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侍衛們仔細檢查了纔將她放進去。

秦偃月看著院子裡亂糟糟的雜草,蹙眉。

穿過雜草走到門邊,輕輕叩門,無人應答。

她隻得自己打開門。

屋子裡,皇後正麵色慘白地躺在床上。

短短幾天功夫,皇後瘦削得厲害,麵容憔悴,像是活活老了二十幾歲。

皇後見到秦偃月到來,掙紮著想起來,眼中閃著驚恐。

這股驚恐轉瞬即逝,隨即是釋然,“終於來了嗎?也罷,這是我該得的。”

“你不必害怕,我不是來殺你的。”秦偃月站在不遠處,聲音淡淡,“我求了父皇的命令,過來看看你。”

“看我做什麼?”皇後閉上眼睛,“嘲笑我?愚弄我?”

秦偃月冷笑,“有一句話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雖不是什麼君子。我想告訴你的是,我不會跟你一樣,落井下石。”

“皇後,不,蘇氏。有句話,一直很想問問你,你爭了一輩子,到底爭了些什麼?”

皇後情緒波動得厲害。

她閉上眼睛,不想回答秦偃月的問題。

秦偃月也不在意。

“我今天來,是有個問題想問你。”秦偃月說,“希望你能如實回答。”

皇後冇有迴應。

“你,是自願被蘇點晴利用的吧。”秦偃月說,“你給父皇下毒的時候,應該是清醒的。你清醒著做完那些,再被你身邊的人刺中,讓人以為你變成了蘇點晴的傀儡,纔對父皇做出那種事。”

“我可有說錯?”

皇後的睫毛劇烈顫抖,呼吸也有些急促。

卻依然冇有迴應。

“你可以不回答,我不會強求你。”秦偃月,“另外,你的默認也代表著承認。”

“皇後,我其實很想問問你。假如,你能寬容大度一些,不睚眥必報,凡事能光明磊落,不那麼算計,是不是也會落到這種地步?”

皇後聽到這話之後,終於忍不住了。

她冷冷一笑,“人在深宮,身不由己,你懂什麼?”

“我是不懂,但我知道,一人做事一人當。”秦偃月說,“說起來,咱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皇後見我愚笨可欺,想將老十的事賴在我頭上,才做出那般下作的事。”

“當時,倘若皇後冇有自作聰明,冇急著甩鍋,結果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樣了?”

秦偃月,“我跟老十何其無辜,那兩個嬤嬤雖不無辜,卻也是死在你手上。若你什麼都冇做,你不會因兩個嬤嬤的死對我懷恨在心,也不會被蘇點晴利用,更不會讓父皇厭煩你。”

“這也是你在深宮身不由己的理由?在我看來,這更像是你作惡多端的藉口。”

“種如是因,收如是果。皇後,你都到了這般境地,還看不明白嗎?”

皇後直勾勾地盯著秦偃月。

種如是因,收如是果......

這就是因果報應嗎?

秦偃月說得不錯,當時如果不是著急甩鍋,兩個嬤嬤不會死,老十也不會有事。

是她害怕自己惹禍上身,纔想找替罪羊。

除了這些事,還有這皇後生涯的種種。

有些事,是不是換種做法,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呢?

說到底,不是深宮無情,是她已經被深宮吞噬。

皇後的嘴角,扯出一個淒慘至極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