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蠹蟲的蟲後,和螞蟻的蟻後,蜜蜂的蜂後類似。

蟲後不死,會不斷有黑蠹蟲出現。

蘇點晴身上接連兩次被注射瞭解藥,蟲後感覺到威脅,繁殖速度加快。

被東方玨用灼雷鏈攻擊之後,蟲後被電傷。

為了生存下去,蟲後會不惜一切代價來繁殖,來控製蘇點晴。

果然。

冇一會兒,蘇點晴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黑長指甲重新出現。

那條斷裂開的手臂也生出了一條漆黑色手臂模樣的東西。

蘇點晴身上的邪氣達到峰值。

她抬起頭,陰氣森森地看著秦偃月。

“秦偃月,你,跟你肚子裡的野種都去死吧。”

“去死吧,哈哈哈。”

蘇點晴將恢複的力氣全部用在攻擊秦偃月身上。

東方璃殺氣凜冽。

死到臨頭,這蘇點晴還想對二丫動手!

“二丫,你閉上眼睛。”

東方璃將秦偃月擋在身後。

“老七,你小心!”

“放心,蘇點晴已經是窮途末路,就算力氣恢複了一些,也不足為懼。”

在蘇點晴攻擊過來的時候,東方璃臉色冷且黑。

殺氣漫天。

劍氣如虹。

東方璃眼的長劍不偏不倚地刺中了蘇點晴的心臟。

這一劍,乾淨利落,冇有絲毫猶豫。

長劍刺穿蘇點晴的心臟之後,東方璃用力將劍柄一推。

鋒利的劍身直接穿透了蘇點晴的胸膛。

鮮血如注,不停地噴湧而出,從半空中落下的,如下了一場血雨。

蘇點晴心臟被穿透後,生命力急速降低。

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將她心臟刺穿的東方璃,人快速地從半空中落下去。

“喂!”白臨淵著急了。

“不是說好了心臟歸我嗎?你這一劍下去,藏在心臟裡的蟲後有可能會被刺死。”

他的最終目標,就是捉到蟲後。

白臨淵氣得咬牙根。

早點把蘇點晴的心臟挖出來就冇這事了。

“蟲後不是那麼容易死的。”秦偃月,“白臨淵,你看!”

蘇點晴的心臟被刺中後冇多久,鮮血變成黑血。

黑色的血以最快的速度蠶食著蘇點晴的經脈。

片刻功夫,她已經無法動彈。

身體像是被黑色蟲子在吞噬一般,蘇點晴明顯感覺到自己正被什麼東西吞噬殆儘。

痛苦,煎熬。

那種痛徹骨髓的可怕疼痛感不停侵襲。

有什麼東西正在啃她的骨頭,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瀕死感湧上,與這感覺一同而來的,是噬血的痛!

蘇點晴明顯地感覺到死亡的到來。

她張了張嘴,無法開口。

那雙眼睛也逐漸被黑色的血代替。

淒慘無比。

黑色的血湧出之後,快速地蔓延到四周,還有繼續蔓延的趨勢。

“不能讓蟲子往外跑。”秦偃月喊了一聲,“快去拿油。”

立即有侍衛們提了油桶過來。

油被潑到蘇點晴身上。

“點火。”

侍衛們將火把扔到油裡。

大火遇見油之後,燃起洶洶烈火。

那些黑色的蟲子也被燃燒殆儘。

一同被燒掉的,還有逐漸被吞噬的蘇點晴。

蘇點晴想逃離。

然。

她已經喪失了所有力氣。

心臟被刺穿,血肉被吞噬,大火在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