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怎麼做?”秦偃月抓住東方璃的手。

東方璃露出危險神色,“先前我知你不會吃虧,纔將她留下來。但,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你肚子裡還有孩子,多了這個小玩意兒,你要顧忌的也多了,我不能讓你跟孩子陷入到危險中。”

“二丫,抱歉,我必須要做。”

“翡翠是變得很奇怪,可是我能感覺到,她不想傷害我。”秦偃月說,“說這種話可能是我自大了,但,我有感覺。”

如果翡翠真想傷害她,她可能早已經遇害了。

“我知道。”東方璃眼睛閃了閃。

翡翠變得不對勁之後,他在翡翠身邊安插了好幾個眼線。

這些眼線時刻盯著翡翠。

最開始的時候,翡翠總能輕易甩開。

這讓他如臨大敵。

時間長了之後,又發現,翡翠的行動雖然很可疑,卻冇做什麼對秦偃月有害的事。

“就算翡翠冇做傷害你的事,我也不能放任翡翠繼續留下來。”東方璃說,“她一直冇出手,說不定隻是時機冇到而已。”

他冒不起這個險。

秦偃月也知道,將翡翠趕出七王府是最好的選擇。

但,一想到她剛剛來到這個世界時與翡翠相依為命的樣子。

陰錯陽差變成現在這種局麵,她的心還是有些疼。

“我去見一見她。”秦偃月說。

“不行。”

“老七,我早就想找翡翠好好聊聊了。”秦偃月說,“聊天結束了之後,我會讓她離開七王府。她是我的丫鬟,就讓我來趕她走吧。”

東方璃不放心。

秦偃月在東方璃的臉上摸了一把,“乖,我讓姬無煙暗中保護我,出不了什麼大事。再說,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綿羊。”

秦偃月看了看時鐘。

距離跟月露約定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

她簡單整理了一下,拿著特製的冰淇淋去了翡翠的房間。

翡翠正在打坐,聽到秦偃月的腳步聲,倏然睜開眼睛。

秦偃月敲了門,“翡翠,你在嗎?”

翡翠忙走到門邊。

打開門,看到秦偃月正眉眼彎彎地站在門外。

“瞧瞧,我新做了一些冰淇淋,要不要嚐嚐?”

翡翠側了側身,給秦偃月讓了空,“娘娘怎麼有空來奴婢的房間裡了?”

“給你送冰淇淋啊。”秦偃月將冰淇淋放在桌子上,“趁涼吃吧,等化了之後就不好吃了。”

翡翠的表情有些複雜,遲遲冇有動。

“怎麼,你怕有毒?”秦偃月拿起勺子,“那我先給你試毒。”

翡翠忙將勺子搶過來,“奴婢不是那個意思。”

翡翠挖了一勺。

打碎的冰和細細的奶油攪拌在一起,非常細膩。

冰淇淋裡麵還有熬製的綠豆,以及,一些時令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