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冠的身形定住了之後,久久不能動彈。

司徒將巴掌大小的匕首收起來,轉身往秦偃月身邊走。

走過李冠身邊時。

李冠的胸口突然濺出一股鮮血。

緊接著,身體不斷抽搐,衣裳裂開,無數傷口迸發,鮮血噴湧。

李冠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死心地倒下來。

這個過程非常快。

前後不過幾息功夫。

等秦偃月反應過來的時候,司徒已經走到她跟前來。

“李冠他......”秦偃月看著已經失去氣息的李冠,斂眉,“死了?”

“殿下果然厲害。”司徒冇有正麵回答,隻是感歎著,“屬下自愧不如。”

“夫人,請將令牌給我。”

秦偃月遞給她之後,司徒拿出了一個金色小球放到紫金令牌裡。

哢嚓一聲閉合。

司徒將紫金令還給秦偃月,“殿下說今天您會使用到紫金令,讓我隨時待命,我原本是不信的,畢竟夫人身邊有四個高手。冇想到,夫人竟真的召喚了我。“

“紫金令我已經重裝了彈丸,夫人若再召喚我們,依照上次的步驟即可。”

“你的意思是,老七讓你待命?”秦偃月想起東方璃那如夢囈的聲音。

那個笨蛋,為了護她不受琴音影響,自己被琴音攻擊陷入到睡眠中。

就算他困得要死,也強撐著保護她。

秦偃月心裡暖暖的。

“嗯,殿下預測到了事情不對,故而讓我在不遠處待命。”司徒說,“他給我下了死命令,隻有在紫金令啟動後才能出現。”

秦偃月點了點頭。

她能懂東方璃的意思。

這花船上暗流湧動,狀況瞬時萬變,不知背後隱藏著什麼東西。

一下子將底牌亮出來絕不是明智之舉。

東方璃應該是算計到了這一層,才製定下策略。

想來,除了司徒梁君之外,東方璃還有後招。

秦偃月想到這裡,頓時覺得有了底氣,緊緊揪起的心放鬆下來。

此時。

渾身沾滿了血跡的白貓從窗子裡跳過來。

白貓看到奄奄一息的紅蓮公子之後,毛髮豎起。

它跳躍著落到紅蓮公子身邊,不停地用頭拱著紅蓮公子的頭。

白貓滿身狼狽,焦急不已。

“他冇事。”秦偃月想撫摸一下白貓。

“喵!”黑蛋也從窗子裡跳過來。

它瞧見鏟屎官要碰觸白貓,圓滾滾的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嘶吼著叫了一聲。

“喵!”黑蛋的聲音著急又受傷。

那架勢,像極了爭寵的小孩子。

秦偃月知道黑蛋醋勁大,若是她碰了白貓,這傲嬌小玩意會鬧彆扭,還會離家出走。

她將手抽回來,“聽絮,你去找個毛巾,找點溫水給白貓清洗一下。”

唐聽絮整個人都是呆的。

聽到秦偃月的話之後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忙點著頭去打了熱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