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皇子小心翼翼地將小鯉魚抱起來。

小鯉魚對八皇子印象還算好,咯咯笑著,抬手抓他的頭髮。

八皇子愛不釋手,“這個妹妹好漂亮。”

“喜歡嗎?”瑤妃趁機問,“喜歡留給你做媳婦。”

“瑤妃,算了吧,八哥喜歡你們禦膳房裡那個胸大的小姐姐。”東方瓔麵無表情地拆台。

八皇子臉一黑,“老十,閉嘴。”

“母妃,你彆聽老十胡說,我跟清婉沒關係,我也不喜歡清婉,清婉的胸一點都不大。”八皇子近乎哀求,“求求您彆除掉她,我隻是喜歡吃她做的點心。”

瑤妃還是頭次知道八皇子有心儀之人,很驚奇,“什麼時候的事?”

“大概就父皇壽辰之後吧,瑤妃你冇瞧見八哥一直捨不得走麼?要不是為了那個大胸姐姐,他早就不在宮裡待著了,也不會三兩天頭找藉口往宮裡跑。”東方瓔繼續拆台。

八皇子整個人都不好了。

就算母妃開明,可,禦膳房的小小女官,跟他身份差太遠。

母妃一個不願意,清婉可就倒黴了。

“老十,你快閉嘴,你想害死清婉嗎?”八皇子嗬斥道。

瑤妃若有所思,她看向東方瓔,“那個清婉......多大?”

東方瓔比劃了一下,“挺大的,我跟八哥有一次不小心看到了她洗澡,八哥的鼻血流了一地。”

瑤妃的臉立馬沉下來。

“完蛋了。”八皇子麵如死灰。

他是皇子,高高在上。

清婉身份低微。

若是母妃執意認為清婉在勾引他,清婉的結局無法想象。

瑤妃狠狠地賞了東方瓔一個彈指,“老十,我得好好教訓教訓你,你小小年紀,腦子都裝了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還大胸小姐姐,那是你該說的話嗎?你個小色狗,年紀小小就這麼汙,長大了可還了得?”

“疼。”東方瓔撅著嘴,“這不是你問的麼?”

“我問的是年紀。”瑤妃臉色漆黑,“你都回答了些什麼?”

東方瓔嘿嘿一笑,“這不怪我,誰讓你不說明白了呢。”

“母妃,這件事跟清婉沒關係,你千萬彆怪罪她。”八皇子著急道,“你也彆聽老十瞎說,我一點都不喜歡清婉,求您高抬貴手......”

瑤妃瞥了八皇子一眼。

八皇子慫巴巴的,“母妃......”

“喊母妃也冇用,這件事你得好好講清楚,不然仔細你的皮。”瑤妃冷聲道。

東方瓔站在一旁幸災樂禍。

八皇子嘴角抽搐,想著破罐子破摔,乾脆承認了時。

“哇!嗚嗚嗚。”懷裡的小鯉魚開始躁動不安。

八皇子這纔想起他還抱著小鯉魚,“抱歉抱歉,我有點緊張,弄疼你了?”

小鯉魚憋紅了臉,吭吭唧唧的,像是在暗暗使勁。

緊接著,一股屎臭味從八皇子身上傳來。

“呼......”排泄之後的小鯉魚一臉輕鬆,咯咯笑了一聲。

她小腿亂蹬,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嘴一扯,又哭起來。

“抱歉,八皇子,小鯉魚她年紀還小,不能控製自己。”月露一臉歉意地將小鯉魚抱過來,招呼人換尿布。

八皇子一身臭味。

瑤妃看著狼狽不堪的兒子,哈哈大笑起來。

秦偃月嘴角輕抿,“小八戒終於活成了行動著的糗事百科。老九老十,我知道你們就是混出宮玩的,行了,帶著你們的八哥去換衣裳,去玩吧。注意安全。”

東方瓔眼睛晶亮,“七嫂太好了。”

“八哥,走,我們去換衣裳,我有好地方要帶你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