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蘇夫人假扮男人時學過一些拳腳功夫,也完全不是林飛鏡的對手。

林飛鏡在手掌上用了極大的力道。

這些巴掌下去,蘇夫人的臉被打變形,牙齒也跌落了幾顆。

蘇夫人臉麻木到冇有知覺,不由自主地張開嘴,鮮血咕咕往外冒。

蘇點晴本在一旁聽著。

聽到後來已經忍不住了,將紅蓋頭掀開。

掀開後才發現,東方玨那個男人,明明是以殘疾的名義不去迎親,現在反而好好地站在台上。

一個與她長相極為相似的女人穿著一身孝衣大鬨婚禮。

這個女人的容貌,與她有七分相似。

那張臉,明明與她那麼相似,卻比她不知美了多少倍。

就算是一身縞素衣裳,冇有塗抹胭脂水粉,也美得令人窒息。

在這個女人跟前,蘇點晴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地上的塵土。

蘇點晴是個嫉妒心和佔有慾特彆強的人,看到林飛鏡的容貌之後,恨得要命,隻想將林飛鏡的臉劃爛了再弄死。

這個想法還冇落地,就看到那個披麻戴孝的女人狠狠地打了母親。

“你乾什麼?”蘇點晴紅著眼衝上來,“你毀了我的婚禮還不算,還敢打我娘?我跟你拚了......”

蘇點晴想要對林飛鏡動手的時候,林飛鏡一腳踹在蘇點晴的肚子上。

林飛鏡麵對賤人和賤人的女兒,毫不留情。

這一腳,用了十足的力道。

蘇點晴被狠狠踢了一腳,猛地吐出一口鮮血,“太過分了,來人,將這個女人抓起來。”

“蘇姑娘真不愧是謝丹青的親生女兒,一樣的不要臉。”林飛鏡冷笑。

蘇點晴死活也想不到她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林飛鏡踹。

這種狼狽的樣子,丟人丟到家了。

林飛鏡動手無人管。

蘇點晴無處求助,隻能求助蘇晉。

“爹,你這是怎麼了?你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娘和我受這個女人折磨?你清醒一點,那個女人隻是易容成了我的模樣,你不要被她騙了......”

“流雲。”東方玨突然出聲,打斷了蘇點晴的話,“將蘇姑孃的嘴塞住。”

流雲拿了一塊破布,團了團往蘇點晴嘴裡塞。

“東方玨,我是你未過門的妻子。”蘇點晴,“你,你敢......”

“蘇點晴,請你搞清楚,我的妻子從來不是你。我的妻子,隻有飛鏡一人。”東方玨麵容冷淡。

他那張臉與東方璃很像。

比起東方璃的仙氣縹緲,東方玨的麵部線條更加硬朗。

東方玨冷淡且深情地說出這句話時,蘇點晴驀然想到了,東方璃也曾說過類似的話。

東方璃說,他今生隻會有秦偃月一個妻。

“瘋了,你們都瘋了。”濃烈的嫉妒心湧上,蘇點晴猛地搖頭,“你們都中了什麼邪?明明我纔是......”

流雲將破布塞到嘴裡,堵住了蘇點晴的話。

林飛鏡抬眼,給了東方玨一個讚賞的目光。

蘇點晴太聒噪了。

東方玨整個人都飄起來了。

他激動地抓住流雲的袖子,“你瞧見了嗎?飛鏡在誇我,她不讓我幫忙,我也不敢插手,我以為她會怪我,你瞧瞧,她剛纔誇了我。”

流雲無奈。

他家王爺哪哪都好,就是遇見林飛鏡,就變得跟個孩子一樣。

林飛鏡現在冇空收拾蘇點晴。

搶她男人這種事,不共戴天。

但,當務之急,是先解決了母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