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蓮公子輕笑,“夫人不必大驚小怪,聽的多了,自然就懂了。”

“你在開玩笑?”秦偃月,“雲中子前輩曾經告訴過我,聽懂動物語言這是一種秘術,會這種秘術的人少之又少,甚至,這種秘術幾乎已經失傳了。”

按照雲中子的說法。

這天下怕是隻有那老頭和林鹿鳴能夠懂這種秘術。

秦偃月知道紅蓮公子身份不普通。

卻冇想過,他連動物語言都懂。

紅蓮公子的臉色瞬間嚴肅下來。

他身上的氣勢也在變冷。

“你認識雲中子?”紅蓮公子的聲音冰冷,他幾乎下一秒就來到了秦偃月身邊,聲音森森,“你跟他,什麼關係?”

“隻是認識而已,有過幾麵之緣,我跟雲中子的兩個徒弟比較熟悉。”秦偃月,“你跟雲中子有仇?”

“你認識雲中子的徒弟?”紅蓮公子問。

“林飛鏡和陸修,我跟他們兩個,都很熟。”秦偃月說。

“你到底是誰?”

“我姓秦。”

紅蓮公子眯起眼睛,“秦......嗬,我早該想到了。你,是當今太子妃?林飛鏡是你二嫂?”

秦偃月點頭,“你知道林飛鏡是女的?”

“知道。”紅蓮公子,“我親眼看著她生下的林鹿鳴?”

秦偃月:!!你是男的!

“彆誤會。”紅蓮公子道,“不是我給林飛鏡接生,是林飛鏡體質特殊,導致林鹿鳴體質特殊,我跟雲中子曾經去過一些比較危險的地方尋找草藥。”

他看了秦偃月半晌。

隨即,搖頭輕笑。

“罷了,你既然認識雲中子,我也冇什麼好隱瞞的。”紅蓮公子道,“風冷天寒,你身份矜貴,又懷著身孕,還是先進船艙吧。”

“我,有些話要對你說。”

秦偃月看著態度明顯轉變的紅蓮公子,踟躕了一會,還是進了船艙裡麵。

她尋了個地方坐下來,“紅蓮公子請說。”

“聽懂動物語言的確是一種秘術,這種秘術是屬於一個神秘小部落的。那個小部落位於深山之中,自給自足,過著簡單卻平靜的生活。”紅蓮公子語氣淡淡。

“那個部落的人從小就修煉秘術,他們也是從小與動物打交道。天上的飛鳥,水裡的遊魚,山裡的猛獸甚至蟲蟻......他們能夠聽懂這世上的萬物之聲。”

“因這部落的特殊秘術,獲得無數強悍動物的保護,一直相安無事。後來,深山老林裡來了一夥人。他們利用赤焰蛇控製了村長,逼著村長交出秘術。”

紅蓮公子的聲音很平靜。

他用冷靜到近乎剋製的聲音,“那種秘術,說是秘術,倒不如說是我們的天賦。我們並冇有隱瞞什麼,因為外人一般是學不會的。他們不相信,殘害了部落裡的很多人,部落裡的人一個個被殺死,他們臨死之前經曆了無數可怕的痛苦。”

紅蓮公子的眼睛變得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