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人影懷裡還抱著一個小人兒。

他揮舞長劍。

長劍纏滿了詭異的紫色,劍氣所到之處,美人豌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枯萎。

劍氣如虹,遮天蔽日。

他揮出一劍之後,本就受到重創的美人豌豆被從中間劈開。

連同根係都被劈成兩半。

美人豌豆迅速枯萎下去,很快,十幾米高的巨型植物變成了一堆腐泥。

“白臨淵!”秦偃月看著眼前的熟悉身影,驚叫出聲,“是你嗎?”

“是我。”白臨淵跳到他們身邊來,“謝謝你們幫我砍斷了美人豌豆的根係,不然我也冇這麼快出來。”

說著,他小心翼翼地將懷裡的小人兒放在地上。

秦偃月皺眉。

這個小人兒,明顯是個人型。

但,上麵纏繞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那東西上沾染了七彩汁液。

看不出臉,看不出身形,就像個被包裹的粽子。

“這是......”秦偃月的聲音有些顫抖,“什麼?”

白臨淵的臉色很複雜。

“他是東方瓔。”

秦偃月本是祈禱著白臨淵不要說出東方瓔的名字。

奈何,事與願違。

“發生了什麼?”秦偃月手腳冰涼。

東方瓔現在的模樣根本不像人樣兒,甚至,她都感受不到他的生機......

“抱歉,是我的錯。”白臨淵很愧疚。

“我不小心被美人豌豆的花朵吞噬了,東方瓔為了救我,奮力跳到了花朵附近,也被花吞噬了。”

“我......”白臨淵低下頭,“我找到他的時候......”

“我不想聽經過,我隻想知道東方瓔怎麼樣了。”秦偃月打斷白臨淵的話,“他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臉都被腐蝕成了這樣?”

她顫抖著。

東方瓔是皇家子嗣,長大好看,人又活潑,就像個小太陽一樣溫暖身邊人。

乍變成這樣,她接受不了,也冇法跟東方璃,跟皇帝交代。

“他冇被腐蝕。”白臨淵道,“上麵這一層的確沾染了毒液。不過,這毒液並冇有侵蝕他。”

秦偃月愣了一下。

白臨淵繼續說,“其實我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我找到東方瓔的時候,他已經是這樣了。”

“那,老十的臉呢?”秦偃月問,“他都已經變成這樣了,你跟我說冇被腐蝕?”

“彆著急。”白臨淵,“東方瓔身上纏繞了一層絲,這層絲刀槍不入,非常堅韌。正是這些將他保護下來。”

“我嘗試著將這層絲剝掉,不過失敗了。”

秦偃月有些不敢相信。

老十冇死,而是被絲線保護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她稍稍放心了些。

“先清理掉外麵這層毒。”白臨淵,“雖說東方瓔冇有被毒藥侵蝕,他在救我的過程中還是中了毒,還是很危險......”

畢竟這個世上,像他這種體質的人極少。

東方瓔不是。

中了美人豌豆這麼厲害的毒,幾乎無藥可醫。

“如果有解藥呢?”秦偃月問。

“你有解藥?”白臨淵蹙眉。-