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偃月往前走著。

走了一會,同樣是死路一條。

不管怎麼轉,最終都會回到原來的地方。

“奇怪了。”秦偃月捏著眉心。

她實在想不通什麼生物學原理能跟迷宮聯絡到一起。

“莫非是大腦皮層的溝壑?可是,這裡根本冇條件做那麼複雜的迷宮。”秦偃月自言自語著。

“偃月,牆上雕刻著的一些東西,你可能看懂?”東方璃,“雖然光線很暗,看不大清楚,但這牆壁上有什麼雕刻。”

秦偃月看不清。

她觸摸牆壁上的雕刻微微挑眉。

“這上麵,好像是可以移動的。這是......密碼子?我應該知道怎麼做了!”

“老七,你來把這個移到這裡。”

東方璃照做。

哢嚓哢嚓,幾聲響之後,石壁自動打開。

前方出現一條路。

他們按照這種方式,破解了數個之後,終於走過了迷宮。

東方璃很好奇,“那雕刻到底是什麼意思?”

“跟萬鶴觀寶塔的密碼一樣的原理,這裡所使用的原理是蛋白質的轉錄。”秦偃月道。

東方璃聽不懂。

“聽不懂正常。”秦偃月笑,“也隻有入魔的理工科人士自以為這種密碼很有意思,在我看來,簡直無聊至極。”

“走了。”

越往前,道路越窄。

到最後,堪堪能容納一個人經過。

秦偃月的肚子已經顯懷,從如此狹窄的地方通過很困難。

好不容易通過了最狹窄的地方。

終於,聽到了風聲。

有風聲,證明距離出口不遠了。

他們又往前走了一陣。

腳下變滑,秦偃月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膽,隻能扶住東方璃。

“這裡好多苔蘚。”秦偃月蹙眉,“這裡以前應該有水源,水源消失後,形成了青苔。”

“嗯。”東方璃看了看四周,“如果我冇猜錯,這兒應該是個廢井。”

“廢井?”秦偃月突然愣住了。

“老七,咱們是不是忘了什麼事?”她的聲音發沉。

“嗯?”

“唐聽絮呢?”

“不知。”

“我記得在進寶殿之前,唐聽絮是跟我們一起的,後來我們跟老和尚聊天之後,就忽略了唐聽絮的存在。”秦偃月說。

她一心撲在瞭解謎上,完全忘了唐聽絮的存在。

廢井,紅衣人......

玉兒預知夢裡出現的情況,出現了!

本以為絕對不會進入廢井的秦偃月,此刻就在廢井之中!

東方璃顯然也想到了這些。

他緊緊地將秦偃月護住,“玉兒的夢境內容,你知道多少?”

“玉兒隻是說過,紅衣人會對我不利。”秦偃月,“太過詳細的細節玉兒也無法夢到,隻能夢到一個大概。”

“你說,唐聽絮會不會趁機跟黑鴉的人接觸?再對我們不利?”秦偃月,“如果黑鴉的人埋伏在寺廟裡,咱們的人,怕是會吃虧......”

“小心!”東方璃突然臉色大變,護著秦偃月轉移到一旁。

緊接著。

一陣勁風飛過,暗器險險擦過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