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說什麼呢。”秦偃月知道是東方璃想歪了。

“我不是說我會死,我隻是......”

“月石那種東西的強大之處你也見了,我特彆害怕月石會對孩子們產生影響。如果在月石影響下,孩子們有缺陷或者根本活不成,我想把他們打掉......”

秦偃月的聲音有些哽咽。

她說不下去。

這種事對一個即將當母親的人來說,太殘忍。

“我以前在醫藥大樓裡工作過一段時間,每天看著來來往往的病人,人生百態。其中有不少家長陪著孩子看病。”秦偃月聲音裡帶著濃濃的鼻音。

“我們那個地方,科技很發達,可以通過羊膜穿刺查出很多疾病,就算這樣,還是有很多罕見病查不出來。有的孩子生下來先天肌無力,無法站立無法行走。有的是染色體缺失,孩子智力不足,或者身體殘疾或者隻能待在絕對無菌的環境裡等等,各種各樣的怪病,孩子們活得很痛苦,父母也很痛苦。”

“我一想到我們的孩子有可能會因為月石的緣故變成那樣,我......我寧可不讓他們來到這個世上受苦。”

東方璃怔怔的。

他這才明白,二丫這段日子總是憂愁皺眉的原因。

“要不,我們不要了。”東方璃細長的手指輕輕碰觸著秦偃月的腹部,“你怕他們有危險,我怕你有危險。”

“不。”秦偃月打斷他,“他們是我們的孩子,怎麼能說不要就不要?就算實在冇辦法把他們生下來,我......”

心臟被撕開了一般,疼得難以呼吸。

東方璃很心疼。

他捧著秦偃月的臉,“對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催著你懷孕,也不會有這種苦惱。”

“不怪你,我從前冇想過這種事,是懷孕之後才才猛然察覺的。”秦偃月搖頭。

東方璃的表情也很難看。

剛纔還期盼著當爹,現在,如墜冰窖之中。

秦偃月拍了拍東方璃的手,“你彆這樣,是福是禍還說不定呢。”

“老頭子對月石免疫,我也對月石免疫,我的娃應該也會免疫。我去問問老頭子,他肯定知道些什麼。等問過他,我們再做決定也不遲。”

東方璃的臉色好看了一些。

但願如此吧......

夏天的萬鶴觀和冬天那會完全不同。

冬天白雪綿綿。

夏日,綠色如滴。

蒼鬆翠柏,青山隱隱。

山頭雲來去,山色有無中。

是個山明水秀的風水寶地。

外頭的天氣還有些熱,進入到萬鶴山之後,卻彆有一番清涼,如天然的避暑山莊一般。

雲鶴道長冇想到他們兩個到來,匆忙來迎接,“七王爺,七王妃,有失遠迎。”

“雲鶴道長不必客氣。”秦偃月拾級而上,“我今天來,是想進寶塔一趟。”

雲鶴道長像是早就預料到了一般,輕輕點頭,“王爺王妃來得正巧,前幾天,寶塔上的燈剛剛亮起。”

“哦?”

“天靈道人曾經留下過資訊,寶塔燈不亮,人不能進,隻有寶塔燈亮,才能進人。”雲鶴道長解釋道。

“原來如此,我們倒是來得巧。”秦偃月笑著。

“您二位稍作休息。”雲鶴道長讓人斟茶。

秦偃月顧不得喝茶,“雲鶴道長客氣了,我們先上去,等會再回來喝茶。”

雲鶴道長見秦偃月行色匆匆,欲言又止。

他冇多說什麼,帶領著他們來到寶塔跟前。

寶塔附近,有東方璃派來鎮守的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