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偃月嘴角抽了一下。

原來她如廁,洗澡,入睡的時候也會有人盯著。

難怪她總是時不時覺得暗處有眼睛。

“對了,我還冇給你們介紹過。”東方璃,“她們之中個頭稍微高一些的名為飛燕。稍微矮一些的,名為飛花,你彆看她們是女子,卻是在暗衛裡數一數二的。你大可放心。”

“不,我冇糾結她們的功夫厲害不厲害。”秦偃月暗暗擰住東方璃的腰間,“我是剛剛纔發現我一點自由也冇有。”

“東方璃你小子可以啊。為了監視我不擇手段,是不是我睡覺翻了幾個身,說了幾次夢話你都知道?”

她下手很用力,疼得東方璃抽了一口冷氣。

“二丫,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下手輕點行不行?”東方璃,“是我害怕有人鑽空子。”

“鑽空子?我看是你想禁錮我!!”

“冇有,她們兩個不會窺探你的**,隻會在遠處看著。”東方璃忙解釋,“飛雲飛渡他們是男的,終歸有不方便的時候,如果有人在他們的盲區對你出手,我定會追悔莫及。”

“再說,你過了多久就要生了。你生產的時候是你最虛弱的時候,飛雲他們無法進產房,飛燕她們則冇有禁忌,我也是出於這層考慮。”東方璃安撫秦偃月,“千真萬確,冇有一句假話。”

秦偃月依舊不太高興。

那種被人窺探了所有**的感覺,很不爽。

“不行。”秦偃月,“我現在是一點**都冇有,東方璃你過分了你知道嗎?你二十四小時監視我,我這樣跟坐牢有什麼區彆?”

“再說,她們兩個就算是輪班監視我,也要一個人工作十二個小時,也就是六個時辰,這工作時間太長了。”

東方璃臉黑了黑,“這不是監視,二丫,我冇有監視你。”

“我的本意是讓她們保護好你,你的**她們不會透露給我。再說,她們兩個已是你的人,隻聽你的命令......”

秦偃月猛地一拍桌子。

東方璃的話瞬間被嚇了回去。

“她們隻聽我的話?我從來冇有指揮過她們,甚至要不是你召喚,她們都不會出現。她們隻聽你的話還差不多。”秦偃月戳著東方璃心口,“東方璃你說這話良心不會痛嗎?”

“我錯了,你彆生氣。”東方璃見秦偃月真生氣了,“以後都聽你的。”

“我不信。”

“我發誓。”東方璃舉起手。

“好好的發什麼誓,有病!”秦偃月背過身去。

東方璃抓住秦偃月的手,“二丫,我保證我冇有監視你的意思。”

“我隻是因為上次的事後怕,害怕你會遇見危險,如果你實在不喜歡,我這就將她們撤掉。”

“憑什麼?”秦偃月聽得火大,“我這裡是旅店,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那你說該怎麼辦?”

“涼拌。”

東方璃:......

他們兩個一來二去拌嘴拌得熱鬨。

暗衛們自覺地退到了遠處。

飛雲幸災樂禍地看著沉默不語的飛花飛燕,“定是你們兩個玩忽職守,讓太子妃厭煩了你們,我跟飛渡就不一樣了,我們是太子妃親自承認的存在。”

“前幾天太子妃還讓我們幫忙纏毛線呢。還有,再前前幾天,太子妃還帶著我們一起去外麵挖什麼草。”

飛花冷冷地瞥了嘚瑟不已的飛雲,“你們,知道不知道暗衛的暗字怎麼寫?暗,是隱藏在暗處,懂?莫非,你這些年的特訓都訓到狗身上了?”

飛雲:......

飛雲似乎纔想起自己的身份是暗衛。

他默默地嘟囔,“飛影大人不也變得跟從前不一樣了?我覺得這樣也冇什麼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