盤打錯了。我退朝後就被邀請到了七王府,見到了活生生的蘇婆子。蘇婆子冇死,她活得好好的。”

“這不可能。”蘇點晴立馬變得臉色。

她聲音尖銳,不敢相信,“這絕對不可能!不可能!”

水流那麼急,蘇婆子被五花大綁扔下去的,怎麼可能還活著?

翠屏也見到了蘇婆子的屍體。

翠屏參與了這件事,是絕對不敢撒謊的。

屍體身上穿的衣裳,也真真切切是蘇婆子昨天晚上穿的那套!

蘇婆子怎麼可能還活著!

“你很驚訝?”蘇晉看到蘇點晴的表情,一切都瞭然了。

撒謊成癮的,是他的寶貝女兒。

“那具屍體,是某個溺水而亡的婦人,與蘇婆子無關。蘇婆子在落到水中冇多久就被七王爺的人救下。”蘇晉說,“蘇婆子都招了,事到如今,你還要狡辯嗎?”

蘇點晴整個人都癱軟了。

她本以為蘇婆子死後,死無對證,隻要咬死了不承認,就算查,也隻能往秦偃月身上查。

現實卻狠狠地給她一巴掌。

這一巴掌扇得她大腦空白,眼前發黑,呼吸發緊。

“今天若不是七王爺將所有的證據都擺出來,我也不敢相信,你竟敢做下這種事。”蘇晉想起他連續多日上書請求將自家女兒嫁給東方璃,臉上臊得慌。

這些年,他到底被這個女兒騙了多少!

現在想想,七王爺的態度從很早就開始轉變了。

若七王爺真對晴兒癡情,何必等那麼久也不成親?不提親?

七王爺興許早就知道了女兒的真麵目,纔會在醜聞出現後,寧願娶名聲極差的秦偃月,也不想娶蘇點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