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衡無語,“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你在王府待了這麼久,說話怎麼還這麼粗魯?”

白蔻板起臉,“杜衡,你喊我出來就是教訓我的?那老孃不奉陪。老孃愛咋咋,你家住海邊啊管那麼寬。”

杜衡:......

“我有病才管你。我是怕你亂說,你守著太子妃提翡翠乾什麼?你莫非不知道翡翠是太子妃的心結?”杜衡道。

“我什麼時候提了?”

“你還不承認!”

“我隻是說了你金屋藏嬌的姑娘身形像翡翠而已。”白蔻勾住杜衡的肩膀,“喂,杜衡,看在咱們兄弟一場的份上,你跟我說實話,你什麼時候認識的那美嬌娘。”

“你小子不地道啊。”白蔻嘿嘿笑著,“有媳婦了還藏著掖著,這段日子你們是不是夜夜笙簫?”

“你彆胡說八道。”杜衡一臉黑線,“那不是我媳婦,我也冇對她做什麼,我是奉太子之命......”

白蔻瞪大眼睛,“那是太子養的女人?”

“豈有此理,這一個陸綿綿還不夠,還要在外麵養一個。不行,我得告訴太子妃去。”白蔻登時怒了,擼起袖子要去找東方璃算賬。

“打住打住,你想到哪裡去了?”杜衡被白蔻打敗了。

“那個人是破解一個案子的關鍵線索人,她在遭人追殺,追殺她的人很厲害。為了掩人耳目才暫時住在我那裡的。你彆亂想亂說,也彆跟太子妃說。”

白蔻打量著杜衡,“杜衡,你可知道你特彆不會撒謊?”

“你一定有什麼事瞞著我,那個女人身上一定藏著什麼秘密。”

“不行,我要去見見那個女人。”白蔻說著,摩拳擦掌要去杜衡的小院。

杜衡知道自己瞞不住了。

以白蔻的性子,這件事不調查個水落石出,白蔻是不會罷手。

一旦住在小院子裡的翡翠和白蔻見麵......

翡翠就住在那個小院的事遲早會捅到太子妃那裡去。

杜衡深深地歎了口氣。

“白蔻,你這個人真是......我怕了你了。”杜衡說,“算了,你跟我來。”

“這件事事關重大,你千萬不要聲張。”杜衡說,“我帶你去見一見她。”

“不過,這件事千萬不要讓太子妃知道。”杜衡臉色鄭重,“若是太子妃知道了肯定會出大事的。”

白蔻冷哼,“果然有貓膩。彆讓我發現你背叛太子妃,我會一根根把你的頭髮薅下來。”

“閉上嘴,跟我走。”杜衡壓低聲音,“等你見了她,你就知道我為什麼要瞞著了。反正今天這事,千萬不要亂說,也不要露出馬腳,就當我求你了。”

白蔻不以為意。

他們兩個離開後。

飛影也強行將陸綿綿和文犀夫人送回了穆家。

秦偃月側臥在軟塌上,抱著黑蛋昏昏欲睡。

吱呀一聲,門被打開。

伴隨著秋風和淡淡的香味,東方璃走進屋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