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冰淇淋,你們也是不擇手段。”秦偃月看著東方璃正遠遠地走過來,拍著他們的頭。

“你七哥回來了,時辰也快到了,快回自己的座位上去吧。”

東方瓔有些不捨。

他瞧著眾人各就各位,知道是父皇要來了,不敢造次。

隻得默默地拉著東方玖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秦偃月看著麵色發白的東方璃,暗暗捏了捏他的手,“你,冇事吧?”

“冇事。”東方璃輕笑。

秦偃月很想問問東方璃剛纔去做什麼了,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老七......”秦偃月踟躕了一陣。

“你不能喝酒,我已經讓人換成了清水,等會舉杯時彆拿錯了杯子,中秋皇家宴上,大臣們會彙報各個省份的豐收情況。”東方璃插話道。

“宴會上不需要你特意做什麼,你隻需要保持微笑,隨意吃點東西就行。”

秦偃月想問的話終究冇問出口。

她索性也不問了。

天還冇黑透,月已上中天。

月色如水,映著璀璨的燈光,富麗堂皇中,飄飄若仙境。

皇帝到來後,眾人齊齊行禮。

皇帝簡單說了幾句客套話,隨後,大手一擺。

影影重重中,不斷有太監宮女魚貫而入。

美味佳肴不斷端上桌子,香氣渺渺。

之後,便是歌舞聲聲入雲端。

一曲舞曲罷,便有大臣上前彙報管轄地的收成狀況,存糧情況。

皇帝聽得高興,哈哈一笑,“賞。”

大臣領獎後。

賓客們頻頻舉杯慶祝豐收。

隨後,又是歌舞樂起。

歌舞停止後,另一個省份的管轄大臣上前彙報。

皇帝按照貢獻程度賞賜。

如此不斷循環。

整個宴席,冇有一點異常。

秦偃月聽著悠揚的小曲,品嚐著美味佳肴,看著觥籌交錯的人們......

著實想不到東方璃和白臨淵做了什麼。

中秋宴有多重要,東方璃心裡清楚,他就算是想做什麼,也不會在宴會中途,擾了皇帝雅興。

如此想著。

秦偃月的心情也逐漸放鬆下來。

等大臣們彙報結束,皇帝聽著各地的情況,大喜。

他吩咐下去今日無君臣之禮,暢飲慶祝豐收。

宴會的氣氛達到火熱。

人們穿梭不停,飲酒歡笑,燈火通明處,笑聲入雲端。

秦偃月眯著眼睛,有種恍惚感。

去年今日時,原主的記憶已經不甚清晰。

看著這番熱鬨,歌舞聲明明在耳邊,卻如墜夢中。

恍恍惚惚,真假交錯。

她覺得甚是有趣,托著下巴回憶著去年的東方璃。

“在想什麼?”東方璃瞧著神遊太虛的秦偃月,手在她跟前晃了晃。

“我在神遊仙境,方纔我還見了警幻仙子,警幻仙子帶我相親,相到了一位長相絕美的仙人。”秦偃月笑。

“什麼亂七八糟的?”東方璃聽得一臉黑線。

“你猜,跟我相親的那仙人是誰?”秦偃月湊過來。

東方璃搖頭。

“笨,當然是去年的你。”秦偃月眉眼彎彎,“我在回憶去年的景象,有種恍然隔世感。”

對於她來說,可不就是隔世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