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不足巴掌大,威力卻大到驚人。

“劍呢?”東方璃問。

“被黑蛋叼走藏起來了,找不到。”秦偃月泄氣,“它似乎將那東西歸為己有了。說什麼離家出走也不會將東西交出來。”

“老七,抱歉,我會觀察著黑蛋藏東西的地方,將盒子找到。”

“不用。”東方璃閉上眼睛。

“蠢貓應該是見識到了那把劍的危險,故意藏起來保護你。”

秦偃月一怔,黑蛋死活不交出來,是怕那把劍傷害到她?

“我們暫時用不上,彆管了。”東方璃拍了拍身邊,“偃月,陪我躺會兒。”

秦偃月躺在東方璃身邊。

東方璃側身,將她攬在懷裡。

“胸不大,腰不細,臉蛋不如本王,脾氣不好。”東方璃一本正經地評價著。

秦偃月臉色漆黑。

至於這麼黑她?

“但,本王覺得這樣的你很完美。”東方璃笑道,“你的缺點正好都是我喜歡的。”

秦偃月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王妃也滿足了本王對女人的所有想象。”東方璃突然小聲說。

秦偃月的臉頓時紅了。

原來,東方璃真的都聽去了。

好尷尬......

東方璃還在絮叨。

“你快閉嘴吧,再不閉嘴我就得找條地縫鑽進去。”秦偃月擰著東方璃的嘴角。

東方璃窩在她懷裡,笑得有些過分。

秦偃月尷尬得要命,推了推他,“閉嘴。”

東方璃怕她惱,適可而止。

他握住秦偃月的手,“言歸正傳,你打算怎麼在鵲橋宴上讓榮灩招供?”

秦偃月露出森森的白牙,“山人自有妙計。”

“什麼妙計?”

“說出來就不好玩了。”

“王妃貌美如花,本王每次見了你都驚為天人神魂顛倒......”東方璃不動聲色地口吐蓮花。

秦偃月聽得尷尬症都犯了。

“打住打住,我誇你是真心實意的,你誇我的時候,我總覺得你在罵我。”

“算了,我就偷偷告訴你吧,我打算裝神弄鬼。”

“怎麼裝神弄鬼?”東方璃蹙眉,“在皇宮裡做這些,父皇怕是不許。”

“等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七夕之後便是中元節,我是裝神弄鬼而已,父皇不會罰我。”秦偃月想到那些小實驗,蠢蠢欲動。

什麼吸引蝴蝶,琴絃上跳舞的小人等等。

用來糊弄糊弄他們,綽綽有餘。

“要是榮灩不上當呢?”東方璃覺得這方法不靠譜。

“那我就冇辦法了,看瑤妃的。”秦偃月並不擔心。

東方璃瞭然。

二丫隻是自己想著玩而已。

真正的殺招,是瑤妃。

“適可而止,父皇對厭勝之術很厭惡。”東方璃提醒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秦偃月抓住東方璃的手腕,給他把了脈,“你氣血虧空的厲害,需要好好補補。”

“你先休息,我再去熬點湯藥,頭暈的症狀很快就能緩解。”

秦偃月下床時。

東方璃察覺到一股濃鬱的殺氣襲來。

他猛地將她撲倒,“二丫,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