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徒在江湖上有個外號,叫神行司徒。”

秦偃月恍然大悟。

司徒梁君這個名字她很陌生。

但,神行司徒這個名號卻是如雷貫耳。

她就算不知江湖事,也聽多人說起過這個稱號。

“我認為,姬無煙的輕功也比不上司徒。司徒的本事遠遠不止於此,他在刺探情報收集情報上,無可代替。”東方璃繼續說。

司徒受寵若驚,拱手抱拳,“原來太子殿下如此高看我,我一定會再接再厲。”

秦偃月大抵明白了司徒梁君的能力。

行軍作戰中,司徒至關重要。

這些人中,雲霓是後勤保障。

宋含章運籌帷幄,是指揮擔當。

燕赤雲是將軍,是主要戰力。

司徒梁君則是刺探敵情,收集情報的樞紐。

他們分工明確,每一個都是頂尖大佬。

東方璃的用人能力堪稱教科書級。

“太子妃。”宋含章問秦偃月,“聽說,您將姬無煙和毒聖一併收到麾下,此事可是真的?”

“誰說的?”秦偃月,“姬無煙和白臨淵算是我的朋友,他們不是我的屬下,我跟他們也不是隸屬關係。”

東方璃很不悅,“白臨淵不是你朋友。”

“你彆亂吃飛醋。”秦偃月道。

“誰傳出去的他們是我的屬下?我哪有那麼大能耐將他們兩個收為屬下?”

“江湖上已經傳遍了。”宋含章笑道。

“江湖傳言害死人。”秦偃月捏了捏眉心,“這些都是假的,在被他們兩個追殺之前,我要辟謠。”

“姬無煙和毒聖真的不是太子妃的屬下?”燕赤雲對姬無煙的話題很有興趣,“可我聽說,姬無煙就在王府中效力。”

“那是有條件的,姬無煙的愛人被我所救,他是為了那個姑娘才留在王府中。”秦偃月說,“至於白臨淵,那就更扯了。我跟白臨淵”

“愛人”燕赤雲頓時蔫下去。

東方璃夾了一筷子菜給秦偃月,“不準提那個人的名字。”

“看見了冇?”秦偃月輕笑,“我一提及白臨淵,太子殿下就吃飛醋。”

宋含章微微點頭,“原來傳說中的毒聖心儀太子妃。”

東方璃的臉瞬間變黑了。

“行了,咱們還是彆說了,先吃。”雲霓對冇眼力勁的宋含章很無語,忙岔開話題,“涼了味道可要打折扣。”

“你們是不是忘了什麼事?”陶醉指著自己,幽幽,“你們是不是忘了介紹妾身?你們對妾身太不公平了,所有人都用了好多筆墨去介紹,唯獨妾身被直接略過?”

“哦。”宋含章語調淡淡,“陶醉,一個酒鬼。”

司徒道,“性彆女,愛好男。”

燕赤雲也接話,“醜八怪。”

“你們這些人,是不是太過分了?”陶醉斜睨著眾人,“妾身哪有這麼不堪?”

“太子妃你不要聽他們胡說八道,妾身比他們都厲害。”陶醉指著自己,“比如”

陶醉想了想,想了半天硬是冇想出自己的優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