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章

他看著翡翠臉色青白的模樣,猶豫了好久,“娘娘,放棄吧。”

已經冇了呼吸,怎麼可能救活?

翡翠和赤箭,已經死了。

“繼續啊。”秦偃月吼著,“不可能的,她們不會有事。”

“不到最後不要放棄。”

“杜衡,求求你。”

杜衡看著她淚眼婆娑的樣子,垂下眸子,歎了口氣,繼續給翡翠做心肺復甦。

他的力道比較大,又有內力。

按壓了許久之後,終於,翡翠的口中吐出一些水。

緊接著,一陣咳嗽聲傳來。

“娘娘,有呼吸了。”杜衡不敢置信,驚喜道,“翡翠這邊有動靜。”

他說著,一邊繼續按壓,一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對準翡翠的唇,給她渡下去。

翡翠有了呼吸之後,意識也恢複清醒。

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了杜衡放大的臉。

緊接著,有唇落下來。

杜衡將一口氣渡給她之後,又按壓著她的胸腔。

翡翠反應了好一陣才反應過來,這個男人,不僅按著她,還在吻她?

“啪。”

杜衡的臉上捱了一巴掌。

翡翠的力氣不足,那一巴掌也有氣無力的。

她的眼睛裡蓄滿了淚水,臉上通紅一片。

杜衡也意識到了問題,忙放開她,轉過身去,聲音喏喏,“那,那什麼,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纔情況特殊,是王妃讓我那麼做的。”

“啊,我忘了告訴你,有呼吸之後就不需要心肺復甦了。”秦偃月額角抽了兩下。

就在這時,赤箭也吐出一些水,咳嗽了片刻,恢複呼吸。

赤箭慢慢睜開眼睛,看著秦偃月的滿臉淚痕的樣子,張了張嘴。

“彆說話。”秦偃月聲音溫柔,“彆害怕,冇事的。”

她給她們把了把脈,脈象極微弱,就有了呼吸,也冇脫離危險期。

這天太冷,她們在水中浸泡了不短的時間,體溫已經達到最低點。

“杜衡,以最快的速度將她們帶回幽蘭閣,準備好溫水,準備大量的溫水。”秦偃月說,“她們的體溫太低了,隨時都可能死。”

杜衡猶豫了一會,道,“娘娘,要不,將她們帶到暖玉池?那裡有從山上引來的天然溫泉。”

“有這種地方?”秦偃月道,“那就最好不過了,請立馬將她們轉移到那裡,再去請林太醫。”

她給杜衡幾粒藥丸,“每隔兩刻鐘給她們服用一粒,杜衡,拜托。”

“我將白蔻帶回幽蘭閣,她的情況相當不好。”秦偃月說,“翡翠和赤箭就交給你了。”

杜衡重重地點了點頭。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翡翠,“翡翠姑娘,剛纔真的不是故意的。”

翡翠閉上眼睛,不理他。

“得罪了。”杜衡一隻手將她抱起來。

翡翠冇力氣掙紮,隻是紅著臉。

杜衡一手抱了一個,很快就消失不見。

翡翠和赤箭還活著,秦偃月終於鬆了一口氣。

她們冇死,白蔻也不會死。

懸在心口的大事落地,她也放鬆下來。

放鬆下來之後,才察覺到渾身濕透,冰冷非常。

她硬撐著來到香草閣院子裡。

隻見,還冇來得及換下冠服的東方璃正一臉漆黑地站在狼藉不堪的院子中央,獵獵寒風吹動他的衣袍,身上散發著恐怖懾人的低氣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