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小小的人影很快就消失不見。

守護他們的侍衛纔來到七王府冇多久,瞧見兩個小主子又跑了出去,顧不得休息,任勞任怨地跟上去。

杜衡看著老九和老十的步伐,暗暗驚奇,“他們兩個年紀這麼小,竟能達到這種地步,不愧是王爺的兄弟,兩個小天才。”

“咦?我能看清他們的步法?以前可是看不到的。我以前怎麼看不到呢?明明那麼清晰。”

杜衡嘟囔著,也嘗試著按照那些步法走了幾步。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來到了十米之外。

“這......”杜衡震驚,“莫非,我功夫精進了?”

“一定是這樣。”杜衡興奮無比,“姬無煙,洗乾淨脖子等著吧,下一次決鬥,我一定贏你。”

遠處的姬無煙:差太遠了,下次還是讓讓他吧。

眾人離開後。

院子裡恢複安靜。

屋內。

東方璃的臉色難看得要命。

他盯著秦偃月,很不悅,“蘭歸燕那種女人,你跟她費什麼話?直接賜死就得了。”

“嘛,彆生氣。”秦偃月給東方璃順毛,“蘭家好歹是朝廷命官,直接賜死的話,蘭家多少會有怨氣的。”

“我刺激著蘭歸燕說出那種大逆不道的話,是為了讓蘭家無話可說,也是為了堵住幽幽之口。”

東方璃很自責,“怎麼登上太子之位,反而越髮束手束腳?二丫,你不必考慮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笨蛋。費費口舌可以免去很多麻煩。我們賜死了蘭家女兒,蘭家還得對我們感恩戴德,相對來說,我們賺大了。”秦偃月嘿嘿笑著,“笑一笑。”

東方璃坐下,將她攬到懷裡。

道理他都懂,就是有些不舒服。

“蘭歸燕是不作死就不會死,蘭家也不全是壞人,恩威並施,這纔是為君之道。有些事,要考慮大局,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然那就是暴君。”秦偃月往東方璃嘴裡塞了一塊點心。

“好了,彆提他們了。我知道你毛病多,在宴席上定冇有吃東西,來,先吃塊點心墊一下肚子。”

東方璃順勢咬了她的手一口。

秦偃月嬌嗔,“每次都玩這招,也不嫌膩。”

她伸了伸懶腰,“現在我著實體會到了什麼叫高處不勝寒。從前我撕那些綠茶白蓮們,撕的那叫一個爽快。”

“成為太子妃之後,冇有人敢招惹我,好不容易來個不要命的蘭歸燕,還是個低水平的蠢貨。”

“老七,要不你娶幾個側妃進門,讓我虐虐她們找找樂子?”

東方璃:......

“閉嘴。我們去沐浴換衣裳。”他黑著臉訓斥。

“不去。”秦偃月耍起了無賴,“我好睏,好累,我先睡會......”

她說著,就要躺下來。

就在這時,門被人大力推開。

玉兒一臉慌張地跑進來,“姐姐,不能躺,千萬不要躺下。”

“床上有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