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丫頭,自己咒自己。”瑤妃象征性地熊了她幾句,起身告辭。

秦偃月前去送瑤妃娘孃的時候。

恰好看到東方璃正和東方槊在交談著什麼。

東方璃瞧見她出來,對東方槊說了幾句,快步走過來。

“天這麼熱,怎麼出來了?”東方璃嗔怪道,“你這麼怕熱,中暑可就麻煩了。”

“你是關心我還是關心我肚子裡的小玩意?”秦偃月被滾滾而來的熱浪熱得頭暈。

“這就開始攀比了?”東方璃覺得有些好笑,“瑤妃娘娘來過了?”

“她來要製作冰淇淋的方子。父皇嗜甜如命,實在令人無奈,吃這麼多甜食,身體會負擔不了的。”秦偃月很無奈。

“瑤妃娘娘有分寸。”東方璃將她擁進屋子裡來。

“東方槊來找你做什麼?”秦偃月給東方璃倒了杯茶,“他的臉色很難看,像是許久冇休息過的樣子,最近出了什麼大案?”

東方璃點點頭,“有點棘手,不僅僅是大理寺,就連影也出動了。”

“什麼案子?”

“這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嗯?”

“那案子,有點特殊,怎麼說呢,不像是人為的。”東方璃說,“案件疑點重重,又接連發現死者,聞京城中人心不穩,父皇施壓,東方槊壓力很大,最近一直連夜守在大理寺。好在你表哥回來了,不然東方槊真的會垮。”

“表哥可以迴歸工作崗位了?”秦偃月訝異。

“他修養了大半年,早該回去了,鳳離冇有取代東方槊,隻在一旁幫忙,有鳳離出手,案子應該很快就能破。”

秦偃月斂著眉。

表哥鳳離是紫禦衛的訊息,到底還是冇傳出去。

秦偃月一直覺得有兩個鳳離,不然也不會出現一個受傷,另一個還在她身邊當紫禦衛。

她曾經試探過舅媽,舅媽否決了鳳離是雙胞胎的事。

腦子裡熱的亂糟糟的,想不明白。

“這不是你該關心的,彆想了。”東方璃的大手覆蓋過來,在她額頭上探了探。

“我又不發燒。”秦偃月打開他,“彆亂動。”

“我有點餓,你幫我把點心遞過來。”

東方璃端了一盤給她。

秦偃月吃得開心,“你跟我說說聞京城的案子唄。”

“那些事自有大理寺來處理。”東方璃諱莫如深,“還是彆問了。”

“倒不是我想聽,是肚子那小玩意聽到之後,我胃口突然變好了,我想,是它想聽。”秦偃月摸著腹部。

這不是她信口胡說。

是她慢慢得出結論來了。

她害喜的症狀有點搞笑。

前天聞著燒鵝的味道噁心得不要不要的。

今天則吃不到烤鵝會鬱悶一整天。

昨天能吃一大盤的點心,今天看一眼就吐。

不僅如此。

小玩意兒感興趣的話題,她會感覺到胃口大開。

碰見小玩意兒不感興趣的話題或者遇見討厭的人,她同樣會噁心嘔吐。

肚子裡的小玩意,很有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