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啊啊。”方側妃痛苦地在地上滾來滾去。

“我的眼睛,啊,我的眼睛看不見了。”

“蘇點晴,你不是人,你敢這麼對我,我爹孃不會放過你的。”

啪!

又一鞭子襲來。

這鞭子落在了方側妃的喉嚨上。

方側妃吐出一口鮮血後,再說不出話。

“叫啊,喊啊,我聽著呢。”紅衣女子,正是服下了那枚黑色藥丸的蘇點晴,居高臨下地看著方側妃,“你要把我怎麼樣?”

蘇點晴從服下那藥丸之後,已經過了近一個月時間。

原本還算清純的麵容,因藥丸原因,變得陰毒狠厲,整個人陰氣森森的。

她喜歡上了大紅色衣裳。

更喜歡血跡沾染到大紅色衣裳,乾涸後呈現出來的黑色。

“方側妃,在你欺淩我的時候,結局就已經註定。”蘇點晴陰森森地開口,“至於你父母?如果你願意,我立馬送他們來見你。”

方側妃又氣又疼。

本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又被打了那麼多鞭子。

眼睛瞎了,嗓子毀了。

終於承受不住,徹底暈了。

蘇點晴看著麵目全非的方側妃,心底湧起一股興奮感。

鮮血,能讓她興奮。

折磨那些曾經欺淩過自己的人,更加興奮。

蘇點晴又甩過去幾鞭子。

再繼續打,方側妃也無法醒過來。

“姐姐,就這麼讓她死了,是不是太便宜她了?”開口的這名女子,是蘇點晴的妹妹,蘇點霜。

蘇點霜被趕出蘇府後,為了避風頭,被送去遠房的親戚家暫居。

那家的男人是個貪財好,色的,覬覦蘇點霜的容貌,在一次醉酒後,趁蘇點霜入睡,大著膽子將人強了。

蘇點霜不敢言語,隻能被迫承受。

那男人食髓知味,見蘇點霜不敢言語,拉著她荒唐了幾次。

後來被男人的婆娘發現,婆娘將蘇點霜毒打一頓,扒了衣裳,趕出家門。

蘇點霜是個千金小姐,從冇受過這種苦。

她無法回到蘇家,又衣不蔽體,無法行動,隻能躲在草垛裡。

這一躲,引來了不少流氓。

流氓見她軟弱可欺,肆意欺淩。

傳出去之後,越來越多的男人找過來。

他們將蘇點霜困在一個小院子裡,不停欺淩。

絕望時,一個好心人發現了她。

因去年冬天,蘇點霜在明月樓裡與秦偃月起衝突時,被秦偃月坑了幾千兩銀子。

秦偃月以蘇點霜的名義給困苦的人們買了煤炭棉衣糧食等,人們感恩戴德。

受過恩惠的人們從火坑中救出蘇點霜,一戶老夫婦還將蘇點霜帶回家,好生養著。

蘇點霜受了大刺激,不敢見人,一直躲在那老夫婦家裡。

直到蘇點晴派人將她找回來。

蘇點霜在短短時間之內從天堂跌入地獄,從千金小姐變成了人人可上的賤婦,她無法忍受這等恥辱。

所以,她央求蘇點晴將附近的人全部殺掉,抹去這段經曆。

——包括,好心收留她的好心夫婦。

那天夜裡,附近的人們全部被黑色的指甲刺中,變成了怪物。

怪物不斷襲擊周圍人,周圍人又變成怪物。

短短一天時間,一個鎮子陷入到死寂狀態。

這其中,那些曾經欺淩過蘇點霜的人更以無比淒慘的方式死去。

一個鎮子淪陷成死城,全城震驚。

聞京城中家家戶戶房門緊閉,不敢出門。

也是從那時開始,大理寺與蘇點晴的戰鬥正式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