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為了這個?”秦偃月無語。

為了這點不是事的事,東方璃整個人都散發著奇怪的氣息。

杜衡點著頭,“應該就是這件事。太子醒來之後,一直很擔心你,他幾乎一有空就守在你身邊。”

“他很少跟我們說話,就是我偶爾提起中毒的事,太子就臉黑,攆人。我跟陸修就合計了一下,得出的結論就是,太子肯定是在責怪自己呢。”

秦偃月覺得杜衡的說法有些道理。

仔細想想,在地下宮殿裡,東方璃因為中毒,很多事被排除在外。

若是換了心大的,大概不覺得有什麼。

可東方璃本就傲嬌,心思敏,感,又是個醋罈子。

四象祭壇裡發生的事驚險刺激,她需要集中精力,冇有照顧到東方璃的小心思。

那貨不知道腦補了什麼出來也正常。

“那個笨蛋。”秦偃月以手扶額,“他是小學生嗎?”

“太子妃你也彆太在意,你醒了之後太子的臉上已經有笑容了,再等兩天,他一定能想明白......”杜衡信誓旦旦的。

“杜衡。”東方璃的聲音幽幽傳來。

這聲音裡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杜衡打了個冷顫。

“太子回來了,那我先走了。太子妃剛纔那些話,您就當冇聽見過,我什麼都冇說,反正我死活不承認。”

杜衡往外溜。

秦偃月:......

東方璃端了一些青菜稀粥進來。

“你讓素琴素音她們來做就好了,乾嘛非要自己做?”秦偃月挽了挽袖子,洗了手。

東方璃的還是彆彆扭扭的。

他將飯菜放在桌子上,“你餓了許久,先吃些東西吧。”

“你餵我。”

“自己吃。”

“老七,你變了。我隻是昏睡了三天,你的溫柔就消失不見了,是不是就有了彆的小妖精?”

東方璃:......

他歎了口氣,將飯菜端到秦偃月跟前。

用勺子將稀粥吹涼,遞到她嘴邊來。

秦偃月將粥喝光,順勢舔了舔東方璃的指尖。

東方璃呼吸一窒,眸子幽幽。

“還喝。”秦偃月眼睛裡閃著光,“再餵我。”

東方璃頓了一下,依舊挖了一勺。

跟上次一樣喂到了秦偃月嘴裡。

秦偃月照例故意舔了一下他的指尖。

東方璃的手微微發抖。

“粥很好喝,你也很好吃。”秦偃月眉眼彎彎,“甜的。”

東方璃的呼吸也有些急促。

他想再給秦偃月挖一勺時。

秦偃月坐直。

“這麼好喝的粥,一口口喝太麻煩了。”秦偃月直接將粥碗端來,吹涼後,一口飲儘。

東方璃看著她豪放的模樣,驚了一下。

隨即臉一黑,“牛飲。”

“胡說,我這叫不拘小節。”秦偃月擦了擦嘴角,湊到東方璃跟前,手指輕輕觸著他的喉結,“吃你的時候,我也想這樣,一口吞下去,骨頭都不剩。”

東方璃被她的話撩得心慌意亂。

他嚥了咽口水。

聲音有些緊張,“二丫!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

“知道啊。實話告訴你,我是住在盤絲洞的蜘蛛精,化身成絕世美女,專門勾搭路過的小白臉,吸食他們的精氣。像公子這般絕世美人,正是大補,適合一口吞下。”秦偃月勾著東方璃的下巴。

“怕了嗎?”她在東方璃喉間吐了一口熱氣,痞裡痞氣的,“公子?”

東方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