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牢裡,一個比六皇子還要枯槁的女子躺在臟兮兮的被子裡。

她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就像是已經嚥氣了一般。

“你可知道,太子之位已經定下。你心愛的六皇子染了肺癆,病入膏肓,已經在等死。你們已經失敗了。”漆黑之人用誘惑的腔調幽幽地說。

“你還執迷不悟,什麼都不說嗎?”

聽到“六皇子”這三個字。

肮臟被子裡的人睜開眼睛,那張瘦削到脫相的臉上一片悲慟,“你說什麼?六皇子他,要死了?”

“染上肺癆的,幾個人能活?你應該清楚。”漆黑之人說。

“不不,他是皇子,是皇上的兒子,為什麼不給他治療?肺癆不是絕症,秦偃月知道治療方法,她能治療,為什麼不給六皇子治療?”牢獄之中的人掙紮著爬起來。

一動彈,是鋪天蓋地的咳嗽聲。

“我要見七王妃,要見秦偃月,害她是我閔珠做下的,跟六皇子無關。”

牢獄之中的人,正是被關進來的閔珠。

閔珠涉嫌殺人,還涉及到了另外幾樁命案,又患了肺癆,被關押在特定的牢房裡。

獄卒們怕被傳染,很少過來。

因閔珠是重要犯人,李青雲為了保住閔珠的命,按時讓人給閔珠服藥,閔珠才活到現在。

漆黑之人冷笑,“你在牢裡知道什麼?六皇子何嘗冇有去求秦偃月?現在的秦偃月和東方璃如日中天,根本不將六皇子放在眼裡。”

“皇後孃娘跪下來求秦偃月,被秦偃月羞辱一頓,皇後孃娘已經氣到臥床不起。皇後孃娘去求皇上,皇上一怒之下,被打入到冷宮。”

“六皇子去求他們,同樣被他們羞辱。莫說給六皇子治病,她不對六皇子下手已是仁慈。”

漆黑之人顛倒黑白。

閔珠信以為真,眼神昏暗下去。

她慢慢地跪下來,用乾枯的手捂住嘴巴,“那該怎麼辦?六皇子不能死......”

“你若是考慮考慮跟我合作,或許,我有辦法。”漆黑之人語氣淡淡,“信不信在你,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你有辦法治好六皇子?”閔珠眼中又燃起了光芒。

“你心裡應該有數吧。”漆黑之人說,“你吃了我給你的藥,不是已經好了很多?”

閔珠一怔。

她喝的藥,一部分是府尹李青雲讓人送來的,一部分是漆黑之人給的。

從漆黑之人給藥之後,她的咳嗽症狀明顯好轉。

“秦偃月能治,就證明肺癆不是絕症,恰好,我知道方子,如何?要不要合作?”漆黑之人說。

閔珠咬了咬牙,想了半晌,抬頭,“需要我做什麼?”

“很簡單......”

噹噹噹......

有敲鑼聲響起。

一個大嗓門的女人聲音傳來,“一號房的人,你在跟誰說話?”

伴隨著沉重的腳步聲,一個體型肥碩,拿著鞭子的女獄卒走過來。

漆黑之人如鬼魅一般出現,又如鬼魅一般消失。

女獄卒隻覺得一陣風過,卻冇有看到人。

閔珠將漆黑之人臨走之前留下的東西塞到袖子裡。

“你在跟誰說話?”女獄卒知道閔珠得的是肺癆,不願意靠近,用鞭子敲了敲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