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姬無煙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來,“玉兒,以後不準跟秦偃月混在一起!”

那女人,都教了玉兒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這跟王妃有什麼關係?”玉兒往姬無煙臉前湊,“我的身體一日千裡,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養,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明年開春應該能完全恢複。”

“嗯”姬無煙緊著嗓子應著。

“你冇彆的反應了?”

“很開心。”

“除了開心呢?”

“恭喜。”

玉兒覺得跟姬無煙交流快要累死了。

她擰著姬無煙的俊臉,“我要從瘦弱少女恢覆成成熟女子,你一點反應都冇有麼?”

“什麼反應?”姬無煙問。

“當然是那種反應,你是真傻還是裝傻,我都厚著臉皮把話到這份上,你還裝不知道?”

姬無煙臉紅得可疑。

他天生冷漠,臉上很少有表情。

所以,臉用力板著,臉頰上緋紅一片。

“啊,你這種木頭快氣死我了。”玉兒等了半天,冇等到想要的話。

她被姬無煙打敗了,挫敗無比,“算了算了,到時候再說吧。”

“橫豎,你是我的,跑不掉。”

姬無煙將玉兒抱緊了一些,“很晚了,回家吧。”

“好,小煙你個大木頭”玉兒拉長了聲音。

姬無煙抱著玉兒踏過月色,身影如風,風過無痕,片刻人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夜色迷濛,隻剩一鉤彎月。

月光如水,照耀著亭台樓閣。

遠處的屋頂上,正坐著兩個賞星星的人。

賞星星的兩位將秦偃月夫婦,飛影,以及玉兒和姬無煙等人的活動都收在眼底。

“為什麼不讓東陸太子妃找到你?”低沉好聽的男聲問道,“那太子妃怕是已經猜到了你的身份。你應該有很多話要跟她說,她應該也對你很感興趣。”

“咱們來東陸的目的,可不是太子妃。”男子身邊是一位身著夜行衣的女子。

這兩個人,正是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清逸王夫婦。

“現在還不是時候。”清逸王妃說,“我們這時候跟太子妃他們走得太近,會讓他們陷入到危險中。”

她笑了一聲,“太子妃果然如傳說中那般有趣。”

“不如素素有趣。”清逸王寵溺著。

“我其實對她有點羨慕嫉妒恨。”

“為何?”清逸王不解。

清逸王妃躺下來,頭枕在清逸王的腿上。

“我們這次是為了姬無煙而來。”清逸王妃聲音飄忽,“傳聞是秦偃月收服了姬無煙,姬無煙那種人甘心留在七王府當個小侍衛。我本以為這隻是傳言。”

“我親自去七王府試探了一番,才發現姬無煙真的在七王府當差,兢兢業業的,發現我就攻擊我。姬無煙真的好生厲害,要不是有天絲在,我怕是會折在他手裡。”

清逸王有些不悅,“你孤身一人闖入七王府的事,我還冇跟你算總賬呢。”

清逸王妃嘿嘿一笑,“不是已經全身而退了嘛。”

“下次再這麼莽撞,我家法伺候。”清逸王冷哼道。

“哎,我們這次出門是想將姬無煙收為己用,現在看來怕是冇機會了。”清逸王妃,“小魚也對我避而不見。雲棲,你說我是不是特彆招人煩?”

“哪能,素素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