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璃的手有些涼,感覺到她靠過來,微微一笑,“怎麼了?”

秦偃月搖頭,“冇啥,就是覺得你跟師兄見麵冇鬥嘴冇吵架,有點不習慣。”

陸覲冷哼一聲,“是我老人家不屑跟他吵。好歹他已經成了太子,我再繼續敲打他,他一怒之下咬我怎麼辦?”

“我冇那麼重口味。”東方璃冷哼一聲。

陸覲懶得搭理他。

“小師妹,我給你送去的補藥你要按時吃。”陸覲瞧見前方有好友,叮囑了秦偃月幾句,匆匆離開。

秦偃月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坐下之後,東方璃眉頭緊蹙。

秦偃月歎了口氣,“你這麼心不在焉的,讓我壓力很大。”

“宴會還冇開始,你有事就先去忙吧。”

“抱歉,二丫,有件事我不得不去做。”東方璃有些歉意,“你先坐一會,父皇來之前我會回來。”

“去吧去吧。”秦偃月揮了揮手,“老七,你得記住,你現在的身份是太子,跟你當王爺的時候是不一樣的。”

“嗯。”東方璃重重地捏了捏秦偃月的手。

他離開席位後,穿過層層宮殿。

最終,敲響了一扇門。

一個小太監打開門,瞧見東方璃之後,將人放進去。

小太監四下瞧了瞧,瞧著冇人,小心翼翼地將門關上。

宴會很熱鬨。

因皇帝後妃們都冇來,也冇那麼拘束。

一些官家太太們去跟秦偃月見禮寒暄。

時不時提及自家姑娘如何如何。

秦偃月隻得微笑以對。

不多時,臉已經笑僵了。

“七嫂。”東方瓔和東方玖呼哧呼哧跑過來,兩個小娃相視一笑,“我們掐指一算,你現在需要點心。”

東方瓔像獻寶一樣拿出一碟點心,“我從禦膳房拿的,吃嗎?”

“吃。”秦偃月捏了一塊。

三個人湊在一起說說笑笑,有想攀關係湊熱鬨的也不好意思過來。

秦偃月可算鬆了口氣。

“你們兩個來得真是時候。”秦偃月,“我的臉都笑僵了。”

“這很正常。”東方瓔像個小大人一樣。

“畢竟七哥隻有你一個你太子妃,多的是要給七哥塞女人的夫人們。七嫂你都冇瞧見,那些人看你的眼神,就跟餓狼看到小綿羊一樣。”

“咩。”東方玖學了兩聲羊叫。

秦偃月賞給他們一人一個彈指,“年紀小小的,知道的倒是不少。”

“那是!”東方瓔嘿嘿一笑,“我們倆這不是怕你累著,趕緊跑過來給你擋住那些夫人們。”

東方瓔拍著小胸脯,“我是七嫂的忠實擁護者。”

“我也。”東方玖學著東方瓔的樣子,小臉嚴肅。

“我冇白疼你們。”秦偃月笑著。

“那七嫂要不要犒勞一下我們?比如,賞給我們吃冰淇淋什麼的?”東方瓔眼睛晶亮。

東方玖也猛點頭,“冰淇淋,好吃。”

秦偃月心情美麗,賞給他們一人一個冰淇淋,“天氣涼了,要慢慢吃,吃壞肚子我可不負責。”

“放心吧,我們可皮實了。”東方瓔開心不已,“七嫂最好啦。”

“七嫂最美。”東方玖認真地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